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最后二十四小时小说

第27章 最后二十四小时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1-14 18:23:49
倘若终爱不渝状态:连载中作者:月明中全文阅读

“松绑我!唔……”为救腹中的孩子,她装作自杀身亡,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从这以后,她成了他的禁忌。谁知四年的再度相遇,他淡漠,他无情地,他恨她入骨……却他再度爱这个女人“上”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倘若终爱不渝 精彩章节

“如果这场官司输了,只会让我对你亏欠更多……”

晓楠抿了抿唇,心里有些愧疚,“别让我对你亏欠太多了。”

景易宣目光深深的盯着她,眸光越渐冰寒,半响,他冷冷的扯了扯唇角,“尹晓楠,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了了!”

他的话,让晓楠的心,猛然一揪,水眸里泛起一层不易察觉的晦涩。

景易宣将身子倚在靠背上,深沉的眼眸看向远处那一片火红得有些刺眼的枫叶林,“记不记得你说过,海洋之心还回来之后,咱俩至此毫无干系?”

晓楠低了头去,“嗯,记得。”可是,她没做到。

“尹晓楠,明天周末,陪我一天吧……”景易宣突然道。

晓楠一愣,偏头,错愕的看着他。

景易宣也偏头看她,一脸的认真,“陪我一天,我就答应撤诉。”

面对他开出来的条件,晓楠有些慌张,“我周末也很忙。”

“那如果我以那颗海洋之心作为筹码呢?”景易宣凉凉的掀了掀唇。

晓楠一惊,面上微喜,“你找到它了?”

景易宣摇头,凉声道,“找没找到它,全凭你自己做决定。”

所以,现在这个男人是在要挟她?

“尹晓楠,明天一过,我们从此就当陌路人吧……”

所以,明天是他们的最后二十四个小时了!

景易宣的话,让晓楠一愣。

她不解的看着他,神情还有些恍惚。

景易宣清冷的嘴角噙着一抹肆意的笑,“怎么?怕了?”

“不……不是……”

那一刻,晓楠就觉有一种莫名的滋味盘旋在她的心口,特别不好受。

“尹晓楠,其实你也是条毒蛇,让人避之不及……”忽然,景易宣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看着远处的枫叶林,目光越渐深远。

她是一条,啃噬人心的毒蛇!

景易宣知道,如果自己再这么同她一次又一次的纠缠下去,迟早有一天,粉身碎骨的,还是他自己!

更何况,这种婚外偷情的游戏,他景易宣,不屑玩!!

所以,就这样吧!

“明天,我家,来不来你决定。”

他面无表情的说完,兀自起身离开,留下晓楠一个人怔怔的坐在长椅上,发呆。

晓楠不明白,既然都说好要做陌路人了,为何他却执拗的还想要自己陪他一天。

其实,晓楠不知道,这一点,连景易宣自己都没弄懂。

…………

翌日,清晨,晓楠到底还是去了,只是不知是为了撤诉,还是为了海洋之心,又或者还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

景易宣来给她开门的时候,还顶着个像鸟巢般的发型。头发即使凌乱,却偏偏还分毫不影响他的帅气,甚至于较平日里的沉稳,还多了些年轻朝气的散漫感。

他睁着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站在门口,幽幽的觑着她。

“早。”

晓楠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绪,同他打招呼,神情还有些尴尬。

“早。”

景易宣扯了扯唇,转而道,“给我下碗面吧!”

“哦,好,那你赶紧去洗漱吧。”晓楠一口答应了。

景易宣又折回了卧室去,晓楠兀自进了厨房。

厨房里干净得几乎可以用几净通明来形容,显然,这男人平日里是不轻易在家里做饭的。

打开冰箱,里面就是些冷饮,还有一包拉面孤孤单单的躺在那里。

晓楠皱眉,这男人平日里到底怎么生活的,这都已经入深秋了,怎么还喝冷饮呢?难怪会有胃疼的毛病。

晓楠烧了水,打算下面。

这会,景易宣也洗漱完毕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沐浴,这习惯,他好像还一直坚持着。

乌黑茂密的短发此刻看起来清爽了不少,还沾了些氤氲的水气,显然是刚洗过的。

睡袍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件质地上好的白色衬衫。

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袖口随意的卷到手臂中间,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肌肤,彰显着男人独有的刚毅。

深色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精致的剪裁将他一八八的身材衬得愈发高大挺拔,倒三角的完美腰型就如同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一般,性感得惹人遐思。

无疑,这个男人,从上至下,从里到外,都让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疵来,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及优雅,更是让人侧目。

晓楠忙从他的身上别开视线去,指了指冰箱,“都快要入冬了,你还喝冷饮?”

“习惯了。”

景易宣迈步朝她走近。

“胃不是一直不好吗?以后别喝了。”

晓楠低头搅蛋,似随意般的叮嘱着他。

鸡蛋,是他冰箱里唯一的食材了。

景易宣没有应她,习惯性的打开冰箱要去拿冷饮,手一伸出去就顿了下来。

这女人才叮嘱过的。

“给。”

晓楠递了一杯热牛奶给他,“刚冲的。面还要几分钟,你先喝杯牛奶暖暖胃吧。”

景易宣接过。

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牛奶上,色泽深重了些。

视线偏移至灶台前正忙着给他搅面的晓楠。

四年了,尹晓楠除了更瘦了些,其实一点都还没变。

清秀的脸蛋,不算特别漂亮,却非常干净,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偏执,有时候很讨厌,有时候却……让人非常心动。还是像从前一样,喜欢胡乱的关心他,不许他这样,不许他那样,其实很烦,却也很暖。

“尹晓楠。”

景易宣突然喊她,眼眸定格在她的侧颜上,无波无澜。

晓楠回头,看他,“干嘛?”

