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伏灵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纨绔头头

第五章 纨绔头头

Tkom 2021-09-15 13:49:20
“据说了吗你们?谢家的二公子被人给打了!”“哪个谢家?”“还能有哪个呀,是梓州谢家啊!”“我据说被打了后还留了不少银钱,连治伤的金疮药都有呢!”“是嘛,除了这等事!真不知道是哪个胆子肥的干的,连谢家的人都敢动。”……酒肆的厅堂中人言噪杂,什……。...

伏灵院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听说了吗你们?谢家的二公子被人给打了!”

“哪个谢家?”

“还能有哪个呀,就是梓州谢家啊!”

“我听说被打了后还留了不少银钱,连治伤的金疮药都有呢!”

“是嘛,还有这等事!真不知是哪个胆子肥的干的,连谢家的人都敢动。”

……

酒肆的厅堂中人言嘈杂,什么刚发生的八卦新闻,总会第一时间成为这里人们的谈资。来往的客人什么三教九流的都有,聊天的内容也是天南地北的夹杂。隔壁桌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也完完整整地传入了楚鳞和封煦阳的耳中。

罪魁凶手正吃着小菜喝着小酒,津津有味地听着别人的墙角。心下还颇为得意,的确是那个谢君修,没有打错人。

封煦阳扔了颗花生米朝楚鳞面门而来,楚鳞作势就用嘴接住,冲他挑挑眉很是得意。

“嘿,你过来就是为了听这些?”封煦阳压低了声音,凑到桌前朝对面的人说着。

“是啊,这不挺好的嘛!”楚鳞晃着翘着的二郎腿,端起酒杯虚敬了他一下而后仰头干净。“小二,再温壶酒来!”

“这不是很好吧?”封煦阳回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就觉得还有些心有余悸。

找到谢君修在房间并且在不引起他人注意的情况下,将房中的两人迷晕,有些惊险,但所幸都无险。本来只要楚鳞打他一顿,稍微出出气就可以完事的,但她却偏又有新的主意。

“我说楚,你这是又要干嘛?赶快走啊!”封煦阳催促着,生怕待久了徒增事端。

楚鳞不急,在房间中的柜子箱子里翻找着什么,“再等等,总得让他知道为什么。”

“找到了。”楚鳞举起蘸好墨的笔就要在翻出来的一条手绢上题写,被封煦阳及时握住了手腕。

“你这是干什么,实名打人吗?生怕他查不到是你做的!”

楚鳞挣脱开他的桎梏,提笔飞快的写上了几个字:慕君多时,竟非良配。

“嘶……”地上躺着的谢君修突然抽搐了一下,就要醒了的样子。楚鳞赶忙将手中的手绢扔在他脸上,然后又狠狠地给了一脚,将他踢翻,背朝着他们。

“快走!”楚鳞将剩下的迷药全倒在了谢君修附近,而后拉着封煦阳就急匆匆地逃离了现场。

封煦阳短暂地回忆了一下昨日发生的事情,当时如果谢君修醒了的话,那他们俩算是摊上事了,而之后……。他赶紧摇摇头,将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脑袋。

楚鳞咬着手指,顺着封煦阳的思绪又想了想,“好像确实不太好。”她真的没想到谢君修那么快就醒了,亓官澈给的药她向来是放心的,这迷药她之前也用过,效果挺好。只能说谢君修这人,不简单,以后还是少招惹为好。他们之间就这样了结了吧。

他当时到底醒了没?应该没有看见我的脸吧?再说了,我易了容,和平日里看着的不大像,就算以后相见应该也认不出来吧。反正再过两天就要去伏灵院了,应该不会遇上了。

楚鳞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分析推演了一大通,总算坚定了他认不出自己的信心。她和封煦阳一样,每次做了亏心事都会在心中斗争颇久,时常还会自己良心谴责,不过下次依旧不改。

“你要不来我家住两天吧?这两天我出去的太频繁了,萱儿都问了几次了。再说了,万一萱儿上街看到我和你一块,你又是这个打扮,不好解释的。”封煦阳为了心能安宁些,生硬的转了话题。

“算了吧,少一个人知道为好吧。”楚鳞回想了下封煦阳那个欢脱的妹妹,如果她知道自己来了,就没安宁日子过了,说不定还会迫不及待地拉着自己去见她的那些好姐妹呢。

“实在在街上碰见了,我就赶紧避开就是了。”楚鳞补充道。

封煦阳想着自己那个妹妹,以前他带着她来找楚鳞玩的时候,总是鳞姐姐鳞姐姐的叫个不停,比麦芽糖还要粘人。他也是那个时候发现楚鳞也有玩不动疲倦的时候,封萱儿属实太过闹腾。偏偏她喜欢的都是些小女孩家的玩意儿,他们两人都没兴趣还要耐着性子哄她,真的蛮费劲的。那时候也幸好有亓官澈在,有他带着封萱儿,他们俩才有时间玩其他的。

“也是。”封煦阳点点头,楚鳞没说的话他也明白。“那我这两天就不来找你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学院就好,免得节外生枝。你准备的东西齐不齐全,需不需要我再带些上?”

