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逃出浴室小说

第23章 逃出浴室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1-14 18:23:47
倘若终爱不渝状态:连载中作者:月明中全文阅读

“松绑我!唔……”为救腹中的孩子,她装作自杀身亡,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从这以后,她成了他的禁忌。谁知四年的再度相遇,他淡漠,他无情地,他恨她入骨……却他再度爱这个女人“上”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倘若终爱不渝 精彩章节

淡淡的清香,还伴随着烟草的味道,融合成一种特殊的香气,围绕在晓楠的鼻息间,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发紧。

她不敢靠近他,更不敢看他一眼。

只背着他,低着头,贴墙站着。

明明浑身冰冷,却偏偏,一张脸莫名的烫得厉害,心脏更是如若擂鼓一般急速跳动着。

这些都已然脱离了晓楠的想象!

……………………

狼狈的两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换鞋,进了厅里去。

景易宣一进门,就开始解衬衫的纽扣,湿答答的衣服,黏在他身上,极其不舒服,让他非常不快的蹙紧了眉头。

晓楠站在厅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景易宣折回头看着狼狈的她。

“去洗澡。”

晓楠一惊,面色微红,摇摇头,“不用了,我……我拿了衣服就走。”

她说着,就往沙发边走了过去,却被景易宣抓住了手腕。

他的力道不重,但言语却严厉的不容辩驳,“洗完澡,我就放你走。”

四年不见,怎么他还这么霸道!

晓楠蹙起了眉头,“我没衣服换。”

“穿我的。”

“……”

景易宣从更衣室里随意的拣了件衬衫出来,扔在晓楠的头上,“作为一名有职业道德的医生,我没办法对一个想把自己冻死的人视而不见!”

晓楠吐了吐舌,看一眼同样浑身湿漉漉的景易宣,忍不住关心道,“你也赶紧去洗个澡吧。”

晓楠进了公共浴室去,景易宣把身上湿漉漉的衬衫脱下来,扔进洗衣桶里,倏尔,就听得一楼门锁被打开时,楼上发出的提醒声。

有人来了?

景易宣狐疑的走近可视电话前去看。

不看还好,一看……景易宣无语了!

可视电话里,就见曲梦熙打开了门锁,跨进了电梯,正往二楼来。

而这时,公共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景易宣有些头疼,要被曲梦熙见到这副光景,大概想解都解释不清了。

晓楠却怎么都没料到自己站在花洒下沐浴的时候,景易宣竟然会突然就冲了进来。

“你……你干什么?”

晓楠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她下意识的猫着身子,双手交叉护在前方,脚步连连往后退,“你衣冠禽……”

‘兽’字还未来的及叫出来,晓楠整个人就被景易宣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她没有穿衣服,而他,也同样正光着上半身。

两个人,就这么没有分毫阻隔的肌肤相亲着,有一道火热的因子正疯狂的在氤氲的空气里发酵,膨胀。

他的皮肤,好烫……

黏在晓楠的身上,有一种错觉,几乎要把她烫伤。

景易宣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深沉的眼底泛起层层波光,色泽更暗些分,“你在发抖?”

有……有吗?

真的有!

晓楠意识到这一点后,更加窘迫,恼羞成怒的去推他,“你放开……”

‘我’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景易宣用手捂住了嘴巴。

他强健的体魄压着她,一动不动。

深沉的眼底,归于平静,半俯身,靠近晓楠,低声道,“梦熙来了。”

什么?!!

晓楠眼眸瞪大,眼底掠过几许慌张。

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掰开他捂着自己小嘴的大手,压低声音愠怒的问他,“那你还冲进来,你疯啦!!”

要这副光景被曲梦熙看见了,那还了得!就算什么都没有,也都没办法解释清楚了吧?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易宣,你在洗澡啊?”

突然,外面传来曲梦熙那温柔的问话声。

晓楠浑身一僵,景易宣忙应了一句,“嗯。”

说完,他又冲晓楠低声道,“我要不进来,你非得被她抓个现行不可。”

晓楠朝天翻了个白眼,完全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悠悠道,“抓了就抓了呗,我怕什么,我又不是她男朋友。”

“既然这样,那咱们还躲着干嘛,走,我带你出去。”景易宣说着,就要拉晓楠出去。

“我不去!”

这混蛋,就是吃准了她不敢!

其实,晓楠不是不敢,只是,她到底没必要去淌这趟浑水。能避则避,招惹一个女人,比招惹十个男人更可怖。更何况,她的背后还有景夫人在。

“你今天怎么在公共浴室里洗澡啊?”外面,又传来曲梦熙的问话声。

“嗯。”

景易宣又只是随意的应了一句。

他贴在晓楠的耳边,压低声音继续叮嘱她,“待会等你洗完澡,我就出去应付她,尽可能的让她早点走。”

“嗯……”晓楠点头,面颊绯红,瞪他,“你背过去,离我远点!”

景易宣刚想说话,外面的曲梦熙又羞赧的开了口,“易宣,那个……我公寓里突然停电了,所以我今晚……想住你这里,你看行吗?”

不是吧?!!

晓楠与景易宣下意识的对望一眼。

他们不会就这么凑巧了吧?

