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最大的安慰小说

第三十七章 最大的安慰

来源:莽藏 时间:2021-10-14 20:20:14
似是等风来状态:连载作者:柳南星全文阅读

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似是等风来 精彩章节

夜已至深,树影晃动,月光渐淡。

卓俊于病床上久等章橙不来,心中大感疑惑,先是担心她是不是不想来了,接着又担心她是不是遇上什么意外,最后干脆直接打电话给她,却是关机关机状态,数年的江湖生活,让卓俊当下就起了警惕,赶紧将秦斯叫来,吩咐他立马去家中寻找章橙的踪影,秦斯受命,即刻赶往章橙家中。

此时,阿发刚刚将章芒这个精力旺盛的小魔鬼哄得昏昏欲睡,谁知外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章芒立马清醒,从床上蹦了起来,问他是不是姐姐回来了。

阿发疑惑,章橙一般有带着钥匙的习惯,怎么会敲门,肯定是楼下的内裤又掉下来,要到他们家的阳台来捡回去。

阿发忍着一肚子的火气,将门打开,一看是个陌生人,立时没了火气,只问:“你是哪位?”

秦斯知道他是和章橙搭伙租房的室友,客气介绍道:“我是章橙的朋友,之前她约好了说要来见我,但是我左等右等都没看到她的身影,怕她出了什么意外,就来家里看她一下,她没在家?”

阿发摇头:“八点的时候她就提着保温盒出门了,没回来啊。”

话落,心头暗叫不好,反问道:“难不成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章芒不知道什么时候挨了过来,抱着阿发的大腿,朗声叫了一声:“秦叔叔。”

秦斯怕吓到小朋友,赶紧让阿发别急,让他照顾好章芒,剩下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

阿发哆哆嗦嗦地将手机放下来,拜托秦斯一定要找到章橙。

夜至三分明时,安静的医院忽然间喧闹了起来,救护车从送来了两个病人,女的昏迷不醒,男的背部一条大大的血口子,从左至右,贯穿了整个背部。警察也来了,还有几个来历不明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十来个医生和护士在十来号人的监督下,忙得战战兢兢。

章橙悠悠醒转之时,脑子里涌上来的先是一阵嘈杂的人声,而后是一幕幕兵荒马乱的情形,有寒气逼人的刀子,也有狰狞的面孔,忽然,有一道寒光朝她袭来,银光闪闪,直逼面门。

她惊醒了过来,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疯狂直跳,像是要蹦出嘴外去。

是医院,干净的白墙,蓝色的帘幕,还有点滴瓶,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一刻也镇定不下来,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挣扎着要起身,要下床。

黄锦亿匆忙地将她扶住:“你要干什么?”

她在寻找,寻找这陌生病房里熟悉的人,她已经坐到了床沿:“卓俊,卓俊在哪里?”

黄锦亿替她穿好鞋子:“你别慌,他没有事,正在休息,你不要乱动,我叫护士来给你取针,然后我带你去见他。”

漫长,这是章橙第一次发现自己走向卓俊的路是那样的漫长。明亮的走廊照不亮她脑海中的黑暗,那是生与死的一步之遥,她无法想象如果卓俊再来晚一步,又或者是卓俊被没将她救下,那那样的一刀子,会将她变成什么样子,是戳穿她的身体,还是将她毁容。

饶顺和饶平守在病房门口,见到章橙来,赶紧将门给打开。

里头传来闷闷的,不耐烦的声音:“我都说了我没事情,你们让我安静一下。”

昏暗的病房内,借着走廊的灯光能将里头的事物看出个轮廓来,狭小的病床上趴着一个人,高大的身躯让那张床显得有些憋屈,那人头朝着里侧,背上是厚厚的白纱布,有刺眼的红色从里头透了出来,零零星星的,一点点的晕染开,落在人的眼里,心里头莫名地一抽。

章橙的嘴唇动了动,眼前渐渐地模糊起来,她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什么,现实在和记忆交错着,让人难以自拔。

大约是察觉到门口的人没动静,那人不耐烦又低吼了一声:“你们这些警察能不能别那么死板!”

他烦闷地想要转头过去,用眼神“杀死”不懂事的人,但他稍微一动,背后的伤就被扯得生疼,于是只得作罢。

“咔嗒”一声,门被关了起来,走廊明亮的光线一时间被遮挡在外,房间里陷入昏暗,微弱的光,将身后的身影倒映在墙上,越来越近,最后近到和他的影子几乎交织在一起。

“卓俊。”

身后是颤抖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在倾诉。

他的心被她的声音叫的空了一下,他想要转过头去看她,其实不用看他便知道她大概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他还是咬着牙将头转了过去,她果然站在他的床边,逆着光,他几乎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知道她正在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水光。

她缓缓地在他的床边蹲了下来,他几乎不用费力就能够与她视线平齐,他这才看清楚她眼底的痛苦和自责。

“对不起。”她说,她想了很多的话,可是当看到他这副模样后,她最终却只说出这三个字来。

他尽可能地扯出一抹不碍事的笑容:“这点伤还不敌我读书时候的一半,不过是划伤而已,一两天就能好了。”

他话音刚落,她的神情却更添一层伤怀。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心里头有些慌张,她眼底的水汽又深了一层,他看得出她在极力忍着自己的眼泪,她也看得出他是在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疼痛,在那张苍白的脸颊下的疼痛。

她将微微颤抖的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胳膊上,那里也是厚厚的一层纱布,厚得像是裹了一层冬天的薄夹袄一般。她问他:“很痛对吧?”

他想要腾出一只手去摸摸她的脑袋,就像揉一只小猫一样,可他的手动不得,只能勉强地弯曲一些,放在离她不远的位置。

他轻声说:“你靠我近些,我告诉你。”

像是被鬼迷住了一般,她依言挪近了一些,耳朵几乎要贴到他的嘴边了。

他絮絮叨叨地跟她说话,明明背上的痛已将他折腾的有气无力,他却强撑着精神。

他说:“要是我说痛的话,你的眼泪会掉下来吗?”

章橙的眼睛眨了一下,眼泪果真差点掉下来,他一笑,轻轻的笑声,很温柔,就像呵在她耳边的轻柔的气息一般。

他说:“你没有受伤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她的睫毛一闪,泪珠悄然而下,这样的话,曾几何时也有人这样对她说话,也是这样的情形,也是这样的语气。

他轻轻地拍一拍床沿,说:“你陪着我好吗?”

她低低地“嗯”了一声,夹杂着哭腔。

他一笑,轻轻地闭上眼睛,半响没了动静,想来是睡着了。

窗外天明将至,白色的鱼肚划破天际,章橙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发神,昨夜已悄然过去,想来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吧。

似是等风来状态:连载作者:柳南星全文阅读

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