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魔法 > 护灵者之古木传奇小说

护灵者之古木传奇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冷雪轩冰

时间:2020-11-22

小说简介

这个世界从来不不缺少杀戳。这在内愚昧无知对真理的摧残,极端化对美好的的毁灭,偏见对贫困的歧视,欲望对物质的控制。杀戳不而已对生命的毁灭,更多人的是对人性的蹂躏和被践踏。虽然,自始至终,但是会有那么一小群人为了人性光芒的一面始终在默默的抗衡着这些对尊严和荣誉在村民们看来,有些情绪是没有来由的,就像他们的存在一样。没有人解释给他们听他们存在的意义和理由是什么。他们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答案,在这个寻找答案的过程中,他们会迷惑、会否定自己、会绝望。所以,村子里的长老们在苦思冥想的煎熬中创造了“金橡树叶”和“护灵者”来安定他们的村民。长老们认为人们要有信仰才不会迷惑。不迷惑了,他们的族群才会千秋万代地繁衍生息下去。“金橡树叶”是他们村的圣物,但凡族里举行大型活动都会由族里唯一的德高望重的长老“弱水”吹奏起只有他们才能懂的乐声,以祈求上天的庇护。“护灵者”一共有5个人组成,没有人见过他们长什么样,他们出现时都是身着纯白的长衣,蒙着白纱巾。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男是女。甚至他们彼此都不知道他们各自的长相、性别。他们从不说话,只会用橡树叶发出声音来交流和解决村民之间的纠纷。他们从一出生就被村长从他们的父母身边抱走,然后送到那个半山腰的崖洞里接受长老们的洗礼和教育。之后,有些长老离世了,剩下的长老们就从他们5个人中间抽选出合格的人选来担任新长老,并吹响金橡树叶请村长选出下一个护灵者送到崖洞来。。……

《护灵者之古木传奇》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六人站稳脚跟,定睛一看,只见眼前是一个两人多高的大坟冢,全部都是由上好的汉白玉砌成。只见墓碑上写着两行字:冷古清冰刺,山木风全阳。古木吹响橡叶道:“横起来读是我们五个人的代号!”“那我们岂不是早死了?”冰泉道。“恐怕事情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刺阳发出深沉的声音质疑道。“既然死过了,还怕什么?我们应该为我们的重生感到荣幸!”清风在旁边清冷地说道。“没错,只要我们自生至死都坚持我们最初的信念,就算我们再死一次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冷山补充道。长老走到墓碑前把插在墓碑脚上的三根香拔了出来,这时,底座升起来成了一块方形的汉白玉。长老用食指运起内力,将方形汉白玉上的三个香空给连接起来了。这时,三点之间多出了两道绿晃晃的缝,待缝中的绿光越聚越多直至变成了耀眼的白光,长老长空看准时机将手中的金橡叶稳稳地插入孔中,墓冢的尾部那道石墙随之出现了一个透亮的蓝光之门。长空大喊一声:“快走!”这时,突然从瀑布后面钻出两条身形巨大的饿狼,在其余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一回事的刹那,古木一把拽起他们四人的衣襟将他们抛进了门里!古木见两条巨型的饿狼直扑长老的脖颈,想返过身来救长老,没成想被长老拔出来的金橡叶给打进了门里。只见长老趴在墓碑顶上,脖颈被咬出了一个大孔,鲜血像洪流一样不断地从他嘴巴里涌出。这时蓝光之门也慢慢地失去光芒,逐渐变成一堵石墙。其余四人都流着泪拉着古木朝后走去,唯独古木没有流泪而是一遍一遍地在读着长老的唇语:“好好照顾他们四个,保管好金橡叶,不要报仇!记住你们最初的信念,有金橡叶和圣果在你们就有未来!”

