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历史 > 周朝小地主小说

周朝小地主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穿越历史

作者:骏国

时间:2020-11-19

小说简介

生活中有过多的无可奈何,需硬着头皮去面对自己。  人生有过多的感叹,来还来直接表达,了过去的。  寂寞孤独的与孤独的是一对很好的伙伴。  一个人的成长要经历过很多,一个男人要负的责任也很多,神有犯错误,更何况是人呢?  不很想说的过多,槐花是7月独有,有人情钟于此物因为办法怎比困难多。话说:“人要倒霉,和凉水都塞牙缝,放屁都砸脚后跟。”。……

《周朝小地主》情节预览:

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小魏望去,严雪已经被褪去了奶罩,漏出洁白的皮肤,那两个******坚挺,嫩嫩的,淡淡的红。咕嘟咽了口唾沫,口有点干,真******上火呀!小魏恨不得自己上去,看看严雪的身体,摸摸到底是啥感觉?顺便代着解决了,尝尝性行为啥滋味。

  “你也做吧,我不想以后再看到你!再做类似的事情,太监就做终身制吧!”那小子拿开了架在小混混老大脖子上的刀,并右手一掌打在胸口,把小混混老大打了一米多远。小混混老大充满恶毒的眼,看了看那小子,一米6左右的身高,脸上戴着一副孙悟空的面具,一身蓝衣,看起来不是特别壮的那种。夕阳西下,鸟儿归巢。小混混老大左手捂着胸口,跑了往自己老窝去。

  一看不要紧,小魏毕竟处在青春时期对异性充满了好奇,那女孩他认得,是他班的同学,名字叫严雪,发育较好,是男生意淫的对象(意淫指梦中性或凭空想像的性行为)。懦弱的人,就是无法在关键时候做决定。

  “臭小子,作业做玩了没有啊?”带着威严吼向小魏。没办法谁让他是我老子呢!哎!悲哀!·又不能和他顶嘴,只能嘟嘟嘴,带着几分畏惧回了一句“还没有呢!”

  因为办法怎比困难多。话说:“人要倒霉,和凉水都塞牙缝,放屁都砸脚后跟。”

  小魏也烦,自己学习不行,那身体应该不错吧,可身体也不行,做什么事和白痴没有什么区别。从小自卑的心里已经形成,改变已经很难了。自己的爱情路程一直是不顺利,是面孔对不起观众,自己漂亮的话一句也不会说。

  这不今天追了一个女孩,女孩长的一般,满脸青春豆,头发披肩,厚厚的嘴唇,鹰沟眼,不打扮比鬼难看,一打扮鬼吓瘫痪。水捅腰,火爆脾气,中等个行,一身黑衣行头,皮肤黝黑发亮。用现代语“恐龙妹”太合适不过了,简直太标准了,让我都能当场等着叫救护车了,当然有点夸张了。就这样的一个小丫头却对他依然不屑一顾,当小魏那着为期一个星期写下的一封情书递给那女孩时,勇气可嘉,值得鼓励,表扬。那女孩憋了男孩一眼,戏弄问道:“这是什么?”这不明知故问吗?只要不是白痴和傻子就行,都知道这封信想要表达的意思。男孩羞涩脸红的和西红柿有着一比。“情书!”艰难吐出两字,声音小如蚊吟,但还是被当场等待看热闹的耳尖的几个人听到了,随后引来一阵哄笑。小魏的脸色一时色变,变了好几变,先绿后红,恨不的找个窟窿钻里去,可惜没有,无奈,还要继续称场面。周围嘲笑仍在继续,他双手正挺在空中,手中拿着情书,等待女孩的行动。周围同学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含着几分藐视。女孩看看周围围观的同学,摆弄了一下前额的刘海,缓慢地伸出猪蹄似的手,单手接过情书,随即把他撕成碎片,扬手一撒,雪花飘飘。同学们惊愕的眼神回过来后,叫喊生,嘲笑各姿各态。

  生活有太多的无奈,也许某天你被压得无力,但你还是要去面对,因为你要继续生活下去。生活中格有个自的烦恼,但还要去解决。

  “快点!做玩,去做饭去!”这老头等的不耐烦了。(我们先不客气称呼一下小魏的老子或是说不礼貌先叫着,以后再改))老头也够烦的,儿子学习不行,倒数第一没有人和他抢过,性格又软弱。自己到底没有找到好的工地(农民工通常都是远离家乡到别的地方干泥挖匠,做着最苦最累的活,拿着最少的钱,去养活一家人},儿子的学费,女儿的学费全部压在他一个人的肩头上,还没有着落。本来烦的可以了,可又不小心摔了一脚,回家的路上一瘸一拐的,但又不想人家人知道,只能装出正常人的样子,内心的疼痛,不想让家人担心,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忍了吧。

