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29唯一的联系都要断绝小说

029唯一的联系都要断绝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1-14 16:54:32
笑靥如花追逃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繁花全文阅读

夜间,他是她的冷酷无情上司,她是他的女秘。早上,女秘变为妻子。倒不如说她是他的妻,倒不如说她是他是前生的罪孽,他开心的时候,把她宠老天,不开心的时候,把她虐到哭……呜呜熟悉的男人气味混着醉人酒香,融化她的防线和意志力,随着每一寸肌肤的退守,她终于完全臣服于他。。

笑靥如花追逃妻 精彩章节

安曦凝被送进医院已有两个多小时,这期间,医院给她打了两针麻醉,她一直处在昏睡状态,根本不知即将发生的事。

而,在权恩泽忿忿讨伐穆司夜之前,安曦凝已被推进了手术室。

“伯父,曦凝没事的,您别担心了”戴嘉怡试着安慰穆正庭道。

“司夜或许真的有苦衷......”与穆司夜在走廊“较量”后,权恩泽的心平缓了许多,与穆司夜这么多年的兄弟交情,他始终不相信穆司夜会如此残忍,禁不住帮他说话。

“司夜会变成这样,全都怨我,我一生做了太多错事......小凝要是醒了,我该怎么向她解释?她一直都很乖巧,她喜欢司夜我很早就知道,可我却自私,以为能够将他们的关系摆正......”穆正庭望着门上手术中的红灯,万分自责道。

穆正庭原本硬朗的身躯,此刻却连站稳都有些困难,权恩泽扶他坐在排椅,不知该如何安慰。

今早,穆伯父突然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知道曦凝的行踪。

他匆匆赶到穆宅,才知道曦凝已有三、四天没回穆宅了。由于穆伯父每天早上都有收到曦凝发来的平安短信,穆伯父也就没怎么担心,但,今早穆伯父却没收到她的信息,登时担忧起来。

权恩泽感觉到曦凝的失踪与司夜有关,于是打电话到“御天”,在穆伯父的亲口讯问下,关岳终于报告了司夜与曦凝的行踪,于是,他们一刻也没怠慢的驱车来到医院,但......什么都晚了,曦凝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曦凝的好友戴嘉怡告诉他们,司夜与曦凝因为孩子的事发生了争执,司夜执意不让曦凝留下孩子,曦凝伤心之余,赌气地签下了手术同意书,最后心灰意冷地进了手术室......

“伯父,对不起,我实在劝不了他们......可,当着你的面我也要说,曦凝那么喜欢穆司夜,穆司夜却这样对她,我真替她感到不值。”戴嘉怡抽了抽鼻子,忿忿道。

“你劝不住的,那臭小子想做什么,是没有人可以拦得住的。”穆正庭道。这一点,没有人比他跟清楚。

“曦凝一定很伤心,这些天她和我住在一起,没有一天不流泪的......”戴嘉怡颇为伤感道。

“戴小姐,谢谢你这几日帮忙照顾小凝......”穆正庭由衷地感谢道。小凝经常向他提起戴嘉怡这个女孩,说她是她最好的朋友。

“伯父,曦凝之所以不想回穆宅,是不想让你知道她怀孕的事,她知道你会担心,更害怕你对她失望,如果曦凝醒来看见你们都在,她一定会很伤心的......所以,你们先回去吧,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来照顾曦凝,你们放心,我一定将曦凝完好无缺的送回穆宅。”戴嘉怡考虑周全道。

她表面上是为安曦凝着想,实际却是怕横生枝节,毕竟刚刚权恩泽去讨伐穆司夜,她已经吓得心惊胆颤,幸亏穆司夜如她预期的反应一样,不屑反驳。

穆正庭与权恩泽都能够理解。这也算是给曦凝保留一点点尊严,令她好受一些......

“那好吧!戴小姐,小凝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穆正庭递出名片。

“好。”戴嘉怡点头的同时,大大松了口气。

夜晚,医院。

安曦凝浓翘卷密的睫毛缓缓动了动,踌躇了片刻,终于露出她澄亮清澈的眸子。

“曦凝,你醒了?”戴嘉怡放下手中削着的苹果,欣喜道。

安曦凝感觉口干舌躁,身体虚软无力,虚弱道,“嘉怡,我怎么了?”她隐约记得早上喝完粥,下腹突然一阵绞痛,然后......她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戴嘉怡将安曦凝扶起,用枕头垫着,靠在床头,“你口干吧,我给你倒杯水。”戴嘉怡故意岔开话题。

安曦凝想要坐直身躯,下腹却传来轻微的阵痛,令她难以动弹。“我怎么了?”安曦凝轻轻抚上肚子,感觉里面好空,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

倒了杯水,递给安曦凝,“先喝点水吧!”不是她想逃避,她知道她罪孽深重,可,她实在不忍见曦凝知道结果后伤心的模样。

“是不是宝宝出了问题?”戴嘉怡此刻的刻意逃避,令安曦凝起疑。

“曦凝,我......你饿吗?我让护士拿些粥来。”戴嘉怡别开头,不想看见安曦凝那张苍白无色的精致脸庞。

“嘉怡,你老实对我说,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我的下腹......”她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严重,再也不顾小腹的疼痛,挣扎起身,拉住戴嘉怡欲离去的身躯。

戴嘉怡反握住安曦凝的手,坐在床沿,怔怔地望着安曦凝,眼泪瞬间滴落。她对不起曦凝,她将曦凝与穆司夜的未来毁了,曦凝是那样爱穆司夜,失去他的孩子,她这辈子都不会快乐......

