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谁是小偷?小说

第23章 谁是小偷?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4-09 09:52:28
缘溪而婚状态:连载中作者:松子西全文阅读

“我爱了你十多年,你却要和别人定婚?燕白溪我说你,你这辈子没办法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铁青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望着这个自小就有些怕的男人,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缘溪而婚 精彩章节

付瑾瑜看着病床上的燕白溪,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伸手轻轻的把门推开,慢慢的走了进来。

燕龚玲看着没听自己话的付瑾瑜,本来想暗地里责怪付瑾瑜几句,但看见床上的燕白溪时,不屑的瞥了眼燕白溪。

原来付瑾瑜是站在燕龚玲身后的,却被燕龚玲拉到了身边。

燕龚玲暧昧的把手搭在了付瑾瑜的手臂上,把整个人的重心都放在付瑾瑜的身上,在燕白溪面前秀恩爱!

燕白溪看着燕龚玲的小动作,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他们的时候眼里的恶心更加明显。

原本安静的病房里,突然出现了三个不速之客,看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李秀梅,和另外的两个,燕白溪只觉得很无奈,但毕竟隔着一层亲情关系,燕白溪也不想闹的太难看!

“白溪啊,听说你住院了,可把我给担心死了。”李秀梅说话的声音很大,燕白溪知道这话都是说给恒溯回听的,但看着李秀梅那装作担心的样子,燕白溪只觉得想吐。

燕白溪记得在李秀梅家生活的那两年,全家上下把她当做佣人无疑,给她住最差的房间,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在她们吃完之后才能吃,每天都要打扫房间,有些佣人看燕白溪好欺负,直接把自己的活丢给燕白溪干。

尽管在叔父家的生活很不好,但燕白溪知道现在的她除了这,没地方可去,所以面对李秀梅的指责,燕龚玲的折磨,燕白溪一直都在忍让着。

直到十八岁那年,她被燕谭赶了出来,当燕白溪看到燕谭一家眼里的嘲笑和讨厌时,燕白溪开始不甘心,她意识到从现在开始能靠的只有自己,她拼命的打工,拼命的学习,她要证明给燕谭看,即使没有他们,燕白溪能好好的活下去。

“你看,我刚知道你住院了,我就来了。”

“你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改天啊,我让他们给你送些补品来,让你好好补补。”

“你看这孩子,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李秀梅一连串说了一大堆,燕白溪一句话也没仔细听进去。

李秀梅看着燕白溪无动于衷的样子,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但看着旁边沙发上的恒溯回,只能闷闷的把火气压下。

李秀梅此时此刻只想把燕白溪拉到没有恒溯回的地方,狠狠地骂上几句。

“你看你这么瘦,每天都要多吃点才行啊。”李秀梅看着床上燕白溪的手,顺势就想去拉。

再即将碰到的那一刻,燕白溪猛的把手收回,放在李秀梅拉不到的位置,此刻,李秀梅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轻声的咒骂了几句,迅速的收了回来。

“恩。”面对李秀梅故作关心的话语,燕白溪只想说这一个字。

“你……”站在一旁的燕龚玲看不过去,刚想说话,却被付瑾瑜拉住,示意燕龚玲不要讲话。

可这个很小的声音也被恒溯回听见了,他停下了正在飞快打字的手,放在了膝盖上,冷冷的看着付瑾瑜。

有些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别人崩溃,而恒溯回就是这样的人。

付瑾瑜被恒溯回的眼神压的透不过气来,松开燕龚玲拉着自己手臂的手,说:“你们聊吧,我去外面等着。”

燕白溪看了看恒溯回,两人对视。

恒溯回朝着燕白溪笑了笑,继续看向电脑屏幕。

付瑾瑜走了出去,燕白溪只觉得眼前干净了一些。

可是还有两个讨厌的人站在这里,对自己虚情假意。

与其和李秀梅这么拐弯抹角,不如开门见山,看着李秀梅这个样子,只觉得心累。

不过,想让李秀梅开门见山,必须先得让恒溯回离开才行,而且更大的原因是燕白溪不想让恒溯回看到这些。

她朝恒溯回的方向朝了朝手,恒溯回看到后走到李秀梅的另一边。

“占用你几分钟,我有事跟她们说,你能不能出去等一会。”燕白溪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恒溯回。

恒溯回对于燕白溪向来是有求必应,点了点头,往门口走去。

经过李秀梅和燕龚玲的时候,两人都是一副谄媚的笑容。

不过恒溯回直接无视,直直的走了出去。

在恒溯回关门的那一秒,李秀梅母女马上就收起了那副嘴脸。

“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燕白溪直接说道。

“哼,算你识相。”李秀梅想起燕白溪刚才的态度就可恶,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燕白溪,别以为和恒少结婚了,就可以目中无人,对我来说你就像以前一样只配给我提鞋。”燕龚玲转身坐了下来,恶狠狠地说道。