晓楠对他发出求救的目光,景易宣却视若不见,应了曲梦熙一句,转而挑眉问晓楠,“你不会以为我会为了你而拒绝女朋友的留宿吧?”

“……”

看吧,晓楠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太过天真了!

她扯了扯唇,“不会!”

就知道他没那么好!

“对了。”突然,晓楠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个,我的衣服还在外面的,她要看到了,怎么办?”

“我已经帮你藏到我卧室里去了。”

晓楠皮笑肉不笑,“景医生经验很丰富啊。”

景易宣微微一笑,唇瓣却冰冷万分,“怎么会?这种经验当然不及尹小姐半分。”

他的话,让晓楠微微变了脸色。

显然,他对四年前,自己和云庭的事情,还一直耿耿于怀。

“你背过去,我要洗澡。”晓楠不打算再同他继续这个话题。

“这四年里,戴云庭一直在虐待你?”突然,他问,声音有些沉哑。

目光肆意的落在晓楠的娇躯之上,“能把自己老婆瘦成这样,也算他的本事!”

“……”

晓楠红着脸,一掌拍在他的胳膊上,“流-氓,眼睛往哪瞅呢!快点背过身去。”

“我对已婚妇女的身材……”

景易宣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倏尔停顿了下来。

眸光落在晓楠的腰间上,眉心发紧,“这……怎么回事?”

他的手,扣住她的细腰,手指抚上那条有些触目的刀疤,摩挲了几次,抬头问晓楠,“这刀疤怎么回事?”

晓楠被他的手指抚摸着,感觉到他指腹间的那道柔软,晓楠只觉腰间发烫得厉害,连带着心脏都在跟着颤抖。

她在他的眉目间,仿佛还看到了一抹浅浅的心疼。

晓楠有些慌了,忙抓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指从自己身上挪开来,“景医生,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她疏离的提醒着他,喉咙发哑。

其实,心里却虚得厉害。

这刀疤就是那一夜留下来的,至那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直到四年后的再次相遇。

景易宣漆黑的眸子深沉了些分,重重的盯了她一眼,不再多说什么,转而背过了身去。

“待会我把她骗到厨房里去,到时候我会大声说话,你就趁那时候溜出来,躲到我卧室里去。”

晓楠匆忙洗澡,“我躲你卧室里去干嘛呀?我还不如干脆直接走呢。”

“你想光着脚走,我没意见。”景易宣完全事不关己的状态。

“你把我的鞋子都藏起来了?”晓楠觉得这家伙要说他没经验,她还真不愿相信。

景易宣不置可否。

晓楠以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穿好了衣服,景易宣也在里面换了套浴袍出来。

“易宣,我自作主张的过来了,你没有不方便吧?”曲梦熙在厅里问景易宣。

“怎么会。”景易宣恢复了绅士姿态,“想喝什么饮料?咖啡,喝不喝?”

景易宣说着就往厨房里走去。

“晚上喝咖啡,不怕睡不着啊?”

“睡不着不还有你在吗?”景易宣似暧昧的说着。

浴室里,晓楠字字句句都听得真真切切。

她蹲坐在浴缸沿边上,咬着唇,等待着景大医生的昭示。

“梦熙,你想喝什么品种的咖啡啊?”

突然,景易宣的声音就拔高了几个分贝,笑问身边的曲梦熙。

一双眼睛却直瞄那张紧闭的浴室大门。

晓楠一听这话就了然了过来,匆忙起身,猫着身子,轻轻的拉开了浴室的门。

偷偷觑一眼厅内的光景,就见曲梦熙和景易宣正站在厨房里,讨论着咖啡的事儿。

景易宣冲她使眼色,示意她赶紧藏进卧室去。

晓楠抬脚就跑。

“啊……对了,易宣,我带了一种新茶过来给你尝尝,我去拿。”

曲梦熙说着就要转身去厅里拿包,却突然,被景易宣一把捧住了脸颊,不让她有分毫的动弹。

厅里的晓楠,吓得一颗心脏都快要从喉咙里飞出来了。

好险!!

“易宣,你干什么呢?”曲梦熙羞赧的觑着对面的景易宣,“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景易宣有些心不在焉,“就觉得你今儿特别漂亮。”

他话是这么说的,眼神却不自觉的往她身后的某个地方瞄了过去。

“易宣,你怎么了?”

说这种话,可还真不像他。

曲梦熙有些狐疑的想要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去看,景易宣猛然回了神过来,忙掰过她的脸,微微一笑,“没怎么,就突然……有些心动了!”

他说完,一俯身,直接抵住了曲梦熙的红唇。

那一刻,晓楠站在厅里,望着厨房里那两道缠绵的身影,有那么好几秒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直到看见,曲梦熙身后景易宣那双挥动的手,晓楠才回了神过来。

他在示意她赶紧进卧室去。

晓楠来不及细想,推开门就进了他的卧室里去。

门阖上,她长舒了口气。

倘若终爱不渝状态:连载中作者:月明中全文阅读

“松绑我!唔……”为救腹中的孩子,她装作自杀身亡,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从这以后,她成了他的禁忌。谁知四年的再度相遇,他淡漠,他无情地,他恨她入骨……却他再度爱这个女人“上”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