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魔法 > 诛天残卷小说

诛天残卷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盗帅之王

时间:2021-02-23

小说简介

一个在现代都市青年和他的同事窝居在一座旧城市的破旧不堪楼房里,所以从事于市政工程管理最底层工作,经长被分派任务外地工地或者古建筑物需要维修等。两个人生活也可以说是勉强混口饭吃,偶然的的一次需要维修一个村落的破落的庙时,意外发现一本奇书,自此变化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两个人紧忙罗一会终于把屋子打扫干净了,怎么看有点像人住的地方了,就是有些黑,刘东南累的满身大汗说:不行我得洗洗去,要不受不了。王中说:行,抓紧点洗完了我也得洗洗。真TM累,好得有地方住了,那可恶的老板早晚有一天得破产。一想起今天早上王中和刘东南的老板发工资时那贼眉鼠眼、克扣这克扣那的表情王中恨得牙直痒痒。刘东南从里屋穿着一条肥的得不能再肥都掉了颜色的内裤光着膀子走了出来说:行了,兄弟别生气了,谁叫咱是廉价劳动力呢,这私人老板,钱进了他的口袋就想肉包子打狗啊!从狗嘴里抢东西能不受伤就很不错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王中心想老子花力气挣的钱都被老板那王八犊子克扣了不少气不打一处来,可一点办法也没有,真是气得胃疼.。……

《诛天残卷》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第二天闹铃一响,王中猛的一抬头,咔嚓一声:TNND,捏脖子了。王中连忙大喊:刘东南,快点过来帮我一把,我扭着脖子啦。刘东南眯着还没睡醒双眼像僵尸一般晃晃悠悠就走过来,道:一大清早你和吃了春药似地瞎叫什么啊?还让人睡觉不?王中:睡、睡、睡整天知道睡,你看你早晚有一天非得得脂肪肝。刘东南忙的把王中拽了起来,王中稍微活动了下头,还是隐隐作痛,一会去买点药膏吧心想,正在刷牙的功夫,王中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那周扒皮的老板打来的,王中不耐烦的接了,嘴里还咬着牙膏说:老板,今天这么早啊!老板那边回话:废话少说,赶紧下楼来,想赚钱吧?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干完了给你们两成提成。王中一听两眼一冒光猛的一晃脑袋忘记早上扭脖子这一档事了,又听咔嚓一声,王中的脖子这下直了,直的不能打弯了,顺便骂了一句:哎吆!我靠!老板在那边一听:小子啊骂谁呢?长能耐了?两成还嫌少?王中连忙回道:不是、不是老板,我们马上下去,今早扭着脖子了,不是骂你!这就来了。草草的收拾了下,王中和刘东南立马下了楼,老板在那里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两人一上车,老板就扯开嗓子泼妇似地骂了起来:你们俩还想在这社会上立足,起这么晚,不知道早期的鸟儿有虫吃,这点道理都不懂还想学着人家享受。以你两个要不是我肯要你们两个,给你们发工资,早晚你们得睡大街上去!王中和刘东南随即附和着是、是、是。王中心想我们这是早起的虫子被你吃啊!心中顺便问候了老板的祖宗十八代一番。

  拿了自己的行李包往卧室那么一扔,觉得屋里有点黑随即把墙上的等的开关打开,连着拨弄了好几下灯都没亮,是不是停电啊今天,王中边想边往外走拉开门看看隔壁邻居家的灯亮着,然后又回卧室拿起一个黑白屏的手机按着房产中介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女生接的:你好,这里是百姓安居乐业房产中介公司,有什么需要吗?王中说:我找下李茹,谢谢。只听电话那边喊道:李茹有人找撒!听见一系列嘈杂声音后王中又听到了那甜甜的声音:哥需要什么服务吗?王中一听觉得怎么跟那种服务似地,随即笑道:李茹小姐,我是今下午刚搬来的王中,怎么我的屋里没电呀!别人家都有电。还没等王中说完,那边刘东南“嗷”的一声光着屁股窜了出来,大声喊电死我了,幸亏跑出来,要不下半身算惨了。王中一听明白了,随即又向李茹说道:是不是电路短路了,还是电线老化了,你得找人给我们修修啊。然后那边那甜甜的声音又传来来:哥,我们只是负责往外租房子,不是修房子的,我们把房子现状都在你看招租信息时已经跟你说清了哥,我们不负责维修的哥,你看你这么少的租金租到这个地方已经很不错了哥……王中现在开始听着那声音太甜了甜的有些恶心,他都快忘记自己是怎么挂电话的了,心里骂道:真是富得流油的,饿死他妈穷钱的。早晚老子要出人头地。看着王中那闷恨的样子刘冬南不知从哪找来块抹布遮住下半身,问道怎么了?跟谁发狠呢,王中白了他一眼,说你意淫的对象,说着也不洗澡了一头扎在床上连衣服都没脱就呼呼睡起来,今天累了一天了还没怎么休息,哪还有精力和刘东南瞎扯。刘东南一听是下午的制服小妹妹,下面就开始举升旗礼了,也往那沙发上一趟意淫去了,还时不常的傻笑。

