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写给太姥爷的信》在线阅读 > 正文 回忆正式开始

回忆正式开始

每日期待朝阳 2022-01-15 11:01:57
关于我的太姥爷,他的名字叫崔殿生,1922年生人。的话去年他还在的话,了是个百岁老人了。只可惜。我没没见过他的妻子,也是我的太姥姥,她所以是更早就离世了吧,他有四个女儿,我奶奶大排行第二,大约是有两个儿子,但像是在很久以前就离世了,我不很清楚。我没见过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太姥姥,她应该是很早就去世了吧,他有四个女儿,我奶奶排行第二,大概是有两个儿子,但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我不清楚。他的生日我也不清楚,他的具体的生平我也不清楚。我想,有一天我和他离去这件事情带给我的伤痛和解了,我会去询问家里的长辈。我会记住属于太姥爷的事情。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写这本书的话,我会把我不知道的回忆补上的。。...

关于我的太姥爷,他的名字叫崔殿生,1921年生人。如果今年他还在的话,已经是个百岁老人了。可惜。

我没见过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太姥姥,她应该是很早就去世了吧,他有四个女儿,我奶奶排行第二,大概是有两个儿子,但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我不清楚。他的生日我也不清楚,他的具体的生平我也不清楚。我想,有一天我和他离去这件事情带给我的伤痛和解了,我会去询问家里的长辈。我会记住属于太姥爷的事情。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写这本书的话,我会把我不知道的回忆补上的。

2006年,我出生了,他85岁。在我记事前,这些年对我来说,关于太姥爷是空白的。

细细想来,慈祥和蔼可亲这样的词形容他必然没错,但我觉得用有趣形容他最好不过了,这些有趣的记忆请让我慢慢道来。

他和我印象里的年迈老人不同。或许是我的刻板印象,我觉得百岁老人该是花白的头发,满脸的褶皱,一双的干枯到可怕的的双手。他们的双眼是浑浊的,说话的声音沙哑,也许也是讲不出来话。他们食用的食物不会太硬,他们会很注重饮食,会吃一些清淡的。以上就是我的刻板印象对于百岁老人。

但是等我回想到太姥爷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实这些都是我的刻板印象。

我的太姥爷的手是粗糙的,干枯的,他头发短短的贴着头皮,但却也不是银白的,是灰白的,我总觉得可能还残存着一丝黑发的痕迹,他早睡早起,到了九十多岁还吃辣椒喝啤酒,说话依旧中气十足的。他的双眼,我记得总是坚定的清明的,但当他确诊癌症后我才意识到他的双眼早已经浑浊。他没有我印象里那么高大了,他坐在病床上,只是个瘦小年迈,熬不过病魔的九旬老人。

这个世界不止他,可能也有很多老人。也和他一样,甚至说一些老人的生活方式,活得比他还洒脱。

太姥爷在我有记忆开始或是说一几年,零几年的照片中出现,我看到那些照片时,总有一些画面浮现,也许是我的一些记忆,零星的,琐碎的,让人摸不清,到底是我的回忆,还是我的幻想?我还是决定把它写下来。

奶奶家不大。但是小小的我总觉得。那块儿是跑不完的,楼道很宽。但是这么多年,再回去看的时候,太姥爷已经不在了。但这才发现那个屋子其实很小,那个楼道也没有那么宽。

先说说。关于屋子里和太姥爷相关的记忆吧。至于屋外的回忆,以后再说,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零六年出生。今年15岁。前十几年,在我小学五年级下半学期转走之前。我一直在采油七厂生活。小区的名字很简单:一楼区,二楼区,三楼区。

奶奶家就住在三楼区。不算高的楼层,二楼。蓝色金属防盗门。上面总是贴着,每年都会更换的对联。奶奶总是不会在猫眼处留下一个小孔。等我长大以后都是我抠下去,才把猫眼儿露出来的。一个楼层两栋住户。不算太干净的墙上贴的小广告,还有金属外壳已经掉漆生锈,看起来就很古老的电表。今年再回去看的时候,这些破旧的电表早已经不见。而是换上了金属银白色外壳的电表,上面还挂着锁。

