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魔法 > 月到风来阁小说

月到风来阁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蓉嫣

时间:2021-06-11

小说简介

再次穿越,又见再次穿越。 月到风来阁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傻大个没好气的看了看杨婉儿,心想这妞的自我感觉还真良好,可是身边人太多他也不好发作,于是他粗声粗气的对杨婉儿吼道:“想习武不是那么简单的,那边有木桩,你先自己练着吧,我看看你的资质再考虑要不要收下你,别傻楞着,赶紧去,兵器自己选。”。……

《月到风来阁》情节预览:

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折腾了几个小时后,杨婉儿意识到一个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她很有可能穿!越!了!!!这么狗血的剧情居然会在她身上华丽丽的上演,杨婉儿很想大声说一声:“CAO。”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据说古代的女子都是淑女,说CAO不是淑女的行为,杨婉儿觉得自己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很自觉,很有自律的人,她决定再这个时代做一个娇俏柔媚的淑女。

  杨婉儿随着上官醉雪走过绕过小石桥,便看到了白纤纤口中的步莲台,那架势,宛若皇宫那般华丽绚烂,杨婉儿心想,兴许这七秀坊的女子,是皇宫的舞者也说不定。台上有几个女子挥着双剑翩翩起舞,杨婉儿和上官醉雪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看着她们。上官醉雪轻轻叹息道:“七秀剑舞,果然名不虚传。”杨婉儿问道:“姐姐,这些女子,拿剑挥舞,就不怕失手伤了人吗?何况她们靠那么近,要是不小心割了旁人的手,啧啧,那不痛死。”杨婉儿此话一出,说得几个路过的七秀女子掩嘴而笑,上官醉雪拉了拉杨婉儿的手,悄悄道:“所谓钢铁也成绕指柔,何况这些姑娘武艺高超,何须你操心这个。”上官醉雪一席话说得杨婉儿立时红了脸,忙拉着上官醉雪朝前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二十四桥,据说这桥24米,宽2.4米,并且有24根玉石栏杆围以两侧。故名为二十四桥。杨婉儿虽是成都人,并没有去过扬州,但是对二十四桥还是略有所闻,今日一见,发现果然名不虚传,杨婉儿心想古人的智慧还真不是盖的,比二十一世纪的豆腐渣以及西洋设计的建筑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杨婉儿缓缓上前,低声说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xiao。哎,今古同叹。”却不想被一位站在桥头发呆的姑娘听见,那姑娘转过头对杨婉儿笑道:“妹妹好才情,听闻今年坊内进了不少才女佳人,果真如此。”杨婉儿纳闷道:呀,不是说七秀坊的女子文武双全的吗?怎么连杜牧的诗都不知道?哦哦,对了,现在李渊当位,杜牧是文宗年代的,文宗是第十四代皇帝,靠啊,隔了不知多少年。正想着,那女子拉了杨婉儿的手道:“妹妹有心事?”

  杨婉儿道:“我……是有点笨,那个,姐姐你也是从稻香村来的,不知姐姐可愿与奴家同行,奴家我……”那姑娘噗嗤一声笑道:“姑娘说话真是有趣,我早听人说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姑娘,我叫上官醉雪,若不嫌弃,我愿与姑娘同行。”杨婉儿拉住上官醉雪的手道:“太好了,醉雪姐姐,我叫杨婉儿,以后我就投靠你了。”上官醉雪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么,婉儿妹妹,我们就不要傻站在路边了,找个客栈投宿吧。”说着,拉着杨婉儿朝客栈走去。

  一批一批的车夫跟着村长走了过来。杨婉儿心想:“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好歹来辆公交车啊,难道我要坐马车回去?”不容她多想,只见人群都朝马车夫拥去,杨婉儿想管他什么车了,有得坐就不错了,于是也随着人群上了一辆车。车夫也不问他们家各自在哪里,人一齐便驾车前行。车夫行驶了快一天后,在一个村子停了下来。杨婉儿见大家如同回了老家朝村子奔去。忙拉着准备离去的马车夫问道:“喂喂,就送到这里?”马车夫道:“是啊,就这里。”杨婉儿问道:“可是我不认识这里,这是哪里?我怎么打车回去?”马车夫看了看杨婉儿,道:“姑娘,这里是再来镇,超前走一段路,就是扬州城了,你看。”杨婉儿顺着马车夫的手看过去,看见一座电视里常出现的古城,她一瞬间有想晕倒的冲动。