  差不多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吧,两个人早在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车子猛的一刹车,只听有咔嚓一声,王中大叫起来:我靠,疼死爷爷我了,又扭着脖子了。捂着脖子抬头看到老板将要冒火的眼,王中把刚要骂出嘴的脏话硬硬的噎了回去,刘东南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大笑,这下子你小子别叫王中了,直接改名叫王直得了,反正一个意思。哈哈……在王中愤怒的眼神中刘东南下了车,往四周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四面环山彷佛自己处在一个井里面一样抬头只能看到有限的天空,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就只见路曲曲折折沿着山边拐了下去,根本看不到路的头,在忙着四顾看了看,山上倒是长着又高又大的松柏,也看不到有人经过的影子,刘东南大喊道:不是吧?只过了一会就传来了自己的回音不是吧?不是吧?震得耳朵有些发疼,老板下了车就赏了刘东南一个爆栗,轻声说道,你小子给我小声点,这里回音很大,要是掩上下雨打雷天你想把雷给招下来啊!这时王中也捂着脖子下了车,同时也被周围的情况给惊呆了,然后反过脸来问老板:这不会是我们的新工地吧?老板听到王中发问,头一次的尴尬的搓了搓手说:你也知道我们干工程的就这样,时常受到艰苦的磨练,你看这不磨练的机会来了吗!呵呵……我大不了等工程完工多给你们分点就是了!刘东南和王中一听在心里早就一起给老板竖起了中指,一番鄙视,也无可奈何,谁叫人家发给咱工资呢,干活拿钱,出卖劳动力,这就是现实,在心里慢慢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本以为刚较好房租能在自己的地方大展宏图呢,没想到还没捂热乎的小窝就让周扒皮给浇了盆冷水!

  接下来王中和刘东南安顿后已经是傍晚时分,天刚刚蒙黑的时候,王中跟刘东南提出去庙里看看,好歹也熟悉熟悉情况,看看明天从哪方面着手,刘东南嘟囔道:不就一破庙嘛有什么好看的,明天再去吧,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半会,我有点累了想歇会,你自己想去就去看看吧!王中说:既来之,则安之。去看看也好啊就当是风景欣赏一下有什么!王中拉扯着刘东南出了房门,奔庙的方向去了,刘东南边走边抱怨:有晚上出来欣赏风景的吗?再说看的是庙也不是风景啊!切。王中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手里还是拉扯着刘东南往前走去,根据妇人下午所说的位置王中和刘东南很快就找到了那座破庙。王中和刘东南在庙的外面仔细的打量着这座庙,庙的建筑不是很大,建筑四方,正屋为主庙,四周和家里的四合院一样东南西各有一间,通体墙皮也跟普通的庙没什么两样,都是红色漆皮,由于年代久远有些脱落得地方露着白灰。庙的外门上有一块匾,只是这庙扁上没有字,不知道供奉的是谁?庙门也由于长时间没人看护,破败的不成样子,随风一阵刮来吱嘎吱嘎作响,在这傍晚阴气最重的时候显得有些阴森,刘东南心里有些胆怯,但还是故作大胆的说:哥们,看也看了,咱还是回去吧,明天白天进去仔细仔细测量!听了这话王中把刚想推开的庙门的手收了回来,回头对刘东南说:不进去了?刘东南听了使劲的点着头,然后又使劲的晃着头说:不进去了,不进去了!其实王中心里也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但是还不想刘东南看出来,心里定了定从庙门的缝隙里往庙里瞅了瞅!不过里面一片漆黑也看不出什么来。王中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要退开庙门看看,就在这时“皮喀嚓”猛地一声雷电响了起来,就好像在耳朵旁边放了一个炸弹轰隆隆震得耳朵发麻一样,就是这雷声把刘东南吓得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一下蹦起三尺多高撒腿就跑嘴里还骂骂咧咧:我的妈呀!我说不来这鬼地方吧,非得来!王中一看刘东南被吓跑了,自己也不装了跟着也跑了了起来嘴里也嘟囔道: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妈的再有这事情我可不装了。可惜刘东南只顾跑了没看到王中脸也吓得煞白比他好不到哪去!

  两个人紧忙罗一会终于把屋子打扫干净了,怎么看有点像人住的地方了,就是有些黑,刘东南累的满身大汗说:不行我得洗洗去,要不受不了。王中说:行,抓紧点洗完了我也得洗洗。真TM累,好得有地方住了,那可恶的老板早晚有一天得破产。一想起今天早上王中和刘东南的老板发工资时那贼眉鼠眼、克扣这克扣那的表情王中恨得牙直痒痒。刘东南从里屋穿着一条肥的得不能再肥都掉了颜色的内裤光着膀子走了出来说:行了,兄弟别生气了,谁叫咱是廉价劳动力呢,这私人老板,钱进了他的口袋就想肉包子打狗啊!从狗嘴里抢东西能不受伤就很不错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王中心想老子花力气挣的钱都被老板那王八犊子克扣了不少气不打一处来,可一点办法也没有,真是气得胃疼.

