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事?小说

第28章 事?

来源:莽藏 时间:2021-01-14 16:54:32
笑靥如花追逃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繁花全文阅读

夜间,他是她的冷酷无情上司,她是他的女秘。早上,女秘变为妻子。倒不如说她是他的妻,倒不如说她是他是前生的罪孽,他开心的时候,把她宠老天,不开心的时候,把她虐到哭……呜呜熟悉的男人气味混着醉人酒香,融化她的防线和意志力,随着每一寸肌肤的退守,她终于完全臣服于他。。

笑靥如花追逃妻 精彩章节

穆司夜坐在办公桌前,心虑烦躁地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努力想用工作麻痹自己,奈何愈选避,内心渴求的愿望却愈强烈。

那个女人,在医院自导自演了这一连串事件后,居然当着所有的人对他......她以为这样做就能证明她的清高吗?

不可否认,她用受伤的眸子望着他时,的确勾起了他心湖的阵阵的潋滟。有那么一刻,他直想拥她入怀,忘了所有仇怨、烦恼,仅仅将她当作一个简单的小女人来疼爱......

他对她的在乎,令他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他怎能在乎她?她只是父亲情妇的女儿------一个他在五年前发誓要狠狠报复的赎债女人。

他永远不会忘记,母亲浑身是血的躺在救护车上颤栗,嘴里不停地叨念着那对母女的名字,那种恨意,搀杂着孤独与无助,天知道,他有多心疼......因此,他对自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攀附父亲的名誉与成就,他要让所有曾经伤害过母亲的人后悔!

情爱不属于他,他的世界绝对不能有仁慈,绝不能!!

“总裁。”关岳突然神色惊慌地冲进办公室,喊住正准备出开会的穆司夜,焦急道,“总裁,有您的紧急电话!”

“我现在要去开会,有事你一向知道怎么处理。”穆司夜头也不回道。

“总裁......是安小姐出事了。”

“什么?”穆司夜迅速回头,走到关岳面前,抓着他的衣领道,“怎么回事?”

“刚才安小姐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安小姐出事了,现在在医院,请您快点过去。”

现在?

他现在必须去开会,这案子是上次在日本好不容易谈成的合作计划,若离去,合作便意味取消,穆司夜立即陷入了天人交战的挣扎中。

他垂眸沉思了片刻,然后毅然抬头吩咐道,“你代我同日本‘森道会’总裁解说此次计划,就这样办。”

“总裁,若你缺席,日本方面一定会取消这次合作......”关岳担忧道。要知道,日本“森道会”之所以排除世界其他顶级公司,同意与“御天”合作,完全是信任总裁的商业手腕与经济头脑,如今,总裁缺席如此重要的会议,“森道会”一定会觉得总裁不够重视此次合作,故而取消合作。

“那就让他取消!!‘御天’会因此倒闭吗?”穆司夜冷冷地反问。

“我知道怎么做了。”关岳狼狈地摇头又点头。

“那就快去!”

“是!”

----------

戴嘉怡鬼祟的来到医院的走廊,仔细地望了望四周,确定无人后,这才掏出手机,颤抖地拨出一串号码。

电话通了。“喂。”一干练,精明的女声传来。

“喂,姐,我求求你拿钱救救爸爸吧!我知道小时候,爸爸对不起你,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戴嘉怡低声哭喊着。

“废话,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只要你将这事办妥,我保证会帮你交清爸的医药费。”女子显然有些不耐烦。

“呜......我怎么对得起曦凝,她会恨我一辈子的......”戴嘉怡哭泣着蹲在墙角,语带哽咽。

要她破坏曦凝与穆司夜的感情,她可以接受,但是,要她亲手亲手毁了自己的干儿子,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自己看着办吧!”女子狠狠地挂上电话,似乎很有把握戴嘉怡会按照她的想法去办。

戴嘉怡悲戚地蹲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直到听见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她才慌乱拭干泪水,匆匆奔到了安曦凝的病房前。

穆司夜驱车不到十分钟,问了值班的护士,这才确定了安曦凝所处的病房。

“穆先生,你来了。”戴嘉怡哭红的双眼,正好映衬出她对安曦凝的深刻友情。

穆司夜忍不住拧眉。这个直爽的女孩,前几天还声嘶力竭地替安曦凝讨伐他,此刻怎又变得如此客气?

戴嘉怡之所以变了性子,那是因为心底奋涌的愧疚作祟,无论穆司夜的私人秉性如何,她对不起他与曦凝......

穆司夜没有多加理会,而是径直步入了病房。

渐起的怜惜吞噬心头的坚持,穆司夜轻声走向床边,床上的人儿双手交叠置于胸前,呼吸平缓,显然睡得很熟。

他心疼地审视她略显苍白的脸庞,缓缓伸出手,无限爱怜地抚摸她清秀的脸庞。

“穆先生,曦凝刚刚入睡,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戴嘉怡的身子因恐惧而微微颤抖。

穆司夜轻点了点头,将安曦凝的小手放回被中,替她拉好被子,这才同戴嘉怡步出了病房。

两人来到医院的活动走廊,戴嘉怡淡淡开口道,“其实上次在医院,我和曦凝都太冲动了,做为曦凝的好友,我应该劝阻她别通知煤体,更不应该当着众人的面责问你,毕竟这是你们之间的事......”

