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小说

第十七章

来源:莽藏 时间:2021-10-14 20:17:56
似是等风来状态:连载作者:柳南星全文阅读

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似是等风来 精彩章节

酒吧被封锁之后,老严索性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遣散了。在炒菜馆结账那天是个阴雨天,雨落在梧桐树上,将一片绿叶打在地上。

老严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是笑着,但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使劲儿藏在心底的惆怅。

“老严我......。”

章橙想要向他解释,老严手一抬,淡笑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谁也不想,是天意吧,上天想亲手替我解决掉这样的祸患。”

马丁和谭春盈满脸的费解,唯有章橙面上带着和老严同样的忧愁。

老严望着窗外的雨水,长叹一声说:“做了一辈子的生意,我也是时候该休息休息,陪伴老婆和孩子了。”说完兀自笑了起来,讽刺、自嘲又或者是伤怀。

在场的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颇为心疼,老严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心血说没就没了。

吃过散伙饭之后,老严特意慢了一步和章橙走在一块儿。

他将手腕上的一串菩提子佛珠退下来,不由分说地替章橙带上:“拿着,这东西是保平安的,你这孩子劫数多,带着它避避邪。”

章橙不肯要,老严教训她说:“你就是性子倔,太较真,不过是一串珠子,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哪天请我吃顿饭就好。”

章橙见盛情难却,只得道谢收下。

阿发一眼就留意到了章橙手上冒出来的佛珠,一手拿着刚发的工资,一手拿着计算器,笑嘻嘻地问:“买新手链了?”

章橙将包包挂在墙上:“老严送的,散伙礼。”

“老严这家伙挺耿直的,明明自己已经过得十分困难了,却还不忘善待自己的伙计。”

章芒将一辆玩具救护车推倒章橙脚下,章橙伸手拦住,给他又推了回去:“老严怎么了?”

阿发将手里头的钱揣进裤兜里:“他儿子得了白血病,正急着用钱呢。”

章橙吃了一惊,还没等她开口问他,他又接着说:“我想去买辆二手货车,晚上到夜市上摆摊去,你觉得怎么样?”

章橙并没有过多地思考阿发的话,只是凭着下意识的反应做出了回答。

“卖什么?吃得还是日用品?”

“水果,我之前认识一个兄弟,他是负责水果批发的,他说可以给我一个最优惠的价格,你觉得这件事情怎么样?”

阿发声音刚落,章橙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不可耐地要往外走:“我要出去一趟。”

阿发被她突来的额动作吓了一跳,张着嘴巴好半天都缓不过神,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一面儿起身,一面儿冲着在一旁玩耍的章芒唠叨道:“你姐最近怎么变得奇奇怪怪的。”

章橙给老严打了好几个电话,老严才将电话接了起来,章橙问他孩子事情,老严先是闭口不谈,后来见拗不过她,只得承认孩子的病情,章橙又问他在哪家医院,老严却不肯再说了,只说了句“让她照顾好自己,别担心”之后,便将电话给挂掉了。

章橙拿着手机站在树荫下头,无力感疯狂地吞噬着她。

“章橙。”

有人在她身后呼唤她的名字,她应声回头,秦斯端端正正地站在离她一米远的位置,笑意盈盈。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秦斯指了指她身后的位置,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全市最好的私立医院门口。

秦斯答道:“卓总在里头住院。”

章橙犹豫了一下,还是进了医院。

卓俊住院也没有闲着,章橙一进门儿就见到他在和人视频,听声音应该是个女性,他见到章橙来,便将电话挂了,嘴角上扬,很开心的模样。

章橙从床尾绕到床头,把刚才匆忙买的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在他对面的沙发里坐下,他鼻子上贴着一快小小的纱布,将他高挺的鼻梁遮了个八九分。

章橙盯着他的鼻子看:“你这是?”

他笑道:“隆鼻手术。”她对他的话半信半疑:“爱美之心果然人皆有之。”

他挣扎着要从病床上起来坐着:“你过来帮我弄一下那个枕头。”

是有一个枕头塞在了他的后腰上,将他抵得慌。

她凑过去替他摆弄,离他极近,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木质香调,她不知道为何就脸红了:“好了,你靠着吧。”

他满意地靠在床头,输液的那只手随意地搭在床边儿:“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恰好碰上秦先生。”

“你这水果买的挺不错的,我正好口渴。”

他今天心情出奇的好,笑意满面,温润秀美。

“那我给你倒水吧。”

房间里就他们俩人,他又是个病人,能动手的就只有她了。

“我想吃苹果。”

他今天活跃的过分。

难道是动个鼻子,把脑子动坏了?

“抽屉里有水果刀。”

他将一切安排的明明白白,章橙只得顺应他的要求削起苹果来。

她脖颈低垂,心无旁骛地模样亦含温柔,亦含妩媚,卓俊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手中的苹果皮削得极薄,只带着一层薄薄的果肉,阳光一照,竟能穿透过去。她的手指白皙如葱玉,轻轻地转着,动作轻盈熟练。

他恍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不知不觉间竟微微翘了起来,很多很多年前,他的母亲也是这般为他削苹果的。

未几,章橙抬头,他轻咳一声,避过尴尬。

她将苹果递给他,他刚伸手接过,却见秦斯从外头进来,同卓俊说道:“卓总,二少来看你来了。”

卓俊冷冷一笑,言语间不乏有些轻蔑:“他倒是有心了。”

秦斯笑而不语,卓俊淡淡吩咐道:“你先送章小姐出离开。”

这还有病人赶客人走的道理?

章橙尚未来得及摸清楚状况,秦斯却早已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她跟着他离开。

这一趟离开离得莫名其妙,章橙站在电梯轿厢里只觉好笑,只怕是卓俊这人还是很在乎自己在家里人的形象,不然也不会这样刻意去避忌自己和一个女生的关系。

天色渐晚,章橙一路走到公交车站,天空忽然又下起了小雨,阴雨绵绵,路上的行人又撑起了伞,那花花绿绿的伞在黄昏里映出一番温馨来。

似是等风来状态:连载作者:柳南星全文阅读

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