  “你也做吧,我不想以后再看到你!再做类似的事情,太监就做终身制吧!”那小子拿开了架在小混混老大脖子上的刀,并右手一掌打在胸口,把小混混老大打了一米多远。小混混老大充满恶毒的眼,看了看那小子,一米6左右的身高,脸上戴着一副孙悟空的面具,一身蓝衣,看起来不是特别壮的那种。夕阳西下,鸟儿归巢。小混混老大左手捂着胸口,跑了往自己老窝去。

  “住手!”懦弱的人爆发了兽性,那是不好对负的。“你们两个去解决!”老大那个气,好事要是被绞,头也没抬,让身边的两个小弟,去解决眼前这小子。看那小子,三步两步,到了两个小弟面前。一人一脚,踢在胸上,把两个踢飞了。在空中划出弧线,摔出一米多远。“飞在天空,不是我的错,都是你的错,身体不行。”那小子边说风凉话,边朝剩下的两个走去,并且耸耸了肩,好象一切与他无关,不是他做,他只是个局外人的样子。小混混老大也害怕,毕竟今天遇到硬茬了,就算力不及,也要拼一把。放下严雪,另个小混混,赶忙接受,继续老大为完成的使命。小混混老大,左手从左口袋中快速掏出匕首,拿在手中加速度向前冲去。眼看到脸前,那小子动了,身体往左一歪,左手随手抓住了小混混老大的手腕,右手打在小混混老大的手腕上,手腕就象挨了一块砖头一样,疼得手拿不住匕首,匕首落下,那小子右手随手接住匕首。小混混老大不甘心,右手握拳来袭,可是脖子上架了一把匕首,架起的拳头只能无奈放下,狠狠地瞪着那小子。“还不快走!”那小子望了周围,待着几分不满吼到!剩下的三个小混混看看自己的老大,被人用刀子架着脖子,只能按人家说的去做了,毕竟自己老大还在别人的手里,

  “住手!”懦弱的人爆发了兽性,那是不好对负的。“你们两个去解决!”老大那个气,好事要是被绞,头也没抬,让身边的两个小弟,去解决眼前这小子。看那小子,三步两步,到了两个小弟面前。一人一脚,踢在胸上,把两个踢飞了。在空中划出弧线,摔出一米多远。“飞在天空,不是我的错,都是你的错,身体不行。”那小子边说风凉话,边朝剩下的两个走去,并且耸耸了肩,好象一切与他无关,不是他做,他只是个局外人的样子。小混混老大也害怕,毕竟今天遇到硬茬了,就算力不及,也要拼一把。放下严雪,另个小混混,赶忙接受,继续老大为完成的使命。小混混老大,左手从左口袋中快速掏出匕首,拿在手中加速度向前冲去。眼看到脸前,那小子动了,身体往左一歪,左手随手抓住了小混混老大的手腕,右手打在小混混老大的手腕上,手腕就象挨了一块砖头一样,疼得手拿不住匕首,匕首落下,那小子右手随手接住匕首。小混混老大不甘心,右手握拳来袭,可是脖子上架了一把匕首,架起的拳头只能无奈放下,狠狠地瞪着那小子。“还不快走!”那小子望了周围,待着几分不满吼到!剩下的三个小混混看看自己的老大,被人用刀子架着脖子,只能按人家说的去做了,毕竟自己老大还在别人的手里,一个个就如战败的公鸡灰溜溜地离开,那下身那小鸟(指男性**官)还正在鼓起的小山包。“老大!”一个个离开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老大,都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的主,哪来今天这么窝囊。

  女孩并没有错,方式有点偏激。男孩同样也没有错,对爱情的向往,对爱情的追求。也许这个阴影很难摸去,生活还在继续。

  “好了,你也不用躲了,胆小鬼!”那小子对躲在草垛(指麦杆或稻杆及其他庄稼作物堆在一起,形成不太高的跺子)后的小魏喊到。小魏慢腾腾的从草跺后面出来。

  “好了,你也不用躲了,胆小鬼!”那小子对躲在草垛(指麦杆或稻杆及其他庄稼作物堆在一起,形成不太高的跺子)后的小魏喊到。小魏慢腾腾的从草跺后面出来。

  女孩撕的不是纸而是一个对爱情渴望幼稚的心灵。都说男儿有泪不轻潭,诺弱的男儿只会默默承受。小魏挤着跑出了人群,跑到自己教室,睡觉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周朝小地主TXT下载微盘  周朝小地主陈  


精品穿越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