“我这的东西都不缺,出门几月生活倒是简单了不少,没那么多讲究。”楚鳞估摸着,自己这三个月也算是体验过风餐露宿了,要说缺,除了钱还真没什么缺的。不过钱还剩的不少,省着点用,还可以游荡个十年八年的。等那时候老头子的气应该也消了,再回去应该就没事了。

“你这几日还住在福锦客栈吗,那我后天早上来客栈接你?”

“行。”又省了一笔马车费,挺好。

“那我走了。”

“回见。”

封煦阳离开后,楚鳞仍坐着喝酒,台上那位说书先生故事讲得不错,惟妙惟肖的挺招人喜欢。

一只手白净修长匀称而不失力量,不知从哪里伸过来拈走了几粒盘中的花生米。楚鳞未出声言语,那手又拿走几粒,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的意思。

“这位兄台,这是我的花生。”楚鳞见着那人生得白净,剑眉星目,一身绛紫的上等苏绸衣裳衬得个贵气逼人,不过举止间不甚端庄,是一为家中有些钱势的纨绔。这类人楚鳞见得多了,说起来她还算做辰州纨绔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我知道,待会我的仆人来了自会给你钱的。”那人满不在乎,听说书的听得倒是入迷。

“这里这么多空桌,不妨请您移尊别驾,跟我拼一桌也不嫌挤得慌吗?”楚鳞耐着性子,她不愿多生事端,好声好气地打着商量,她实在不愿意和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坐一桌。

那人猛地一拍桌子,引得周围的人顿时听了聊天的话语看向这边。手掌拿走后是一片金叶子,大户人家随身带着把玩或者顺手赏人用的。

“你烦不烦,钱给你了,赶紧走!”那人恶狠狠地瞪了楚鳞一眼,然后指着说书人吼道:“愣着干嘛?还不继续!”

说书人忙作个揖唯唯诺诺地点点头,醒木一拍,继续讲着龟相二女战八方的故事。

楚鳞素来也不是个省油的主,出门在外三个月的时间虽说性子收敛了不少,但也不是说什么冤枉气都受得住。之前好言好语文邹邹地跟他客气了半天,接过换来这家伙如此嚣张,看她今日不灭灭他的威风。

楚鳞从怀中摸出了些金疙瘩——这些都是自家带出来的,一直没用,又将刚刚那片金叶子捡过来一并扔在了那人的脸上,开口骂道: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这位置是爷先坐这的,好言好语跟你讲让你走还听不懂,不就是钱吗,拿上这些,滚!”

那人显然是平日间霸道惯了,哪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被金子砸了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看戏的人倒是反应的快,皆是不嫌事大,胡乱叫嚷着瞎起哄来。

肉眼可见地,那人的脸到耳根唰一下红了,顺手抡起桌上的茶杯就砸过来,楚鳞微微一闪就躲了过去。杯子砸中了旁边的柱子,碎了。酒肆中的无聊人看有新的热闹,纷纷叫嚷地更大声,一时间店中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那人见楚鳞那般轻易地就躲了过去,更是气愤,上来就要用拳头锤她。楚鳞眼疾手快,一手架挡着另一手快速地给了他一拳。那人吃痛,就要用另一拳打来,楚鳞一个转身躲过并给了他侧面一脚,拉开了距离。那人气急,两次攻击都落空反而中了对方一拳一脚,打法也逐渐无章法了起来。楚鳞应付得也算从容,力气虽不如对方,但胜在一招一式精准灵活。她也看得出来对方练过武艺,不过应该是并不精通,想是学的时候没有认真。

楚鳞一脚踢中那人腹部,飞了出去砸坏了一张桌子和一桌酒菜。

“服了没?”楚鳞不慌不忙地走近他的身边,掸了掸衣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人捂着肚子,吐出了口瘀血,脸上也是青肿了几块,是刚才楚鳞打了两拳,全然不见刚才的俊逸。

“服了服了,大哥手下留情!”那人举着手挡在脸前。

楚鳞笑了笑,笑话!别的不说她打架就是少输的,这些年的打也不是白挨的。转身便回到自己刚才的座位上,还剩下半壶酒,刚刚打架时她刻意回避了这里。

那人也跟了过来,顶着个肿脸笑嘻嘻的,摸样滑稽地不行,像是肉铺上挂着的猪头咧嘴笑了。

“怎么,还不走?还没挨够?”楚鳞绷着脸,尽量装出一派高人的姿态。不过有些难就是了,对着这样一张滑稽的脸。

“不不不,我叫顾蔺夏,大哥怎么称呼啊?”顾蔺夏自觉地拿过酒壶为楚鳞斟满了一杯。“先前的事确实是我错了,被大哥你一打我那是醍醐灌顶啊,想同大哥交个朋友。”