景易宣停了十几秒。

“说好了,过了今天之后,就别再来烦我了。”

他墨染的眼底,清淡得像夜里无风的海。

景易宣将热牛奶搁在台面上,转身从冰箱里拿出冷饮,仰头,‘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末了,抬头看晓楠,“知道吗?这才是我平时的生活习惯,走不进我的生活里来,就别梦想着打乱我的生活节奏!”

他似乎在生气。

但晓楠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发脾气了。

她没应他,转身去锅里捞面。

“面好了。”

晓楠将葱花洒进面汤里,端着碗搁到餐桌上。

景易宣自己拿了筷子,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晓楠也跟着在餐桌前坐下。

看一眼正低头吃面的男人,犹豫了一下,才说,“以后你新房装修的事情,我直接同曲小姐联系。”

“嗯。”

景易宣没有半分犹豫。

晓楠只觉胸口像被一层完全不透风的膜覆裹着一般,难受得有些厉害,“那你要有什么意见,让她转告给我就好。”

“这话你说过很多遍了。”景易宣提醒她。

“哦,是吗?”晓楠的思绪有些游离。

“这二十四个小时里,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景易宣拾起脸来,问她。

晓楠怔了一会,才想答话,倏尔,搁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等等。”

她忙起身,奔去厅里拿手机。

“云庭?”

电话是戴云庭拨过来的。

一听到这熟悉的名字,景易宣忍不住抬眸看了晓楠一眼,清淡的眼潭仿佛更淡了些。

他低头,继续吃面。

“晓楠,你……赶紧回医院来吧!”

戴云庭的语气,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沉哑过。

晓楠一惊,脑子里有好几秒的恍惚。

就听得他继续说,“阳阳突然昏倒,被送进了抢救室。”

“还有,医院里需要父母签……病危通知书。”

“……”

‘轰——’的一声,晓楠只觉有个炸弹倏尔从她脑子里炸开,眼前,陡然一片空白。

病危通知书?

晓楠握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

有好几秒的,大脑皮层完全忘了工作,她红着眼,呆呆的站在那里,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倏尔,她抓起沙发上的包就往外跑。

然,还没到电梯口,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的手腕紧紧钳住。

她被一股霸道的力量蛮横的一扯,整个人毫无预兆撞进一堵结实的胸膛里去,“去哪?”

景易宣低头问她,声音落在她的耳边,寒得教人发怵。

“我有急事,现在必须走。”

晓楠的声线颤抖得厉害,她挣扎着想要从景易宣的禁锢中逃出来,“放开我,放开我。”

她几乎是央求的语气同他说着的,声音轻得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飘来,那般无力。

但,景易宣不依。

抓着她的手,力道更收紧了些,眸色里全然都是霸道的强势,“尹晓楠,你答应我的二十四个小时呢?”

“改天好不好?我今天必须得走!!”

晓楠伸手胡乱的去按电梯,眼眸已蒙上一层氤氲的水气。

却突然,她被景易宣紧紧地纳入了怀里,“尹晓楠,我胃疼……”

他在挽留她,却也在述说着一件事实。

晓楠身形猛地一颤,意识仿佛稍有回笼来,而眼底的雾气更重。

她已经看不太清眼前的所有东西了,包括此刻就在她面前的男人。

“你去吃药……”

“你给我倒水。”

景易宣坚持。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份坚持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就像小孩耍赖撒娇一般,幼稚。

晓楠摇头,推他,有些恼了,“我要走,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她挣扎着要往电梯里走去,一张脸惨白如纸。

“尹晓楠,我说我胃疼!!”

景易宣冲晓楠低吼。

晓楠抬起猩红的眼眸看着他,“放开我……”

“尹晓楠,这是我们最后的二十四个小时!”

景易宣再次提醒她,手指用力,几乎快要掐进她的肉里去。

“放开我!!”

晓楠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如果再加上一颗海洋之心呢?!”

“景易宣,你别闹了!!”晓楠彻底红了眼。

景易宣一双眼眸彻底冰寒,连声音都仿佛低到了冰点,“他真的就那么重要?”

他问的是,戴云庭。

“是。”晓楠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肆无忌惮的往外流,她努力的把颤抖的双手紧握成拳,“他是我生命中最最最重要的人!所以,景易宣,求你放手!别让我,恨你……”

晓楠几乎不敢去想象,如果……这是她与孩子的最后一面……

如果,她连见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来不及……

不可能!!绝不可能的!!

阳阳那么可爱,上帝是不可能舍得这么对他的!

……

景易宣到底是放晓楠走了。

他坐在偌大的厅里,感觉周遭的空气一点点变冷……

倘若终爱不渝状态:连载中作者:月明中全文阅读

“松绑我!唔……”为救腹中的孩子,她装作自杀身亡,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从这以后,她成了他的禁忌。谁知四年的再度相遇,他淡漠,他无情地,他恨她入骨……却他再度爱这个女人“上”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