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虚假的探望小说

第22章 虚假的探望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4-09 09:52:28
缘溪而婚状态:连载中作者:松子西全文阅读

“我爱了你十多年,你却要和别人定婚?燕白溪我说你,你这辈子没办法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铁青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望着这个自小就有些怕的男人,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缘溪而婚 精彩章节

燕白溪脑海里所想的话,让自己大吃一惊,拍了拍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清醒。

看向恒溯回的眼神变了变,心想:我和他是契约婚姻,等我们找到自己爱的人,就会分开,我是不是不该抱有期待。

恒溯回敏感的看向燕白溪,虽然燕白溪看着恒溯回只有几秒钟,但也被恒溯回捕捉到了,恒溯回思考着她燕白溪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眼神,突然变得那么的冷静,冷静得让恒溯回有些害怕,难道她又要离开自己了。

想到这恒溯回松了口气,幸好自己和燕白溪还有一纸婚书。

恒溯回低垂着长长的睫毛,英俊的脸陷入了沉思。

自从他看见在婚礼现场跑出来的满脸泪水的燕白溪,就在心里起誓,这辈子他不会再放开燕白溪的手了。

他一定要燕白溪幸福!

其实恒溯回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但是恒溯回对燕白溪的爱已经像鼻子,眼睛一样,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这不是他想放弃就能放弃的了的。

“大概七点,赵姨会把饭送过来,等你吃完了我要回公司一趟,我会尽快处理,然后早点回来。”恒溯回说的很慢,像极了在哄不听话的小孩的语气。

“恩,知道了,我一个人在这没关系的。”燕白溪感觉自己有点奇怪,她居然喜欢恒溯回对自己的这个语气。

说完后,恒溯回拿起手机给助理发信息,指导他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

看着恒溯回忙碌的样子,燕白溪叹了口气,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怎么样了,恒溯回应该帮自己请了假吧。

在医院的这几天,应该是燕白溪独立后最轻松的几天吧,不用掐着时间打工,不用掐着时间念书,不用忍受老板的责骂。

但相对于现在要燕白溪感觉有些不习惯,这种不知道干嘛的感觉很不好。

转眼看见放在床旁柜上的绘本,伸手拿了过来,翻开到那一页,准备好绘画工具,低头苦干了起来。

整个病房里里鸦雀无声,静的只能听到画画的“沙沙”声。

虽然这几年,燕白溪一直忙于学习和打工,但燕白溪画画的功底却一点也没丢,她参加了学校的绘画部,一周上虽然只上一次课,但也是让燕白溪感觉这是最幸福的事。

每当有绘画课的时候,燕白溪总是充满热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直到赵香的到来,才打破了些安静的氛围。

燕白溪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胃口大开,美美的吃了起来。

恒溯回看着燕白溪吃货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

吃到一半,燕白溪擦了擦嘴,抬头询问恒溯回:“你怎么不吃啊,怎么赵姨没有准备你的那一份,你不饿吗?”

恒溯回没有说话往前走了走,用手摘下了燕白溪脸上的一粒米,放进了自己的嘴。

燕白溪瞬间脸红成了熟透的柿子。

恒溯回舔了舔嘴唇说:“味道不错,我等会回公司再吃。”

“恩。”燕白溪闷闷的回了一句,不再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懂恒溯回为什么要这么做。

吃完饭后,赵香利索的收拾完碗筷,准备就走,不同于上次的是,赵香这次太安静了,让燕白溪觉得很疑惑。

赵香走后没多久,恒溯回也起身了。

“我要走了,你洗漱完就要点睡觉,我会尽快的。”恒溯回看着燕白溪深深的说。

“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从燕白溪嘴里冒出了一句关心的话,本来燕白溪是想说让恒溯回赶紧走了,可是话到嘴边,就换了一句。

看着恒溯回温柔的眼神,燕白溪把头埋的更低了些,可是话从口出,想要收回那是不可能的了。

“那我走了。”恒溯回的语气中带有一些不舍得。

“恩。”燕白溪没有抬头说道。

只有当恒溯回关门的声音时,燕白溪才抬起头,深深的吐了口气,刚才吓死她了,捂了捂自己的脸,思考自己为什么突然说出了那一句。

想了一会后,也没想出来为什么,索性不想了,看着旁边已经完成了一半的绘本,默默地拿了起来,继续的画着。

燕白溪喜欢画画是因为只有在画里,燕白溪才能画出一个自己内心中的世界,燕白溪的每一幅画她都觉得是有生命的,所以她对每一幅画都很爱护。

而她现在画的这个,每一笔燕白溪都很认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想好好的把这幅画完成,这样每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都能想到现在这时候的日子。

