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合租旧事小说

合租旧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灯火下

时间:2020-10-15

小说简介

不知道何时起,我们就变的只讲现在的不念以前,是岁月变化了我们的本真,但是人性的本质是薄凉!缅怀那段荒诞不经岁月里的爱恨情仇,侃一侃我曾用生命去维续的那些人,那些奇葩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合租旧事》情节预览:

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这苦中作乐的方法,是我跟于叶的妹妹学的,她叫晴雨,目前就读在siva(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表演艺术学院,长着一张浑然天成跟于叶极其相似的脸蛋儿,她们是一对连亲生爹妈都会时常分辨不清的双胞胎姐妹,不过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相比较形同陌路的于叶,我倒挺喜欢跟晴雨那丫头一起不带任何思想包袱的扯扯嘴皮。

女人带着怨恨瞪了我一眼,却一时间让我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想来也是,虽然她手中握着有把伞具,但肩上还是避免不了沾上许多碎雪,可见她没少在风雪中吃尽苦头,不过她完全可以选择呆在车厢内等待着,又何必独自一人冒着些潜在的危险在外漫步?

韩佳终于被我的无耻有些激怒,道:“顾小枫,咱做人要点儿脸皮行吗?你见过哪个男人问女人要钱花,还要的这么天经地义,我又不是你老婆,更不是你老妈……”

等我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心绪后,我放下指尖的香烟,这才意识到毕竟对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已,而我之前说话处理的方式却有些不太理智,我不禁心底开始隐隐感到不安,如果这个女乘客能拦截到一辆车租车离开最好,但万一要是在那个地方遇上了坏人,现在这个时间点儿很少会有车租车路过那里的……

韩佳皱起了眉头:“又不是我把你生活害成这个样子的,更何况我都已经想办法把你弄到我们公司来上班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我轻轻吸了口烟,说道:“其实这套房子虽然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每隔一礼拜老徐都会准时过来打扫房间、保持房间的通风,卫生方面绝对没得可挑剔的地方,只是房子里的家具设施等难免有些陈旧,不过老徐的老婆很贴心的准备了崭新的被子等生活用品,基本上根本不需要多带其他的生活用品即可入住……而且像你这么晚过来,夜里马上就可以住下了,挺方便温馨的!”

最终,女人还是跟我一起上了自己的这辆在二手市场花一万多块钱买来的破夏利代步车,关于她的那辆熄火的A4轿车据说到时自然有人过来拖走维修,而经过与她寥寥无几的沟通,我这才知道原来她是关城一个朋友介绍来的租客,早在前些天的时候隔壁房东老徐夫妇曾拜托过我把他们家空闲着的一套两居室租房信息发布到网上,后来我又跟关城提过这个事情,而此时的这个女人,便是关城的一朋友介绍来的。

面对我丝毫不讲情面的粗俗语言,关城装神弄鬼的咳嗽几声,说道:“我擦……以哥们儿对你的了解,今晚你一定很无聊,所以正开着你的那辆破夏利报废车看着身边来回穿梭的法拉利、保时捷愤慨人生,对吧?”

算着时间,似乎这个时候已经是晴雨放寒假的时候了,以往每年她放假的时候,都会在第一时间跑到我所住的地方呆上两天再回大连,只是今年的这个时候……呵呵,或许这种画面再也不会出现了,而我,最终也会逐渐的淡出她们的世界,只是每每想到这个画面,心中那难以言喻的情绪便会隐隐作痛、惆怅……

手机铃声在时间的流逝中不知不觉响起,我才刚接通电话里面便很快传来关城那几乎要撕破世纪隧道的嗓门:“疯子!”

令我意外的是听筒里传来一位女人轻柔、很标准化口音的普通话:“请问你是顾小枫,顾先生吗?”

我有些反感的打断了韩佳继续说下去的欲望,并擦了擦嘴角的残余物,说道:“韩小屁,我说你这么多年过去了,屁话怎么还是说起没完没了的……我的确现在是恢复了单身狗的生活,但这并不代表我是只有在寂寞的时候才想起你呀,只是有时候每到深更半夜之时都会突然想像往常一样给你打个电话诉说心事儿,可谁让你后来谈了个小肚鸡肠的男朋友,这要不是冒着‘被捉.奸’的风险到你们公司楼下等你,指不定要等过年回家才能见到你了!”

人生不如意或十有八九,生活在这个万千尘埃编织的世界里,每天都不缺乏欢喜或者忧愁,而让我感到苦脑是,自己仅仅不过只是开了个房间跟前女友叙叙人生、聊聊感悟,却莫名其妙的被现女友给当场抓了“奸”。

朔风凛冽,在凌晨将近两点左右的时间段,我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子出门,这种事件多半都只会发生在关城这种风流成性的男人身上,但对于我而言却极少发生,至少在杭州生活的这两年里不曾有过,或许是因为深夜之中的我不愿独自一人面对这份不安定的孤独,也或许真的纯粹只是自己不愿违背人性道德的底线吧。

窗外的漫飞的雪花肆虐着整座杭州城,好似这座城市跟它有着几世情仇,又或者是它在施法营造着一些深夜不愿回家的姑娘与心爱之人的浪漫邂逅的气氛……

我疲惫的凝视着她欲言又隐,但面对自己此时凌乱的姿态与摆在眼前扭曲的事实,却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于是唯一能做的,便只剩下疲惫与无奈之中的沉默……

回想着自己曾经因为关城吃过的亏,我当即习惯性的说起脏话来:“跟谁达成共识的事儿,你他妈爱找谁找谁去……老子没那个闲心跟着别人后面擦屁股!”

寂静的房间内,伴随我的沉默,摔门声阵阵萦绕在耳旁,而坐在床边的我借着一根香烟来缓解心中的烦闷与焦躁,当缕缕白色的烟雾顺从指尖沿着昏黄的光线腾起时,我渐渐眯起了早已模糊视线的双眼,这个世界很诡异,它让我看不清猜不透,又好似看不清自己的人生,如指尖的香烟般缥缈……

不过在临近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当我还在为工作的焦虑而不断掐灭手头上一根根香烟之时,我那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却提示了一阵短信铃声,让我意外的是这个短信竟然是我家隔壁,折腾到凌晨才搬来的那个女人发来的,她短信内容大概就是告诉我说卫生间里的下水道堵了,问我有没有时间找人去修理一下。

坐在茶几前我打开电视机,为了担心一切跟这个女乘客有关的人员再次给我打来骚扰电话,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直接关机,并给自己揭开一罐啤酒,带着异样的情绪不时盯着手机屏幕。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