走进屋子。进门的左手边就是厕所。很多年前一直是蹲便。但是因为有一年太姥爷摔伤了腿。所以不方便在蹲下,换个坐便。再往前走,是一个小中厅,左拐就是厨房,右拐就是他姥爷的屋子,向后走。就是爷爷奶奶的卧室,太姥爷那个屋子很干净,采光很好。有着黑色大理石的窗台,因为房子不大,所以餐桌也会放在太姥爷那屋。

那是一张木头的桌子。如果把两侧的主板收起来,他是长方形,窄窄的。只有两侧各有一个抽屉,下面是各一个柜门。当把这个桌子板儿展开的时候,我坐在他姥爷身边,大人们坐在桌子周边。这屋子,就满了,热热闹闹的。

我记得这个桌子应该用了很多年头。上面有着一些擦不净的油腻渗入木头里。小时候,我总喜欢用手去抠。扣下来一些木头渣,然后桌面上会留下一个和周围颜色不同的小坑。奶奶总会把桌子擦的干干净净,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是,因为大概用的年头太长了桌子的油真的是弄不干净,大概是包浆了吧。

这个桌子一面靠床,我会坐在桌子最中间。我的左面就是太姥爷,他坐的位置大概是床头枕头的位置。他的屋子是把床横放着,床头对着窗户。床尾对着衣柜。好像很多年前就是一直这么一个布置,没变过。他墙上会挂着画,每年都换新的。

话再说回来,我的位置会对着小抽屉。那个抽屉的把手丢了。所以家里人那个位置放了一个螺丝。那个螺丝,连年幼的我都能转下来。不好好吃饭的我在吃饭的时候那个地方成了我最大的乐趣。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内里面放着太姥爷的身份证。我就是那么一次,我才知道他的名字。里面还会有啤酒瓶起子,螺丝刀,测电笔,还会有一些什么东西吧。应该是容易割伤小孩子,所以我只是抽开抽屉玩玩那颗螺丝。家里人不会让我去碰抽屉的东西。如果去碰的话,坐在我左边的太姥爷也会第一时间阻止我。

好像那个场景大概是我坐在那儿盘着腿。伸手要去碰抽屉的东西。他的粗糙的,干燥的手挡在抽屉口,阻止我。然后把抽屉关上。这个桌子在什么时候消失了,我不知道。换成了一张粉红色的玻璃桌子。放在那那张桌子已经成为我的回忆。

关于他吃饭的一些习惯。他是在我13岁的时候去世的。我在他身边长大了十年。后三年,因为上初中的原因。没有天天在他身边,而是寒暑假才能回去待一阵子。

有记忆的开始,太姥爷会有一个铝的碗,应该也用很久。上面宽,下面窄。然后旁边是一个一个小平面组成的那种突起。我不太会形容,所以这个画面。目前只能存在在我脑海里。

里面总会成了辣椒酱。青青的辣椒,会放一些小银鱼和很多虾米。这是他最爱吃的。辣椒酱很辣,家里人从来不让我吃。这碗小银鱼辣椒酱,会放在厨房。小时候去厨房喝水的时候偷偷尝过小银鱼的尾巴尖儿,确实辣,辣得我直哈气。自此,再也不敢瞎碰。

他很喜欢吃土豆。我想大概是因为土豆软吧。还喜欢吃大豆腐。总看他吃大豆腐。应该也是因为豆腐比较软吧。

在厨房的推拉门儿内侧。放着的是一摞一摞的啤酒。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会喊我去给他拿一瓶啤酒。我也乐于被长辈们支持着干活。从小到大,他都在喝啤酒。他吃饭的时候像喝水一样喝啤酒,但身体却好得很。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他当时八九十岁吧。还总喜欢去机关食堂,排队买馒头。采油厂的机关食堂,馒头很出名,很白,很嫩。一般的商店或是自己家都做不出来这么好的馒头。他总是会去排队买,然后拎回家。有的时候是白馒头,有的时候是黑米做的馒头,有的时候是早市卖的饼,上面儿撒着面粉。