  一栋现代都市的楼房里,两个胖子站在并排站在一套一室一厅的房门跟前仔细地打量这个自己马上就要搬入并且准备长期居住黑黑的“新房子里”。一进门只听咔嚓一声吓得刘东男一哆嗦把刚迈进屋内的脚紧忙收了回来嘴里嘟囔道:“什么东西好像被我踩碎了。”王中听了咧嘴一笑:“哈……叫你小子不减肥肥头大耳的马上就猪了,你不踩个窟窿就很不错了。”刘东南一听嗤鼻子一哼:“你也好不到哪去,还说我。”就在两个人在那相互嘲讽的功夫就只听后面一句:“哥,麻烦你们让一下或是进去呀!”听这声音甜甜的好像沐浴春风一样。刘东南一听这声音眼里的绿光蹭的一声冒了出来,猛的回头眼里看着那房产中介的穿制服的小女生,恨不能那绿光把楼道里都照亮了似地。“行了,别用你那猥琐的眼光看人家吓着人家小姑娘。”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两个人往边上靠了靠勉强挤出一个过道来,小姑娘看了看尴尬的从中间挤了过去。然后刘东南说:“怎么样看着……和排球似的,勒的那么紧,皮肤也嫩的……嘿嘿!”王中板着脸的骂道:“你小子能不能正经点收起你那色眯眯的眼看的人家小姑娘都不好意思了。”然后刚要跟进去紧接着回过头来差点和刘东南要进屋那猪头碰到一块说:“不过兄弟还是赞成你的说法……哈哈!”刘东南给了王中一个鄙视的小眼,两个人眼里同时冒着绿光跟在小姑娘的屁股后面蹑手蹑脚的进了屋。

  王中和刘东南无奈的跟着老板顺着前面的台阶往山里面走去,爬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的台阶,一行三个人才到达一个小村落的村口,王中心想这鬼地方也有人住,王中仔细的打量了一遍,村里的房舍不多,但建立的非常奇怪,像是蛇爬行一样房子都斜斜的,王中见怪不怪了对这些,以为从事古建筑工程干多了,对这些迷信也不足为奇,三个人走进村落,村子里倒是很安静,偶尔也看见小孩跑过来跑过去的玩,在周扒皮的带领下三个人走进了一处相对比较大点的院,然后周扒皮问道:家里有人吗?请问赵村长在吗?我是赵巍的同学。过了一会听见屋里回道:哎!有人,稍微等一会。过了有五分钟从正房里走出一个大约有六十多岁年纪的农村妇女出来了,看见周扒皮及王中和刘东南三个人,赶忙上前打招呼:对不起啊!家里老太爷生病了,窝在床上,怠慢了几位。这妇女客气的把周扒皮三个人让到了一间客房里,坐下后,周扒皮发话了:大娘,不知道赵村长在家吗?我是赵巍的同学,是他让我来找赵村长,说是村里重修庙的事。听到这王中和刘东南相互看了一眼,明白了又是一单小生意,自己的两成恐怕也泡汤了,同时听那妇女说:你来的不巧,他爹刚出去,去卖点山货,十天半月的才回来,不过修庙的事倒是跟我交代了,她说巍子有同学来给咱村里免费重修下庙,好事,积点德,让我好好招呼!周扒皮这时听得脸皮有些微红,王中和刘东南也听明白了,肯定是那个赵巍把修庙的钱已经给了周扒皮,但是瞒着家里说是同学免费给修,周扒皮早就知道了,还演道着,脸皮就红了一下,王中真佩服他,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周扒皮随着讪讪的干笑了一下,说:大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就是我们这次修庙主要负责的人员,他们两个在这里可能需要住一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那妇女笑着说:这麻烦啥,这是好事,正好俺家空房子多,自打巍子搬去城里住,他房间正好空下来,就让给他两个住吧。周扒皮心里想正好:省了租房钱,王中和刘东南一听也乐意,因为公司里从来都不给报销吃住费用,事事自己花钱。一顿寒暄过后,周扒皮把刘东南和王中留在了赵巍的家。

  周扒皮走后,王中和刘东南跟妇人聊了会,大体了解了村子里的情况,周扒皮口中所说的庙位于村子的中心,早已经是年久失修、破败不堪,要不是里面还有半截残留的塑像别人认为就是谁家的弃房。妇人说:不过年代挺久远的,好像是先有的这庙后有的村落,具体什么朝代,哪年哪月的都不清楚了,据村里的老人讲前些年,庙宇一直还有人看守,虽然破败倒还不至于漏雨漏风,后来看守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这庙就空了下来,巍子也是看村里就这么一座庙,想想出去工作了为家里的人做点好事,重修下,积点阴德吧!王中和刘东南又和妇人打听了村里的小卖部位置,难得村里还有买东西的地方,虽然说是价格贵了点,但是两个人也就释然了,这么高的山上又没有什么先进的交通工具能运上来就很不错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妙法诛天残卷怎么获得  妙法诛天残卷一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