“如果你们是来说这个的,那你们可以走了。”燕白溪平淡的说道。

“燕白溪,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个小偷,十七岁那年的事,我还记得呢,你说,要是恒少知道了你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还会要你吗。”燕龚玲看着燕白溪心不跳面不改的说。

那年,燕龚玲生日,燕谭邀请了很多届内的名人来参加。

对于这种场合,燕白溪从不参加,而李秀梅她们也不希望燕白溪参加。

但那天,燕龚玲破天荒的给了燕白溪一套衣服,并要挟燕白溪必须参加,否则就把燕白溪的画丢掉。

燕白溪听后只能换上衣服,默默地从狭小的房间里走出来。

大厅里,人很多,燕白溪找了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

燕龚玲穿着穿着一件白纱裙,头上戴着一个小皇冠,像个高傲的孔雀,刚一出来就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李秀梅站在燕龚玲的旁边,欣慰的看着她。

这时候的灯光全都打在燕龚玲的身上,燕白溪喝着饮料,呆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场生日宴会,仿佛与这格格不入。

没等到《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燕龚玲突然惊呼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

李秀梅走上前去,询问女儿怎么了?

“妈妈,昨天你给我买的戒指不见了,那可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啊。”燕龚玲着急的握着李秀梅的手。

生日宴临时被中断,大家都开始了寻找戒指的过程中。

燕白溪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燕龚玲又要搞哪一出。

也就是顺手摸了摸衣服的口袋,感觉到有点硬硬的触感,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时,燕龚玲朝着燕白溪走了过来,时间刚刚好,在燕白溪拿出来的时候,燕龚玲刚好走到燕白溪身边。

没等燕白溪解释,燕龚玲率先开了口:“姐姐,没想到是你,原来你今天把我叫到你房间是为了这个,你想要就直接说啊,可你为什么要……”燕龚玲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能让附近的人听见。

众人立刻讨论起来,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燕白溪。

还没等燕白溪开口,就被李秀梅压了下去。

燕谭看气氛不对,立马开口:“不好意思,只怪我没有教导好白溪,才会出了这件事,这事我会妥善处理,请大家继续用餐。”

说完转身离开,对燕白溪的厌恶更上了一个台阶。

李秀梅把燕白溪带到房间,得意的看了一眼燕白溪,拍了拍拉着燕白溪的那只手,转身离开。

燕白溪回想了一下发生的事,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自嘲的笑了笑,当面折磨她还不算,现在是要让所有人都讨厌她吗。

想起那些人的表情,燕白溪不是不想解释,只是又有谁会听她的,面对李秀梅母女的刁难,燕白溪已经习惯了。

“你是说,你把戒指衣服里,陷害我是小偷的那一次吗?”燕白溪平静的说着。

眼神里的清澈看的燕龚玲有些心虚。

“你知道了又怎样,有谁相信你吗,所以一天没人相信你,你就是小偷,一个偷了了自己妹妹戒指的人。”燕龚玲有些激动的说。

门外,恒溯回和付瑾瑜分别站在门的两边,恒溯回比付瑾瑜高了半个头,两个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付瑾瑜大气都不敢出。

每当有人经过,第一眼肯定看的都是恒溯回。

路人看见恒溯回的惊叹的神情和看向自己的平淡神情,让付瑾瑜有些不爽,他认为自己长得也不错,凭什么给恒溯回当陪衬。

正想着,突然感受到一阵寒意。

付瑾瑜转身看着散发寒意的恒溯回,心中感到一丝惧怕。

站在门口的恒溯回把里面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付瑾瑜听到里面燕龚玲的话,看了看身边的人的变化,尴尬的咳了两声,这一声刚好打断了里面的人说的话。

恒溯回皱了皱眉:“能不能闭嘴。”

他都要听不见燕白溪说话了。

付瑾瑜听后立刻把嘴紧紧的闭上,恒溯回看着付瑾瑜样子,懊恼的责怪自己怎么能把燕白溪交给付瑾瑜这种人。

听着燕龚玲的话,恒溯回不耐烦了,直接推门而入,一股强大的寒意散发开来,“你说谁是小偷?!”

缘溪而婚状态:连载中作者:松子西全文阅读

“我爱了你十多年,你却要和别人定婚?燕白溪我说你,你这辈子没办法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铁青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望着这个自小就有些怕的男人,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