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魔法 > 逆仙医天小说

逆仙医天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轻狂小神仙

时间:2020-10-15

小说简介

仙之路,需踩白骨累累,断亲人之念方有一丝入仙机会。天之道,以天下人为棋子,你死我亡但是是天所不喜欢看见的玩笑。这仙,切记也罢,我有我道岂会无情地?这天,以苍生为戏,我便医你的丧心病狂。楚天猖狂大笑,指着天,怒道:“他生他世,永不成仙。”天道不公,岂是我等能趋炎附势。他日楚天,不成仙。。……

《逆仙医天》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放肆,我家少爷是你们敢说的?“楚天身后的家丁集体踏前一步,虽说家丁自己有些瞧不起楚天,可毕竟这已经涉及到了楚家的荣誉。

  “楚天少爷,今日这西瓜不错,又甜有脆,你来尝尝吧!”“少爷,这翠丝是京城熟人送来的上品,只有在你身上才能得到它的价值,少爷送于你如何?”

  同样,也有一波人在万丈外爽朗大笑,楚天终于死了。哪怕是医仙,哪怕是救治过他们,他们也依旧为楚天,他们的恩人之死而高兴。随即有几人冲进去万丈之内,闪过的雷霆瞬间将那几人吞噬,连灰都没有。惨烈的景象也使得这波人眼中的贪婪收敛了一些。毕竟天道施劫,天道的威严不容亵渎。

  张凡死死盯住楚天,目送他离去,随即对周围的衙役说:“什么时候趁夜晚给我打他一顿。”

  身穿红衣的男子慢慢走前,身后立马贴近几名衙役,阳光洒在男子脸上,红衣男子一脸高傲的看着他。红衣男子也才不过十岁光阴左右,可却一脸高傲,一脸得意。可周围了小贩都知道他有得意的理由,只因为他是洛阳城主的儿子张凡。张凡十四岁,而楚天才十岁,可楚天出生时候天诞异象,令得张凡十分不爽。近乎同龄人,已经很少人能有这种引人注目的荣光了,楚天,抢他风头。世上最难猜测的便是人心,一开始也并未有人欺辱楚天。可在赔掉店铺种种,被人称作废物之后,张凡便是在他爹的默许下慢慢瞧不起楚天。更是印证了洛阳城几大势力的不对头。洛阳城的城主张作,楚府的府主楚寒生,器阁的阁主李斩,以这三人成为洛阳三雄。洛阳城城主有着城池的执法权,而楚府控制着城池的商业,兵器制作本该掌握于城主手中,却不知为何落在器阁,而城主却丝毫无回应。三家势力,不对头有多年。

  寒子在桌上不断审视,众人皆是瞪大眼睛,看看这天显异象的奇子会如何?寒子慢慢爬过去,手正要伸向桌中的金元宝。众人皆是赞叹,恐怕楚家又会楚一个商业怪才了。楚今狂也是更加的高兴,那人也似乎更加精神了。寒子会如此有前途。

  总之,成仙之路,楚天势必要走。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脑海中有此生不成仙的话,那令人颤抖的靓影又是谁?除了这些他还想知道更多,他也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

  今日,烈阳当头,街头小商贩皆是为了生机,四处叫卖。其中,一位身穿华丽金丝的少爷正摇摇摆摆的从街正中央走过,后面有着四人身强力壮的褐衣家丁紧紧跟随。沿街小贩皆是一愣,都向少爷喊道、

  “呦,这不是楚府的大少爷楚天嘛,怎么今天亲自走路了?怎么也不说话?”

  洛阳城的人逢生子逢年周岁再宴请,当着四方豪强的面让子孙抓周,由此可见此子出息,也是那时候取名,之前众人都称其为寒子。

  万丈外,身着红衣的女子看见百条雷龙咆哮,那毁天灭地的能量一起轰击在楚天身上,顿时无力的倒地,当即昏迷,嘴中喃喃道:“天哥,我会来陪你。。”

  红台上。刘落兰抱着呀呀的小孩往台上一站,台下做客当即无言。只听酥人到骨子的语言响起:“今日寒子抓周,贫妾招待不周还望各位体谅。”台下人听了皆是摆手适宜,这女人,光是与仙人的那层关系就令人好生畏惧,何来不周之说。就算不周,他们也不敢放肆丝毫。

  楚天又是望着天,喃喃道:“为何我此生不成仙?”在他脑海中并未多出其他的话语,只有牢牢一句话左右着他!此生不成仙!仙人的传说楚天也是听过,也知道他的母亲和仙人的门派也有一丝关联。更是打算在楚天十三岁那年送入仙人门派中,有天赋成为神仙自然是好,可神仙资质,百万凡人难得一人,所以刘落兰也只期楚天为仙人打杂,那一丝仙气入体也能使得楚天身强体壮,延年益寿。所以楚天也是对成仙一路一片向往?虽然他十年未语,可他父母依旧宠爱他,知道他十分想踏上仙路。

  楚天出生的异象令得其余两家嫉妒连连,如今的废物之传,也是他们散播的最积极,唯恐洛阳城无人不知。

  两拨势力语言不对,兵刃相对,可见洛阳城的势力矛盾激化到什么程度。楚天依旧不语,只是望着天空,那一抹骄阳依旧俯视着众生。众家丁也都是无语,他们的少爷似乎除了会看天并没有什么特殊本领。

  蓄势已久的乌云终于吐出了他的第一击,金色夹杂着赤红色的雷电化作雷龙咆哮向楚天冲去。雷电随即狠狠砸在了楚天身上。渡劫期修为的楚天岂是如此容易毁灭,楚天喷出一口血,不待反应,乌云中的雷电巨龙竟然一次形成百条,充满力量的雷龙一起轰炸在楚天身上。

  正当寒子手要碰到金元宝时候,从那渺渺虚空中又是一声叹息。众人皆奇怪,叹息从何而来?寒子眼中的幼稚突然消失,随即又出现,只不过呀呀叨叨的他不再抓向金元宝,而是抬头望着天,那颤抖的小手也是指着天。。众人皆惊,从未见过视一地财务于不顾的抓周现象。没人能解释的通,碍于楚家势力,只能陆陆续续的有人站起来装作知道。“楚家寒子指天,定是与那天争高,如此俊杰,将来大有出息。”“我在书中见过,寒子望着天空不顾他物,大儒之气。。”“。。。。。。。。”

  而楚天,却走到了桥的另外一边,也是楚府四周。可一声朗朗的清喝传来、“世人皆知楚狂人,不顾贤德犯孔子”“今朝又有楚狂人,欲死也要违天意”“楚狂楚狂非天人,天人岂能胁天威?”楚天听到后,脚步停顿,立在这街上,身后的家丁立马紧张起来。“少爷,少爷?”随即恶狠狠的看着楚府门口的算命老头说道:“招摇撞骗,赶紧滚。”说罢,就欲上去拆掉他的坐台。一阵风过去,老头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坐台表示这里曾经有人存在。家丁都认为自己眼睛花了,使劲的揉眼。空中又是一声叹息:“孽,孽啊。”楚天颤醒,转过头说:“走吧!”家丁正准备走,突然停下。少爷,少爷,他说话了!,原来十年未语,楚府少爷竟然是个哑巴,也在今日,这个哑巴,也就是楚天,开了口。

  张凡还是小孩心性,也是喝道:“再过几月,等我皇城族人下来,你楚府有刘落兰又有什么作用,城主地位以后必在洛阳称王!你楚府全要为奴”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