  有一天,有个村民突然发现自家的婴儿丢失了,全村的人包括“护灵者”也都出去找了。最后在山脚一处狼窝发现了满是血迹的婴儿衣服。孩子的父亲满是愤怒,硬是壮大着走进了狼窝。结果,他发现了三只嗷嗷待哺的狼崽。他愤怒地把那只狼崽给拎了出来,任凭它哀嚎低鸣。然后,他把狼崽高高地举起,硬是要把狼崽给摔死。这时,其中一位“护灵者”吹响了橡树叶声,那个举着狼崽的愤怒父亲怔住了,似乎内心像是被怜悯给刺了一下。只见他缓缓放下高高举起的狼崽的双手。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出离了愤怒的时候,他却目露凶光又将狼崽高高举起朝“护灵者”的脚下摔去,霎时猩红的狼血溅了“护灵者”一身,“护灵者”的白长袍瞬时变成了一面红色的战旗!或许是摔得太狠,他竟失去重心也摔倒在“护灵者”的脚边。在场的其他村民像是时间停止了般,有的是惊恐的表情,有的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有的则是不忍直视的表情。足足过了一曲乐声的时间,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杀了他!他亵渎了‘护灵者‘!”还没等“护灵者”发出阻止的讯号,人们就像发了疯的洪水一般,涌入人群,把那个亵渎“护灵者”的男人,高高举起他的四肢朝村中走去。所有人都像是被蛊惑的精灵一般,满目都流露出邪恶的光芒。就连那死去婴儿的母亲也是振臂高呼:“杀死他!杀死他!”然后人群边走边发出狡黠的笑声。

  村民们就这么平静地繁衍了几世几代,没有人会去追寻他们的祖先会是谁。他们认为无限的死就是无限的生。只不过他们把祭奠看得特别重要。每逢祭奠时节,全村男女老少都会出来祭拜村子里每座没有墓碑的墓,“护灵者”们也会白衣飘扬地站在他们前面用橡树叶奏起清扬的乐章去超度他们,去缅怀他们曾经的努力和祝福他们在未来重现。他们相信,这些亡灵永远不会离开这里去到另外一个世界,而是会带着他们的灵性钻进每个即将分娩的孕妇肚中重生。所以这些人对每个出生的婴儿比大人还尊重。

  村落的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高台,那个男人被两个大汉架着跪在圆台上。村长从人群中走出来,这是一位留着三撇胡的胖秃男人。只见他说道:“各位子民,很久之前,我们村子因为对上天不够诚意,上天为了惩罚我们,给我们送来畸形的孩子,让我们的族群灭绝。于是,我们的长老在冥冥之中与神对话,了解到了神的意旨,特别为此成立了“护灵者”这个队伍来管理我们的村民,让我们的村民不再有怨恨和愤怒。自成立‘护灵者‘到现在已经有二十二年了,我们村就再也没有畸形婴儿的出生。为此,我们本应该感谢为我们村带来福祉和保护的‘护灵者‘们!”村长停顿了下,走过去揪着那个男人的头发继续说道:“然而,今天这个男人当着上天的面竟然亵渎了我们的‘护灵者‘,他亵渎‘护灵者‘也就是亵渎了我们的神灵,动摇了我们的信念!他是恶灵的化身!有个秘密我现在不得不告诉大家,以前这个祭台是用来焚葬那些畸形的婴儿的。这些丑陋的恶灵是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这个圣洁的地方的!可如今,这些恶灵来复仇了,他们化作饿狼,甚至变成我们中间的某些居心**的人潜伏着,伺机等待报复的机会来临,挑拨我们与神灵的关系,让我们内讧,让我们自相残杀。今天,这个厄运终于来了。我们是逃不掉的,既然是要死,那么也要让大家死得明白。为什么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没有出现饿狼吃食婴儿的事情,经过我今天这么一点破,大家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吧?所以,请大家不要惊慌不要害怕,只要我们杀了这个男人,我们的村子就会太平。至于上天有不公正的惩罚,也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我身为一村之长,我有义务与各位‘护灵者‘和长老们担起这个责任。再者,我也相信上天不会是不公正的,如果我收到了不公正的惩罚,我相信那不是我的错,而是神灵告诉我们,我们中间还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存在,我们要把这些污秽之物剔出来。”

