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游戏 > 传奇志小说

传奇志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酷寒子

时间:2020-10-18

小说简介

屏上法师行热血,生活现实玩家谛传奇。三国有义何生贵,传奇志于才当最。  历久不忘的打宝历程,永恒记忆的怪物攻城,  汹涌汹涌澎湃的大型Pk,一掷千金的巨型赌博。  游戏的内容一时间与生活现实完美的嵌合,看迷茫小哥怎样撼转乾坤。  在这个追求新奇的城市,也为了排遣心中的压抑与不满,吾闷爱上了网游,恋上了那个挥洒热血的玛法大陆,还有那缔造传奇的沙巴克。做为小白与菜鸟的综合体--白菜,他总是问一些特傻的问题。曾一夜七次冲杀守门的大刀侍卫,结果就是死的只剩一条裤衩。若问原因,那笑的完全可以让你爆。自认木剑太土,就去抢侍卫的大刀摆弄几下。。……

《传奇志》情节预览: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老头对身下的拧动并未在意,而是放下心来,仔细的搜找起那枚护身戒指。但眼见的吾闷却注意到,那渐渐抽出的匕首,散发出的寒光透过头发照亮野兽般的眼睛。吾闷可不想干涉此事毕竟两个人之间的PK,最忌讳的就是有人中途作梗。

  带狗的道士是“神”不是人,没人会去招惹的。但老头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看着魔杖的浅浅裂纹一阵叹息。拍拍身上的灰尘,耳扫众人的夸奖,那嘴角夸张的弧度更让人感觉到那就是放肆。

  吾闷恨不得将整个裤子都翻过来,但钢镚就那么几个,不过够买一瓶二锅头了。这次绝不能倚墙狂灌了,只能当街小押了。并非酒量有所下降,而是没了添头,没了花生米来压火辣辣了。

  作为一个常驻街头的混混,平常也算不上飞扬跋扈,但也没吃过这样的亏,而且还是被一老头打趴的。不会蒸馒头的话,他还想争一口气。咬紧牙根,后臀发力,双掌用力撑地而起。见老头双手抱锁来袭,猛烈翻身滑出老头的压斥。单膝压地,凌风向前一划,短小的刀身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趁此,刃锋即下勾上的向老头冲去。

  这前脚刚一迈进酒馆,吾闷那张凋敝相就让老板娘尽收眼底。还没开口要东西,这肥婆的大舌头就开始乱说,什么面观印堂发黑,红运本临门,恶运来当头啦。当排出那几枚钢蹦之后,肥婆的话就知趣的打住了,不让小店发福又何必多说废话招人嫌呢。刚才臭屁的样子外加这点钱,多半又是失业的主,要一瓶二锅头浇一浇发闷的心。

  “恶魔铃铛,恶魔长袍,魔杖。”简简单单的说出了那些熟悉的装备,但能从冰冷的代码变为华丽的实质并非这么简单。前后两次的惊异,让吾闷越发的郁闷。难道传奇又想开新区,雇佣人员当街摆poss做宣传。但就算再专业,应该应该也模仿不出老头身上散发的妖异味。

  老头拖着疲软的身躯退到栏杆处,刚才张扬的气度已变为狼狈的面容。白发因打斗披散而下,仰头喘着粗气,竟然还闭目养起神来。他可不害怕他这种三流小痞能将自己当街给灭了,不管犯大罪小罪都会一并送入红名村。那里可不是这种小青年呆的,仍多少也不够那些红名大恶人练手的。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用了刀刀刺杀早没力气了,我还是有隐藏的能源的。

  来到这个叫做比奇的城市时,他才十六岁。但也因此失去了活泼与天真,枷锁上了失落和迷惘。他时常坐在马路旁边,看每一位过往的行人。他们穿着光鲜,时尚而且新潮,是自己这个乡下少年远远不及的。吾闷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种满了银杏树,寓意着“年年银锭到,岁岁幸福来。”银杏村这个名字也由此而生。那里白天挖矿,夜晚打着火把寻鹿挖肉,偶尔会割下一点鹿茸,取一点珍贵的鹿血。胖屠夫每一次都会对肉的品质挑三拣四,从而狠狠的往下压价,但乡民特有的质朴都会对所给出的价格微笑以还。呆在这个城市四年了,看到了各种东西花哨的翻新,同时也满足了自己狭小的好奇心。但每一个人都似乎呼吸着死气,戴着虚伪的假面,行踏着寂静的道路。

  “并且你还是银杏村的人。”