  当夜,杨婉儿苦思冥想,终于有了点头绪,这公孙大娘的剑舞确实了得,据说,她是开元盛世时的唐宫第一舞人。善舞剑器,舞姿惊动天下。公孙大娘以舞《剑器》而闻名于世。她在继承传统剑舞的基础上,创造了多种《剑器》舞,如《西河剑器》,《剑器浑脱》等。只是,这舞蹈怎么会和剑扯上关系了呢,杨婉儿心想这必定不是一般的舞,杨婉儿依稀记得以前看过公孙大娘的一些人物介绍,她似乎还是宫廷的舞者,或者曾经去宫廷跳过舞,具体杨婉儿记不大清楚了,总之跟宫廷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这七秀坊就是宫廷培养的一群刺客。想到这里杨婉儿不禁有点激动,一来自己可以学到绝世武功,过一过侠女的瘾,二来也许可以偷偷摸摸混进皇宫,看看那传说中倾城倾国的董淑妮,传闻后宫佳丽三千,也不知是些什么样的佳丽,杨婉儿心想,这下可以一饱眼福了。

  天还未亮,杨婉儿就被上官醉雪叫醒了。上官醉雪说再来镇离七秀坊还是有点距离,早些出发的好。一边说,一边收拾好行李,拉着杨婉儿出门。刚出门,就看见几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在骂一个妇人,那妇人含着泪,并不作答,只是低着头把滚了一地的土豆往框子里放。那群女子见妇人并不理她们,恼羞成怒,一脚踢翻了装土豆的框子。杨婉儿见状,忙上去道:“喂,你这泼妇,别欺人太甚了啊,你以为你背两把剑了不起了啊。”那踢了箩筐的女子瞪了一眼杨婉儿,道:“要你多管闲事?这老妇撞了我们,弄脏了我们的衣裳。”杨婉儿还想说什么,被上官醉雪拉住了,上官醉雪道:“婉儿,别和她们吵,看她们的装扮,似乎是七秀坊的。”杨婉儿怒道:“七秀坊又如何,有什么了不起?姐姐,我们别去投奔七秀坊了,你看看这些女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整个儿一泼妇。”上官醉雪道:“婉儿,不得胡说,哪个地方没有几个恃宠而骄的小人?我们只不理便是了。”两人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扬州城,杨婉儿刚想拉上官醉雪去城中游玩一番,却被上官醉雪拉了朝船夫走去,边走边道:“瞧你急的,以后有的多的是时间来呢,先去七秀坊安定下来再说吧。”杨婉儿心想,如今来这个鬼地方,所认识的就只有上官醉雪一个,她待我又极好,心地又善良,那七秀坊我虽不愿去,可也没其他可去的地方,也罢也罢,我就跟了她去吧。如此想着,便跟上官醉雪上了船。

  杨婉儿闷闷的随着人群来到村子,找到村长,然后闷闷的跟着人群来到后山小林子,采摘郎中女儿要的药材。心里想,这里的人古古怪怪的,莫非我是在梦中?可是为何这些药草扎我的手这么疼。还有,这些人真够野蛮的,那么可爱的果子狸,手起刀落,可怜我杨婉儿,连只鸡都没杀过,要怎么才能帮村里那些喜欢吃野味的人呢。不行,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帮这群野人,算了,我随便进一群人,假装帮忙吧。如此想着,杨婉儿便混进一群人中,假装帮忙。那群人也奇怪,并不说话,也不交谈,只是闷着不停的宰杀果子狸和小野猪。杨婉儿闭着眼跟在后面收东西。

  杨婉儿看着傻大个旁边的一堆兵器,心里暗自盘算自己究竟能拿动哪件武器。这个时候,一个古装打扮的女子走了过来,顺手拿了一把双剑,就对着木桩挥弄起来。杨婉儿装模作样也拿了一把双剑,走到木桩前,趁人不注意,对那姑娘道:“嘿,美眉。你们这里是拍戏的吗?我想我是走错路了,不小心来了这里,请问,这附近有车打吗?”那姑娘一边挥剑,一边道:“我说姑娘,你别折腾了,你刚才已经把刘大海师傅弄生气了,再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等他听见了,仔细你的皮,你看见刘师傅旁边那姑娘没?那是刘师傅的得意弟子朱儿,你有什么不懂的问她吧,我就不多和你说了,刘师傅最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说悄悄话。”那姑娘说完,正眼也不瞧杨婉儿一眼,收剑走开了。