  他们五人在墓室中粗略转了一圈,然后站在墓室的正中央才陡然悟出墓室的真正结构。原来墓室整体呈圆形。从修建墓室的一开始,先人是从山体中间的顶部打入山体的内部,然后将山体挖空成一个圆锥体形状的空间,再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开凿出四个空间,这四个空间分别由墓葬群、起居室、生活区以及坐禅的地方组成。墓室中间是一方冒着寒气的小水潭。从水潭旁向上望,墓室的顶部并未被完全封死。顶上除了能投下一束亮光之外,还有一条小型的瀑布朝这流下。水潭之内生长有一小块面积的睡莲,偶尔会有红白相间的鲤鱼轻摇着尾巴,悠闲自在地游弋于其中。他们离开水潭,寻着墙体上一股奇异的血腥味来到了一间石室。石室猩红斑驳的,湿漉漉的墙体上画着一幅幅战斗的场景:“参天的大橡树倒在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裂开着血盆大嘴的狼群在一个男子的指挥下与手无寸铁的护灵者们展开了厮杀。圆型的祭台上,长老们吹着金橡叶,一个个婴儿被投进熊熊燃烧的火盆中。再看地面上,摆放着恒河沙数般数量的长两尺有余宽高各一尺的石头盒子,每个盒子上都有一个代号。“你们快看,这些盒子上有我们的名字。”远处角落里飘来冰泉发出的橡叶音。清风小心翼翼地把石头盒子上一个写有她的代号的盖子打开来。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副幼小洁白的尸骨。清风突然一把关住石盖,随即将盒子放回地上,捂住嘴巴跑到了石室角落的一边。古木拾起一个写有他代号的盒子并将盒盖完全打开来,他试着用手去触碰里面的尸骨。这时,不知从什么方向闪过一枚亮晃晃的橡树叶硬是把古木的手给打得使不上力道来。“小。。。。。。”还没等古木把“心”字说出口,就飘出来无数快速旋转并发亮的光片将古木团团围住。这些光片先是绕着古木飞了一会后,古木身上的那件血衣就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地的屑沫。接着,那些闪亮的光片加快了旋转的速度,像一条蟒蛇一般,紧紧缠着古木的每寸肌肤。古木像是整个骨架都要被碾碎那般痛苦,不由得大喊了一句:“啊!”他们四个人一听,迅速抽出橡叶,犹豫不决是要投还是不要投的当会,那发光的亮片已陷入古木的每寸肌肤。古木痛苦得栽倒在坚硬的地上,喘完粗气定过神来一看身上全部是一枚枚橡树叶般形状大小的发着光的紫水晶片!再看他们四个人,都惊魂未定地捏着一大把橡树叶蓄势待发。“刷刷刷。。。。。。”几声清脆的发射橡树叶的声音转耳间变成了剑戟撞击的声音。古木毫发未损,但他们四个各自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鲜红的液体流出。再寻那橡树叶的踪迹,却发现它们都整整齐齐硬挺挺地插在坚硬的石头里。“你们做得不错!”古木用很尖锐的橡树声来“赞扬”了他们的举动。“如果换做是我犯规被你们杀掉我也毫无怨言。”清风捂着正在流血的脸冷冷地应道。”

  在山崖洞中,长老长空扭转面壁的脸望见归来的古木满身血污。不禁拿起金橡叶发出悲叹声:“该来的终于来了,孩子们!要做好心里准备了!”古木也拿起橡树叶吹道:“长老,您都知道了?”长老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时间不多了,古木你快去换好衣服!”这时,只见“护灵者”冷山、清风、冰泉、刺阳齐刷刷亮出一大把橡树叶朝长老长空要害部位投过去。说是迟那时快,古木一个跃起转身把身上的血衣朝飞向长老身上的暗器轻轻一掸,暗器全部都散落在长老坐的蒲蓆旁。细看那血衣竟也被刺破了个稀烂。古木赶紧吹响橡树叶:“为什么要杀长老?”清风吹响橡树叶道:“这是我们的生存法则,也是对我们‘护灵者‘的终极测试!谁不遵守谁就得死,否则死的不止是一个人,而是全部!你还记得我们当初当‘护灵者‘的信念吧?!”“当然记得,活着不止是单单为自己活着,而是为了能让更多人能幸福地活着。”冷山应道。“那接下去怎么办?杀还是不杀?”冰泉说道:“你没听清楚这只是一个终极测试吗?“长老时间不多了!”刺阳补充道。长老又发话道:“你们四个说得都不错,唯独古木太重感情不重法则。重感情是好事,但是不能感情用事。要权衡感情和法则所带来的利弊,然后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抉择。我今天开口说话既是对你们的最后考验,也是让你们知道各自的缺点,好在后面的路自己能走好。我的气数已近,接下去发生的事情你们要独自面对。”有些秘密我现在不得不提前告诉你们,请跟我到后面的墓室来!“墓室?”五位“护灵者”一听“墓室”二字全都诧异起来。只见长老将他的蒲席拿开,下面出现了一个盒子,只见这个盒子似乎很久没都打开过,表面爬满了结了冰的蜘蛛网。打开盖子,只见外层是被黑黑的木炭屑覆盖,扒开木炭屑露出第二层干燥的艾草,再往下是一块羊毛皮。羊毛皮里包裹着一颗硕大而又光滑饱满的橡树果。长老说道:“这颗橡树果是一颗拥有四百年树龄的老橡树的果实。它拥有超凡的生命力。我们古橡村之所以能在饥荒的年代存在下来,除了我们古橡村人特有的坚忍不拔的精神外,还要归功于我们橡树的庇佑。它们是有灵性的圣树,是力量和智慧的象征。你们要好好保护这颗种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它。否则,它生根的地方就是你们最后的家园,前提是那里是一方淳朴的净土。古木,我希望由你来保管它,因为你最重情义,希望你对待它就像对待我一样。”“长老,我不能保证我人在橡果就在,但至少我敢保证,在我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我会把它带到一个该属于它的地方让它生根发芽。”“好吧,你们都随我来。”说话间,长老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崖洞口旁的瀑布前。“清风,请将前面的瀑布用你的掌风推开。”只见清风站在瀑布正前方,伸开双手,霎时两侧地上的石头和草都被卷入宽大的袖中,袖子瞬时鼓胀起来。清风甩动袖子,袖口像被打了结一般给封起来了。紧接着,清风收起手臂,将两只袖子从胸前重重甩出去。这时,瀑布中间像是被里面有股吸力一般,一下子将他们六个人给吸了进去。