当小护士来查房的时候,燕白溪才停笔,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的燕白溪却怎么样都睡不着,一闭眼就是下午做的那个梦,燕白溪辗转了好久才慢慢的睡去。

早上七点,燕白溪模糊的睁开了眼睛,看清沙发上的人时,吓了一跳,恒溯回坐在沙发上,敲击着面前的笔记本。

燕白溪揉揉眼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听到声音。”

“刚回来没多久。”恒溯回捶了捶肩膀。

其实恒溯回是半夜四点回来的,他放心不下医院里的燕白溪,索性把工作一起带回来。

燕白溪点了点头,起床开始洗漱。

“喂,早饭可以送过来了,再带些其他书过来。”恒溯回给赵香打了个电话,然后继续工作。

洗漱好的燕白溪看着眼底发青的恒溯回有些心疼,看样子应该是熬夜了吧。

不一会,赵香把早饭和书带了过来,燕白溪看了看恒溯回把粥分了一半送到他面前,刚准备走却被恒溯回拉住了手。

“这个给你,还有对不起。”给燕白溪是一个新的手机和恒溯回的一个牌子,燕白溪接过手机,看了看,回到床上,把手机放在一边。

“没关系,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只是忘了换屏保而已。”

“对不起,以后我一定相信你”

听到燕白溪的解释,恒溯回楞了一会,回了一句。

然后拿起碗就开始吃,差不多十分钟后早饭就被消灭完,赵香收拾完离开。

跟昨天晚上一样赵香什么话也没说,等到他们吃完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弄好了就离开。

燕白溪感觉好像是有人不让赵香多说话,难道是恒溯回?

燕白溪想了一会后,看了看椅子上的书,刚好是自己喜欢的书,于是就拿起来细细的看着。

病房里,燕白溪看着书,恒溯回工作,这种感觉让他们两个人都觉得很好。

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被打开,发出了挺大的一声,恒溯回和燕白溪纷纷皱了皱眉,抬起头,相视了一眼,看向门。

李秀梅猛的推开门,高傲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一声不吭的燕白溪,转了转手上的戒指,真是的本来今天和别的夫人约好了去看刚上架的包包的,谁知被告知燕白溪住院了,要不是燕白溪和恒少结婚了,她才懒的看燕白溪呢。

李秀梅刚准备说些不好听的话,突然瞥到沙发上的恒溯回,马上换了种神情,收回了刚刚的不耐烦,要不是燕白溪了解李秀梅,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恒少,你也在啊,我来看看白溪,你说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

恒溯回把刚刚李秀梅的转变,尽收眼底,没有说话,继续干着自己的活。

想到自己不在的那几年,燕白溪是怎么生活的,看向燕白溪的眼神中带走一丝愧疚。

燕白溪示意恒溯回不用担心自己,让他接着工作。

李秀梅看着恒溯回没有说话,笑着的脸僵了僵,转身往病床边走去,二话不说就坐了下来,一副担心的样子,看的燕白溪很无语。

还没过到一分钟,病房门又被推开,仅仅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燕白溪看到了付瑾瑜。

燕龚玲踩着恨天高,慢慢的走了进来,鞋跟碰撞到发出的声音,燕白溪很不喜欢。

恒溯回看到燕白溪的表情,慢慢开口:“刚进来的那个,走路能不能小点声。”整句话恒溯回没有抬头看过一眼。

本来燕龚玲是不想进来的,但听到恒溯回也在里面,所以才走了进来,她让付瑾瑜等在外面,谁知道刚进来,就被恒溯回说了一句。

李秀梅责怪的瞪了燕龚玲一眼,而燕龚玲把这些错全怪在燕白溪的头上,在恒溯回看不见的角度上,狠狠地看着燕白溪。

燕白溪对于这些已经见怪不怪,这些年,燕白溪一直在忍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李秀梅她们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唯一后悔的是,跟付瑾瑜谈恋爱,只怪自己当初太傻,才傻傻的答应付瑾瑜和他恋爱,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时,燕白溪很心痛,但是感觉又有些释然。

幸好自己没和付瑾瑜结婚,要不然燕白溪不敢往下深想。

看着虽然在工作,却时刻关心着自己的恒溯回,燕白溪嘲讽的笑了笑。

自己相处三年的男朋友还不如和自己签契约的人.....

缘溪而婚状态:连载中作者:松子西全文阅读

“我爱了你十多年,你却要和别人定婚?燕白溪我说你,你这辈子没办法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铁青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望着这个自小就有些怕的男人,燕白溪一身洁白礼服,与未婚夫付瑾瑜对面站在花环拱门之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