穆司夜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是她做的?可笑,他甚至想过那一巴掌背后,是她所遭受的委屈,看来,他确实太仁慈了,再这样下去,他不但分不清楚她,亦会分不清楚自己......

“你想说什么事?”不知为何,他不喜欢有人品头论足安曦凝,哪怕真的事实,他也不允许。

“今天早上,曦凝突然腹痛难忍,下体不住出血,我赶忙将她送进医院......”戴嘉怡顿了下。戴嘉怡,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这样你会失去你的好友,永远活在内疚与痛苦之中,你不能这么自私,哪怕这一切是为了你的父亲,可......

“她怎么样?”穆司夜异常紧张道。

“医生说她属于‘宫外孕’,必须马上做流产手术,否则,未来连生育都成问题。”她终于说了,这一步,明知道走错,她还是走了......

“宫外孕?”大学里曾经选修过医学,穆司夜明白这三个字的含义,“上次的检验报告,明明说孩子很正常,她的身体也没其他不良反应。”

“我不知道,这是医院刚刚为曦凝做的检查报告......”戴嘉怡故意夸大地摇头,伤心道,“或许上次那医生老眼昏花,并没诊断清楚......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请你来,孩子绝对不能留下,可曦凝一定不相信,也不会同意......”

曦凝,对不起......

穆司夜镇定地接过戴嘉怡递来的报告,在见到报告上清楚地记录着那三个字时,他冷冽的俊颜,有史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无措的心痛表情。

穆司夜极少抽烟,此刻,他却站在医院的回廊上吞云吐雾起来。

安曦凝的个性他很了解,若是让她知道事实,她一定无法接受......这女人,大部分时间将自己扮演得坚强,实际上却很脆弱。

他是孩子的父亲,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亲密的牵连着他们,失去孩子,对于他的打击,绝对不亚于安曦凝。

可,他没有选择,他保证,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穆司夜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正好一名护士匆匆地朝他跑来,他心底已预感,该来的还是来了。

女护士第一次见到如此挺拔帅气的男人,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直至失神而忘了正事。

对于这种眼神,穆司夜早就习以为常,沉声道,“什么事?”

女护士这才反应过来,忙拿出手术单递到穆司夜面前,有些羞怯道,“穆先生,安小姐半个小时后必须做手术,按照医院的规定,流产手术必须孩子的亲生父亲签字。”

穆司夜平静地拿过手术单,迅速地签上自己的大名,在护士转身离去时,穆司夜突然冷声道,“手术所需的任何设施,我希望是医院最好的,另外,安小姐的身体一向不太好,医院最好能保证手术顺利且不影响她未来的生育。”

“穆先生请放心,这只是一般的宫外孕流产手术,对于未来生育不会有太大影响的。”护士有些纳闷,林医生说安小姐必须动宫外孕流产手术,可,她们所做的准备,只是普通的流产手术,她不是医生,也不便多问。

护士的话令穆司夜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他面无表情地望着远方,若有所思。

静静独处大概有半个小时,突然,他笔挺的西装领子被人狠狠揪住,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俊颜已被人“赏赐”了一记重重的拳头,嘴角顿时溢出了鲜血。

穆司夜偏着头望着满身怒气的权恩泽,没有任何反应。

“曦凝告诉我她喜欢的人是你时,即使那时候你们之间出了很大的问题,我仍旧选择退出,祝福你们,因为我一直相信我的兄弟,可,事到如今,你居然选择拿掉曦凝肚子里的孩子......”权恩泽双拳紧握,双眸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愤然地瞪着穆司夜。

穆司夜一如平常,不去深究是否被人误会,亦不想多作解释......

“你给我说话啊!你这么做,曦凝该怎么办?你怎么对得起她?”权恩泽忍受不了穆司夜莫不在乎的冷漠模样,厉声吼道。

穆司夜缓缓地拭去嘴角边的血红,斜着头,狭长的单凤眼闪过一丝精光,冷冷道,“这是我和她的事,你没权过问!!”没人知道,他的心,其实很痛......

权恩泽顿时语塞,咬牙切齿地点了点头,“行,穆大总裁果然够拽,我走!”权恩泽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愤愤离去,临走前,他的眼底充满失望。

穆司夜自嘲地扬起嘴角,自顾自地冷笑起来......

笑靥如花追逃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繁花全文阅读

夜间,他是她的冷酷无情上司,她是他的女秘。早上,女秘变为妻子。倒不如说她是他的妻,倒不如说她是他是前生的罪孽,他开心的时候,把她宠老天,不开心的时候,把她虐到哭……呜呜熟悉的男人气味混着醉人酒香,融化她的防线和意志力,随着每一寸肌肤的退守,她终于完全臣服于他。。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