楚鳞见着这人挺上道的,觉得多交个朋友也不错。

“林储秋。”不过在外交的朋友自然不是真名,之前旅途中那些当然也是一样。

“那我以后叫你储秋吧。”他倒是自来熟,好似忘了他们之间刚打了一架,忽略掉他红肿变形的脸,还以为他俩是多年的朋友呢。

“顾蔺夏?”楚鳞觉着这名字耳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酒肆中的其他人自刚刚看完了热闹,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自个儿聊自个儿的。远处似有人在议论,不过闹哄哄的,也听不个清楚。

“是。”顾蔺夏点点头,“我是酀州人”

楚鳞高深莫测地“嗯”了一声,“酀州顾氏?”

“没错。”顾蔺夏当然知道自己家世背景如何,父亲是当今天子重臣,参政事握兵权,雄踞一方。他这样直报家门也是希望给自己找点面子回来,吓吓对方也好。

不过事情并未让顾蔺夏如愿,楚鳞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知道他是酀州顾氏后,也没露出出太过惊异的表情。

我打了顾蔺夏?那个酀州顾家嫡系的宝贝独苗苗!楚鳞绷着脸,内心却在咆哮。这才两天,我就把顾家和谢家的宝贝儿子都打了!完了,再过二十年在回去吧,要是老头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修理我呢。

“是这样啊。”楚鳞维持着一种和善但不怎么真切的笑容,“今天我也有错,下手不该那么重的。”

“没事!你我兄弟之间不提这个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嘛!”顾蔺夏豪气地搂过楚鳞,端起酒杯,“来,兄弟我敬你!”

楚鳞笑着将顾蔺夏的手臂移开,干了他递过来的酒。“算了吧,打都打了,有事再说吧。”楚鳞暗自想着。

“少爷!您怎么了少爷?”一声尖锐的惊呼伴着一个球状的身影滚到了顾蔺夏的身边。

来人一身褐色锦缎长袍,四十岁上下,保养得不错,皮肤白嫩细腻,应是顾家家仆,地位还不低的那种。

“薛管家你怎么来了?赶快回去吧!”顾蔺夏不耐烦地冲他摆摆手,催促着他离开。

胖管家拿手帕揩着汗,见着顾蔺夏脸上的伤就要去摸,被他挡了回去。胖管家的声音打着颤儿,“少爷啊,您这是怎么弄的,才这么一会子怎么叫人给打了?那人是谁,老仆这就带人来为您出气。这要是让老爷老太太瞧见了该如何是好啊!”

“我不小心磕了的,什么被人打了,顾爷我什么出过这亏?”顾蔺夏瞟了一眼楚鳞,见她自顾自地喝着酒没理会自己,继续道,“我爹和奶奶那用不着你担心,你别乱说就行了。快回去吧,既然找见我了,回去吧,待会我自己回来就是了。

薛管家显然不信顾蔺夏的说辞,怎么看也不像是自己磕的。他得在这保护少爷,不然待会歹人又来了怎么办?

刚刚只顾着问少爷的情况,竟不曾发现桌前还坐着个人。

“这位是?”薛管家俯身询问着楚鳞。

顾蔺夏双手握住薛管家的两臂,将他翻了个面,边推边说:“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老薛你快走吧,这没你什么事了。不然我就跟爹说这伤是你找人打的。”

薛管家奋力转头道:“怎么能是老仆呢……老仆心疼少爷还来不及……”

顾蔺夏力道大,薛管家拗不过,也就离开了。不过是出了门又偷偷回来,躲在个远远的地方,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嘿,你真不走啊。”楚鳞偏偏头用眼神示意他薛管家的位置。

薛管家发现顾蔺夏正看向他,忙是低下了头,欲盖弥彰。

“唉,要放平时还好,现在带着一身伤,他肯定是不会走了。”顾蔺夏凑近楚鳞,用着两人耳语的音量说着,“我喝完这一杯就走。”这句话是故意说给薛管家听的,果不然他伸长了脖子,直勾勾地盯着顾蔺夏手中的杯子。

顾蔺夏似是有心逗他一番,摇晃着手中的杯子怎么也不肯饮尽,看得薛管家着急得不行,恨不能自己帮他喝净。

“对了,你住哪啊,等有空我好找你玩去。”顾蔺夏问道。

“游历至此,无固定居所。”楚鳞答道,她并不太想他来玩。

“那这样吧,你可以来顾宅找我,我会在这边住上一段时间。”

楚鳞默不作声,轻微地点了点头。顾蔺夏当她是答应了,一口饮尽了杯中酒,道了声“再见”,便很利洒地离开了。

楚鳞为自己斟满了最后一杯酒,感叹道,这酒没多少,要喝完它还真得费点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谢家来讯 第二章 出逃准备 第三章 逃婚去咯 第四章 封煦阳 第五章 纨绔头头 第六章 谢君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