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他是船王小说

他是船王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海凭

时间:2022-01-11

小说简介

讲诉物资大量采购的一些事情赵青觉得三年的军人生涯是值得的,是人生华丽的一页,被分配到船厂以后,也是这种气质让人侧目,都觉得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他是船王》情节预览:

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赵青拉开自己的抽屉,里面有两捆名片,她咬了咬下嘴唇,还是不自觉的笑了,出去询价并不是一直要做下去的事,当你熟悉了市场熟悉了物品之后,阶段性的目标已经实现了,刚开始时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去问价还价,商家总是客客气气的希望能成交然后多个客户,当你总是只问不买,那又是另一副爱理不理的嘴脸,还有,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再迟钝的商家也都从各自的渠道得到封口令,所以说,王兰英的敲打赵青觉得不疼。

赵青喜欢跟着人群走,安心、安全!可每回都是走着走着就猛然发现身前、身后己没有人,她总是发现自己或在海边,或在山顶,四周一下子静下来,刚才还在身边喧闹的人呢?赵青每回都是在这样惊慌失措中醒来,原来是梦啊!为什么睡梦中是这么孤独?

那些主材呢?赵青的目光看向了更高远。

办公室一共五层,成本管理科在三楼,窗外就是长江,赵青把工位安置妥当之后,钱总去财务部经过时还特别看了一眼,他推推眼镜觉得这样按排是对的,如果按排到车间每天和那些糙包工头们打交道,那就是错的,这是他在心中对一位漂亮的女退伍军人的定位,但这话并没有说出来。作为一名私企老板,他认为对的事情那答案也就只有唯一。

然后,王兰英对赵青做了两个要求,一是每次出去询价回来必须回报询价内容;二是每次出去询价必须回公司刷卡。

心里正有着这样的疑惑,去拿发票时钱永良略带笑意的扬着手里的一张发票说:“你空了可以出去询询价,了解一下市场”。

在多年之后的自我复盘中,赵青才明白,“审价员”的名头就是总经理手中的一把刀,怎么会没有收获呢?只要你去做了,就只胜不败!

秋风裹着落叶,就像是执行着一道命令,一刻也不能让叶子在枝头多存留。赵青着一件卡其色风衣,插在口袋里的手腕上挎着一黑色包包,内搭黑色簿款毛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平跟皮鞋,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一米七的身高顶着一头短发,干练且还留着军人的硬朗气质。

“阿英,最近我的日子不好过呀!”朱晓嘻笑着坐到王科长的办公室椅子上。阿英立刻一脸关切道:“大兄弟咋啦?”朱晓的眼神有意无意朝赵青的方向瞟去,然后把所有意思都发挥在一个笑声里,阿英瞟了他一眼,回给他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这时朱晓站起来踱到阿英身边,从裤兜里摸出一个东西放到王兰英半开着的抽屉里道:“诺,这是人家刚从法国带回来的”!朱晓说完也不等阿英回答就边笑边慢悠悠地出去了,王兰英拿起一看是一瓶香水。

这个笑落在顾总的眼中算是默认,顾总是搞技术出生,身上的气质不像职场,也不像搞企业的,他就像政府部门的人,察言观色不露于形。所以他答应赵青在原协议价基础上统降2%时,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在他看来,“接受”是今天他招待赵青的最好的一道菜。

顾总执意要用车送赵青回去,但被赵青谢绝了,此时赵青多想一个人待着,因为她的心一直雀跃得静不下来,独自坐大巴回去,让自己慢慢地平静,再慢慢地平静才是自我最舒适的选择!

果然,阀门厂的顾总热情接待了赵青,顾总五十出头,瘦高身材,手下的人来汇报工作时都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出的模样,看得出在公司威信极高。这种气场辐射到赵青的身上,让她有种小学生的感觉,于是赵青以倾听为主,看似文静,实则是在掩饰由于气场不等称而于內心产生的局促感。顾总领着赵青去参观车间,路上他不紧不慢道:“钱总让你来的?”那润物细无声的眼神迫得赵青想说实话是自己来的,但最后还是只用微笑当做回答。

赵青正看得有味,只见平头男另一只手把资料递给釆购员道:“来,拿去让审价员签字。”于是赵青被迫在每张单子上签上名字,但她又做了什么呢?起到了什么作用?签字充其量就是一个形式,是到总经理那里的一个洗白符号吧!

所以,有了审价员之后,议标的终极处在审价这里。朱晓有点成不住气了,自己一直享受的定价拍板的习惯,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有点刺歪,于是他要求所有釆购员,开标谈价后先让审价员签字,再拿给他签,他要把最终拍板的权力牢牢扣在自己手里才安心。同时他私下里找了成本预控科的科长王兰英,王兰英四十多岁,个子不高,两腿纤细,就是肚子大,典型的中年发福妇女形象。

总经理钱永良四十来岁,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幅无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像个搞技术的,每天拎个黑色公文包又觉得是搞商务的,他的左边门牙有一丝缺口,成了全身最显著的标识,钱总讲话时喜欢做个手势然后千篇一律地总结道:“明白不啦?”来作为结束语,赵青就是在这句结束语之后,茫然的出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她从来没有接触过造船物资,所以她不明白,这个岗位说白了就是要为公司省钱,这一点她明白了。

发票上的扣款都是有限的,从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大多是因为协议价里没有那个规格,供应商就自说自话参照协议价的相近规格开,在两规格之间,审价员认为参考价应靠下不靠上,所以就扣款,一个误差几元钱,但数量多了也就可以扣个几百元。钱永良在批发票时,很高兴,就如去买菜时让卖菜的多送两根葱和蒜,在发票方面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把关”。

本来定好按排她去车间做统计,谁知报道时总经理说另有任命,于是今天上班的第一天,公司专门下了一个文件,新设立了一个岗位叫“审价员”,归口成本管理科,负责公司所有物资釆购的价格审计,也负责所有物资釆购的发票审计,遇到问题可直接汇报总经理。

那是一个好天气,虽然寒冷,但早上的太阳又圆又红,当赵青坐在大巴的坐椅上,那蓬勃升起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的额头上,好温暖好温暖。她之所以没有申请单位的车子,因为她的内心还怯懦,因为她不知道此行是否能有收获,所以她做得萎缩了,她觉得自己悄悄地去,即使一无所获,于公司也并无损失。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