“......”安曦凝直直地望着戴嘉怡,并在心里祈祷,希望事实不是她想的那样。

“曦凝,你听我说,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戴嘉怡试图让安曦凝做好心理准备。她没得选择,她必须让曦凝知道事实,这是她换取父亲健康的唯一条件。

“孩子没有了?”安曦凝不笨,戴嘉怡安慰的表情与委婉的细语,无不透露这一事实。

不再理会内心的罪恶纠缠,戴嘉怡还是点了点头。

安曦凝原本奋力挺直的身躯,瞬间瘫软,灵气凝聚的双瞳亦变得涣散失落。“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曦凝不住摇头,显然不愿接受这残忍的事实。

她已经失去了他,孩子是她撑下去的唯一动力,老天怎么能这样对她?

安曦凝伤痛的模样,深深刺痛了戴嘉怡的心,她悲痛地拥着安曦凝单薄无力的身躯。“曦凝,对不起,这一切都要怪我......”

晶莹的泪滴止不住地涌出安曦凝泛红的眼眶......

“我不该通知穆司夜,不该以为他会对你负责,以为这样做就能够挽救你们的爱情......”戴嘉怡毫无选择地编织恶意的谎言。

“你说什么?”安曦凝有些不太明白......

戴嘉怡狠下心解释道,“早上我将你送进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你之所以腹痛,那是因为你气虚血弱加上心情抑郁,有些先兆流产的可能,但是医生说没事,只要好好调理即可恢复。”

安曦凝极力撑大被泪雾蒙蔽的双眸,“那宝宝......”不应该没事吗?

“曦凝。”戴嘉怡顿了下,“请你原谅我,都怪我太冲动,我通知了穆司夜,我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他必须知道,你为他受的苦......”

“他来了?”安曦凝悲伤之余,却流露出对穆司夜的浓浓思念。

戴嘉怡轻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将医生的话转告给他,我以为他会心疼你,会看到你的真心,没想到......他告诉医生,先兆流产,即使胎儿能保住,生出来未必健康......最后,他以孩子父亲的身份,要求医院为你做流产手术,医生不同意,他就以‘御天’的强势压迫医院,并且声称一切后果由他负责,医院不得不低头......”

“他不会这么做的,他不是这种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不会怎么做的!!”安曦凝情绪激动得推开戴嘉怡,抱着膝失声痛哭。

她知道穆司夜不爱她,但他不会那么残忍,他对她的恨,是因为他的母亲,一个如此重视亲情的男人,又怎么会残忍地扼杀他们的骨肉......

她不相信......

戴嘉怡预料到安曦凝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将事先准备好的流产同意书递予安曦凝。

安曦凝只是看了那同意书一眼,便痛恨地将它撕开,心痛道,“为什么?什么他要这样残忍?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他却还不肯放过我......”铿锵有力的黑色签名,那笔迹,她这辈子都认得......

他真的连彼此间唯一的联系都要断绝吗?这样的他,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

--------

深夜,一间二十四营业的隐秘奢华咖啡厅。

吴欣媛梳着OL的发型,自腕上的LV包包中掏出一封鼓鼓的信封,递予戴嘉怡,邪笑道,“你办得很好,这是给你的报酬,你现在可以去医院交钱了!”

戴嘉怡颤抖地接过信封,眼眶泛红,“总有一天我会向曦凝赎罪!”

父亲突然得了重病,她没钱治病,只能求助从小就被父亲送养他人的亲姐姐,奈何,姐姐除了对于父亲的恨,没有任何感情,而,想姐姐救助父亲的唯一条件,就是帮助姐姐分开曦凝与穆司夜。

她这才了解,原来姐姐是穆司夜的秘书......

“呵,你别忘了,你的父亲还有一半的手术费在我这,如果安曦凝没有出国,没有彻底离开穆司夜,那笔钱,你就休想得到。”吴欣媛点燃一根香烟,幽幽地抽了起来。

“我先走了。”她无权咒骂吴欣媛丑陋,因为她更自私......

“你也别怪我狠,如果你一直深爱着一个男人,为了他,放弃自己的公司,追随他出国,最后甘愿成为他工作上的左右手......你甚至喜欢看他在商场上意气风发的样子,喜欢他坐在办公桌前俯首沉思的样子,你就会明白,当你意识到他越来越在乎另一个女人时,你所产生的危机感......”她一直都很孤独,只是努力争取她想要得到的东西,让她能有依靠。

“呵,穆司夜究竟哪里好?”戴嘉怡实在不明白。

即使这件事他很无辜,但,他还是伤害了曦凝,不是吗?

笑靥如花追逃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繁花全文阅读

夜间,他是她的冷酷无情上司,她是他的女秘。早上,女秘变为妻子。倒不如说她是他的妻,倒不如说她是他是前生的罪孽,他开心的时候,把她宠老天,不开心的时候,把她虐到哭……呜呜熟悉的男人气味混着醉人酒香,融化她的防线和意志力,随着每一寸肌肤的退守,她终于完全臣服于他。。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