  在村民们看来,有些情绪是没有来由的,就像他们的存在一样。没有人解释给他们听他们存在的意义和理由是什么。他们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答案,在这个寻找答案的过程中,他们会迷惑、会否定自己、会绝望。所以,村子里的长老们在苦思冥想的煎熬中创造了“金橡树叶”和“护灵者”来安定他们的村民。长老们认为人们要有信仰才不会迷惑。不迷惑了,他们的族群才会千秋万代地繁衍生息下去。“金橡树叶”是他们村的圣物,但凡族里举行大型活动都会由族里唯一的德高望重的长老“弱水”吹奏起只有他们才能懂的乐声,以祈求上天的庇护。“护灵者”一共有5个人组成,没有人见过他们长什么样,他们出现时都是身着纯白的长衣,蒙着白纱巾。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男是女。甚至他们彼此都不知道他们各自的长相、性别。他们从不说话,只会用橡树叶发出声音来交流和解决村民之间的纠纷。他们从一出生就被村长从他们的父母身边抱走,然后送到那个半山腰的崖洞里接受长老们的洗礼和教育。之后,有些长老离世了,剩下的长老们就从他们5个人中间抽选出合格的人选来担任新长老,并吹响金橡树叶请村长选出下一个护灵者送到崖洞来。

  这里是古橡村,原始森林的一处人迹罕至的隐秘村落。村子里满是参天的橡树,村子傍山而建,村旁有条瀑布,瀑布边上有白鸽在飞翔,村民管它叫“鸽子瀑”。瀑布下修建了一台转动的水车,在水车的另一头安装了分流的空竹,分别引向每一户人家。山腰有处洞穴,洞穴的入口处被茂密的树冠遮挡,走进去就好比走入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坟墓。在每天云雾飘渺的清晨,那里都会飘出舒缓静谧的乐声。那是用橡树叶折叠起来吹出的声音。乐声就像是一双轻盈的手,轻抚睡梦中每个人的手、眼睛、脸和背部,让他们感觉到宁静和平和。他们听着它会在睡梦中泛出泪光。那是灵魂的清泉正在从内心流出来去清洗前一天积蓄在眼中的愤怒、不安和痛苦。

  说话间,只见那个男人竟由之前的亢奋变成现在的双目无神,喃喃自语起来。突然,那男人口吐一大堆白沫,昏死在祭台上。这吓得那两个架着他的大汉不得不后退了两步,远远地观着。村长又说道:“大家看到了吧?这是神灵显灵了,来惩罚他了!”这时候,人群里突然有人扔出一块石子砸在那人头上。紧接着人群中有人大喊砸死他砸死他。不一会儿,成千上万的石子像秋叶般把那男人给埋住了,鲜血四散。村长看着这一幕嘴角阴隐一笑,四下张望台下“护灵者”却发现“护灵者”早已不见踪影。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