  “敢问路在何方,越走越迷茫”。倚在围栏之上,操着陈年老调,吾闷就是一阵对酒高歌。不求别的,单说一个痛快。空中飞鸟无不惊起而去,过往的行人无不呕吐。对旁人的如此惊诧,吾闷无以回报,只有心中那份待发的怨气。

  老头的步伐不断增快,以至于那刺耳的尖啸化为痛苦的嘶鸣。手中的魔杖缓缓举起,宽松的衣袖顺势滑落,露出那干瘦的胳膊。如若他要脱手雷电术,那么下一刻就成为科学研究会的特殊课题。但吾闷的白痴想法直接被否定了,只见那胳膊瞬间鼓起青色的筋络,在吾闷看来这发力前的征兆是何等的霸气。魔杖从容出手,划出了自由的弧度,以重力加速之势砸向三米之外的绿衣青年。

  对于她来说,她可不想失掉任何一个顾客。立马收腰直身踮起脚,拉长脖子昂起头,瞪着大圆眼就在大坛小坛间隔的空隙中翻找。吾闷在一旁是越看越乐,那红色的胳膊无不像蛇蝎的两只大钳,愤慨的不停挥舞。

  大项目肯定需要人才,所以吾闷这次到处挖人。按他自己的说法,这挖人就跟挖矿一样,金银铜铁你狠命挖,人才一流咱就收。正巧今天遇到一姓黑名铁的壮男,表面看上去不斯文,但所持的文凭才显出他是学子风范啊。吾闷将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几率当个宝,请到公司后面试笔试一块上,结果就是黑铁既是纯爷们又是纯棒槌。面试的时候,看见那美女主考官就是一阵风花雪月的乱侃,这只能说他血气方刚,热爱美丽。笔试愣是一个字没写,这可以归功到教育之上,又是一个高分低能的孩儿啊!吾闷当时的脸就黑的跟铁似的,理由上嘴就跟子弹上膛一样迅速,但还未脱口,所谓的子弹就卡壳了。老总的一记半月弯刀就甩脸上,白皙面庞顿起满面桃花,火辣辣的疼。这个月的工资就在这乌龙之下消散了,买点疗伤药都成奢望了。

  枯指慢慢磨娑着刃锋,缓缓地指向蠕动的喉结,做出了轻微的剜动。威胁在此,明论以说,这青年回复的就是惨然一笑,口气生硬的说到:“护身戒指已交由老大处理,你若想要就去饰品店左边的大房子内找他。老大提一根齐眉短棍,身边伴有一只火红色的长耳大狗。江湖人称---狗道。”言词越来越大,除了夹杂着不屑,更多的是对自己老大的自信。

  只听“啊”的一声残吼,老头飘然而至,笑盈盈的捡起魔杖。苍老的皱纹在抚平的瞬间,舞动的魔杖连连重击残吼未过的绿衣青年。还没等那哥们儿反应过来,一些列的连贯动作猛辣来袭。勾腿,撞腹,绊脚,直到鼻青脸肿的脚下一滑被打趟。老头又做醉梦罗汉,倒身压上了绿衣青年的脊背。纠起那黄色头发,一边开闸放洪般的乱骂,一边的拳打脚踢的二次教育。

  老总光装备就存了好几个小号,咱眼中的战神盔甲,他眼中的蛤蟆装,那幽灵项链都当铁辣椒扔着玩。好东西都有了,他还要啥子,他妈的他想要屠龙。曾开出一万块人民币买一玩家的大刀片,但人家就是不卖。闹到后来,那玩家干脆不出安全区了,整日哼着小曲扛着屠龙当模特做截图。但老总还真和他干上了脾气,可惜那哥们对口水战没兴趣,油盐一点未进,反污主人一手。游戏里的代码吾闷还真没有,但房后的那大铁片若让铁匠削一削,应该也有个屠龙样。

  “。。。。。。。”

  看着老头又是死命握拳,又是发狠的咬牙,吾闷就知道这是用太阳水的前兆。自己在游戏初期可是拿太阳水当保命玩意儿,蓝红瞬加的宝贝,轻易不用。咕噜咕噜的就将这瓶浓缩了太阳的精华液体灌入腹内。打了个响指之后,脸色渐渐红润开来,精神也从颓废转为无限的亢奋。猛跃冲击,毫不给敌人的喘息机会,抄起大药瓶就磕到了那青年的额头上。

  慢慢解开长袍,袭人眼球的不是那孩人刀疤,而是那粗宽的布腰带,上面缝制着六个挂扣,郝然放着----药品。这就等于变相的快捷栏嘛,看到这时,吾闷的眼皮不由的抽动了一下。三个保命的太阳水,两个魔法蓝和一个救命红。就是不知道再来个地牢脱逃卷是不是立马传送啊!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