总有一个场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早上七八点钟我被父母送到奶奶家。奶奶端上了粥啊,菜啊,还有油条、馒头。我们一起吃着,太姥爷就坐在我旁边。

这个场景里,在我的记忆里自动消音,每人说话,就这样一个岁月静好的场景,阳光也很不错,照在我心里面,永远不会忘记。

还记得最初陈设是粉色的窗帘儿,那个粉色的窗帘儿还被烟头烫出过几个洞洞。我也总是喜欢把手指头伸到那个洞里面。

大理石窗台上面放着的。是一盆君子兰。还有什么植物记太不清了,今年再回去的时候,多了很多花是奶奶新养的。

独独那棵君子兰,长了十多年,越长越好,人在的时候,它长得就好,人离去了,他长得依旧那么好。这几年君子兰多了很多新的枝芽。不然我都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

还记得一个回忆的碎片是当时是太姥爷还有,爷爷、、爸爸、老叔,二大爷。男人们坐在太姥爷的卧室,吸着烟。包括太姥爷也抽烟。把烟灰弹到用完下的罐头盒儿中。

他们在讲着年轻的故事,听太姥爷讲故事,比如多少年前一盆君子兰,能顶上一个黄包车。(记不太清了,可能我说的不对。)

总之很热闹。小时候的我讨厌进入很多男性长辈待过的太姥爷的卧室,他们会在里面抽烟。烟雾缭绕的,灰蒙蒙的。现在知道那叫丁达尔效应

关于生活习惯

他会起得很早。然后洗漱好去早市儿遛弯儿或是广场上遛弯儿。是在早饭之前遛弯儿,还是在早饭之后遛弯儿?我不记得。

他会拿着他的牙缸,接好水之后咕嘟咕嘟的漱嘴,然后吐在厕所里。

吃完饭也是这样。然后上午还是去广场上遛弯儿或是公园儿,市场。总之,应该溜过溜达过很多地方。

中午吃饭,下午会睡觉。然后接着出去遛弯儿。晚上回来吃饭。再出去遛弯儿。

或是听听收音机。在一几年的时候。他开始听收音机,一个黑色的,带着天线。他会放在他的枕头旁边。之后换成了一个红色的智能的,好像这个红色的用了没有几年,他也就离开了。

他总是出去溜达,所以小学幼儿园的我只要一放学,去广场上和小伙伴们玩儿的时候,总能在三楼区的广场,找到太姥爷。有的时候回到奶奶家,听奶奶说:等会儿他就从广场上溜达回来了。

今天。我看着黄昏。看着窗户前那棵杨树写下来这么多文字。窗台的那棵树最开始。只在我的窗户最下端。现在。已经长到窗户的第一个横栏了。这棵树不断的长大。我也在不断的成长。当时第一次从这个窗外看的时候。我才十一岁或者是十岁,是我刚刚搬离采油厂的时候。

窗外的这个景,我看了很多年。他也离开我了很多年。今天是2021年平常的一天,也是平淡的一个黄昏。太阳现在已经落到了天的边缘了。留下的余晖照在墙体的西面。

我面前的景色,1/6是金黄色云,剩下的5/6都是湛蓝色的天空。

今天天气超好,跟他离去的那一天一样好,很适合回忆。也许是今天我休假,让我心情十分放松,所以很平淡的说出了这些。

在记述文字的途中,有过眼眶微微湿润,但是没有写前两章的时候一样泪流不止。我想我也在慢慢的坦然接受这个现实。

我想我也有在好好长大。我再回到那个地方已经看不见他了。但我依旧可以从照片和人们的口中听到的。

有人记得他,一直会有人记得他。我不会忘了的,大家也不会忘了。讲一句广为流传的话,他会一直活在我心中。

我会觉得。他一直从未离去……

不过只是觉得

他确实已经离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关于九月八日 关于2019年9月8日和之后的一段日子里 回忆正式开始 关于生日庆祝和列车故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