  杨婉儿忙回过神来,道:“啊,我,没有呢。”那女子笑道:“妹妹入了这七秀坊,便是一家人了,有话可直言。”杨婉儿看那姑娘的神色,心想:有话的应该是你吧。如此想着,便道:“我看姐姐面有难色,姐姐有心事?”那姑娘道:“妹妹真是心细如尘,我……哎,妹妹可曾有心上人?”“这,”杨婉儿红了脸道,“不怕姐姐笑话,妹妹不曾有过。”那女子叹息一声,看了看杨婉儿和上官醉雪,柔声道:“妹妹没有过心上人,固然是不知这相思之苦,哎。”杨婉儿听得如此,忙问道:“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那姑娘微微红了脸,道:“不瞒妹妹说,此桥的另一边,站着我的心上人,他叫卢溪,我这里有块锦帕,是我亲手绣的,我想劳烦你送给他。”杨婉儿接过手帕,上官醉雪道:“可是我们初来乍到,要怎么找到卢公子呢?”那姑娘道:“过了这石桥直走,便是七曲桥,桥那边有条通往织染坊的小路,他便在那小路旁边的亭子里。对了,亭子外边有一棵桃树,你们切勿走错了。”杨婉儿跟上官醉雪别过那姑娘,便朝织染坊的小路走去。果然,在一棵桃树旁边看见了那小亭子,两人忙朝亭子走去,找到了亭子里的卢溪,说明来意。那卢溪接过帕子,并不说话,只是拿了笔墨,刷刷刷写了一封信,叫杨婉儿交给那姑娘。杨婉儿这才知道,那姑娘原来名叫苏佳璐。

  傻大个没好气的看了看杨婉儿,心想这妞的自我感觉还真良好,可是身边人太多他也不好发作,于是他粗声粗气的对杨婉儿吼道:“想习武不是那么简单的,那边有木桩,你先自己练着吧,我看看你的资质再考虑要不要收下你,别傻楞着,赶紧去,兵器自己选。”

  杨婉儿被那姑娘说了一通,摸不着头脑,心里纳闷道:“这地儿不是拍戏的?还是那姑娘入戏太深?还是已经开拍了,莫非那姑娘在念台词?”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就慢慢走到刘大海身边,对他身边的姑娘道:“姐姐,请问……”那姑娘忙打断她的话,道:“嘘,叫我朱儿便好,你赶紧打坐。打完坐师傅有事交代。”就这样,杨婉儿被那朱儿带着,又是打坐,又是跳房顶,折磨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刘大海发话叫杨婉儿去下面的村子帮忙。那朱儿在杨婉儿耳边悄悄道:“阿弥托福,总算顺利过关了,你刚才惹恼了师傅,我真担心你过不了这关。你赶紧去村子里帮忙,出了村子,海阔天空,就任由你了,在这里万万不行,师傅管教严,脾气又暴躁。你看见没,旁边那个傻愣子,叫阳宝哥的,就是因为经常顶撞师傅,师傅说他资质差,这么多年了,还没熬出个头,一直在这个小村子里,纵使有心有抱负,也不得施展。”杨婉儿道:“不是的,姐姐,你叫我跳房子啊什么的,我都照做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家成么?”朱儿道:“嘘,师傅看见我们了,你赶紧去村子帮忙吧。”杨婉儿道:“帮忙完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吗?”朱儿点头道:“正是如此,快去吧,好好努力,也不枉我帮你一场。”

  一切安放妥当后,杨婉儿问上官醉雪:“醉雪姐姐,那么,下一步,我们怎么走,就是,我们该去哪里,做什么?”上官醉雪看了看窗外,幽幽道:“我想去七秀拜师,也不知能不能进七秀坊。”杨婉儿问道:“七秀坊,是什么东西?”上官醉雪笑道:“七秀坊不是东西,是一个门派。”杨婉儿道:“哦,也就是江湖中的八大派什么的?”上官醉雪笑着摇了摇头,道:“也不尽然,七秀是个纯女子门派,里面的女子,善歌善舞,最有名的,就是公孙大娘的剑舞了。”杨婉儿问道:“那是青楼?”上官醉雪笑道:“当然不是,是教坊,只是这不同于其他教坊,里面很多女子,都怀有绝世武功,那剑舞,即是技艺,也是杀人不见血的招式。”杨婉儿道:“哇,这么厉害?难道七秀坊是培养女刺客的?”上官醉雪道:“那倒也不是,其实我也并不是很了解,妹妹可有兴趣,与我一同归入七秀门下?”杨婉儿想了想,道:“婉儿愿意与姐姐同行。”

  但是,首先,得搞清这是什么年代吧,杨婉儿一边想着,一边拉了一位路过的姑娘问道:“美眉……哦不,咳,咳,姑娘你好,请问姑娘,这是什么朝代?”那姑娘看了看杨婉儿道:“李唐啊。”杨婉儿吞了口口水,道:“唐朝啊,我最喜欢唐朝了,听说唐朝的姑娘特奔放,咳,咳,姑娘,请问,当今圣上是武则天还是李世民?”那姑娘再度看了看杨婉儿,皱眉道:“武则天?李唐的皇帝怎么会姓武?姑娘你说话真好笑,还有,李,嗯,二皇子,虽然李唐的半个江山都是他打下来的,可惜他现在连个太子都不是,又怎么会……”杨婉儿听到这,暗自思量道:原来是李渊这个糊涂虫当位呀。不知道有没有董淑妮这号人,据说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还有,那个徐子陵啊,寇仲啊什么的,不知道有没有,要我被我遇见就好了,咩哈哈,我最喜欢帅哥了,咩哈哈。那姑娘用手在杨婉儿眼前挥了挥,问道:“姑娘,你没事吧?”杨婉儿回过神来,忙掩嘴笑道:“奴家没事。”那姑娘好奇的看着杨婉儿,道:“你也是刚从稻香村来的吧,我以前见过你的,听说你又笨又懒说话还很奇怪……”那姑娘见杨婉儿面有怒色,忙住了嘴。

  杨婉儿醒过来的时候,是在稻香村。一睁开眼,她便看见一个胖呼呼的傻大个对着她呵呵呵笑得花枝乱颤,确却的说,是肥肉乱颤。杨婉儿下意识的拿双手护住了胸,满眼警惕。傻大个突然就不笑了,阴沉着脸儿看着杨婉儿。杨婉儿心想这下糟糕了,傻大个怒了,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厄运降临。

  半个时辰后,她们来到了七秀坊,这七秀坊,是建在瘦西湖上的,仿佛是空中楼阁那般巧夺天工,说不出有多么豪华美丽。杨婉儿张大嘴巴左顾右盼,口水流了一地。上官醉雪看着笑道:“婉儿妹妹,瞧你这傻样,仔细让人看了笑话。”杨婉儿忙闭了嘴做严肃状,只见旁边几个路过的女子掩嘴而笑,窃窃私语,杨婉儿顿时红了脸,躲在上官醉雪身后做娇羞状。这时有个女子妖妖娆娆的走了过来,柔声问道:“二位妹妹可是准备入我七秀坊的?”上官醉雪忙道:“正是,还望姐姐指引。”那女子掩嘴笑道:“妹妹且随我来。”说着,便引了上官醉雪和杨婉儿来到码头附近的一个小亭子。那女子对二人笑道:“妹妹请。”杨婉儿看着亭子里的一推乐器,忙悄声问道:“这是要干嘛?”上官醉雪悄悄道:“我听说要入七秀坊,还要闯关的。”杨婉儿道:“糟了糟了,我可不会这些玩意,我们要不另投门派?”上官醉雪道:“见机行事吧。”那女子笑盈盈的看着她二人,并不说话,杨婉儿和上官醉雪看着那女子,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瞬间,气氛变的很尴尬。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杨婉儿隐约听到有哭声,便皱了眉凝神细听。那女子见状,问道:“这位妹妹是否身体不适?”杨婉儿道:“嘘,你们听,有哭声,好像是小孩的。”三人凝神细听,果然是有小孩在哭,她们随即走出了亭子,随着声音寻去,只见是一个小木盆被小土坡挡住了,停在那儿不动,哭声便是木盆里传出来的。杨婉儿撩起裙摆,走入水中,把木盆端了上来,那木盆里,竟有一个尚未满月的小婴孩儿。那女子二话不说,抱着孩子,带着杨婉儿和上官醉雪找到了掌门,禀报了此事。掌门摇头叹息,嘴里一口一个冤孽。杨婉儿听了半天,硬是没听出玄机,不过最后一句,杨婉儿听懂了,掌门说杨婉儿和上官醉雪见义勇为,心地善良,愿意破格收取。杨婉儿心想,这下撞上了,刚想问掌门什么时候教她们武术,却被上官醉雪拉住。那掌门喋喋不休说了一段玄而又玄的话,揉了揉额头,道:“孩子的事就教给我处理,你们二人,去听香坊找萧白胭姐姐,她会为你们安排一切。”三人听闻,只好退了出来,杨婉儿这才发现这楼好高,往下一看,全是水,吓得她差点站不稳。那女子笑道:“这是忆盈楼,建在水上的。”上官醉雪道:“多谢姐姐今日帮忙,不知姐姐如何称呼。”那女子笑道:“我叫白纤纤,以后你们有什么难处,只管找我。”上官醉雪道:“那么,有劳白姐姐了。”白纤纤笑道:“你们过了石桥,前面便是步莲台,然后再走一小段便是二十四桥,过了那桥,便是听香坊了,萧姐姐在听香坊附近的星月坊里,你们到了星月坊,问问坊中的姐妹便是。”上官醉雪谢了白纤纤,拉着杨婉儿离开了忆盈楼。

更多

章节目录


月到风来阁 博客  月到风来阁汉服盘点  月到风来阁 姬小滴  月到风来阁和清辉阁为什么分  月到风来阁经年汉服  月到风来阁 国风系列  月到风来阁经年  月到风来阁汉服图片  月到风来阁为何被踢  月到风来阁汉服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