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异次元十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物理世界三

物理世界三

孙若馨 2021-05-02 22:20:02
噜被打断了咕咕的话,一脸的不不耐烦嚷道:“你给我住口,我们了被最后发出警告了,你还在犯花痴。前天没说够昨天还得闹。我看见这个男人就霉气。赶快走!”  旁边的律法人员毫不客套的用手将他们被推倒一旁,眼神凶横的地说:“你们反正一个字,明日你俩就不需要在到了律法厅门口,看到咕咕、噜噜从里面出来。夜溟看到二人应该是没事,放心了许多。噜噜使了个颜色给咕咕,他们歇着身子跑到夜溟旁边,咕咕急促的问:“我昨天只约了你去表白,你到控制室没有删你的评估.....”旁边噜噜打断了咕咕的话,一脸的不耐烦嚷道:“你给我住嘴,我们已经被最后警告了,你还在犯花痴。昨天没说够今天还要闹。我看到这个男人就晦气。赶紧走!”。...

异次元十界

推荐指数:10分

《异次元十界》在线阅读

  到了门口,看见西卜点头示意,他俩是相识多年,但夜溟了解西卜从不假公济私的性格。他告诉西卜说自己有点累,什么事到律法厅再说,律法人员对他的态度非常不满,但西卜没发话之前,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到了律法厅门口,看到咕咕、噜噜从里面出来。夜溟看到二人应该是没事,放心了许多。噜噜使了个颜色给咕咕,他们歇着身子跑到夜溟旁边,咕咕急促的问:“我昨天只约了你去表白,你到控制室没有删你的评估.....”旁边噜噜打断了咕咕的话,一脸的不耐烦嚷道:“你给我住嘴,我们已经被最后警告了,你还在犯花痴。昨天没说够今天还要闹。我看到这个男人就晦气。赶紧走!”

  旁边的律法人员毫不客气的用手将他们推倒一旁,眼神凶恶的说道:“你们再说一个字,明天你俩就不用在吵了。”

  咕咕、噜噜马上满脸堆笑,一个字都不敢讲了,低头认错走了,走到不远就听到前面另一个律法人员说:“再造人毕竟跟我们还是不一样。太多恶习,估计早晚全部都被清理,就像今天下午那组新的再造人,判断全部失误,今天销毁,这种东西留着干嘛?”

  咕咕、噜噜愤恨的心情离开了。咕咕的头颈再右边,用左手在右手上画了一个心后写了五个字‘永远在一起’。之后对噜噜一笑,噜噜扑的一声也笑了。爱可以不要任何华丽词汇的包装,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我就可以感受到。

  律法部的立体监控室里,西卜专注的看着呈现在立体影像里的夜溟,他所有的言行与动作细节西卜都观察的仔仔细细。

  “夜溟,你身为基金部的高层人员,明知心理评估室无邀请外人不得进入,你还将控制台的影像关闭,删除你前天心理评估的影响报告?这种明知故犯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审讯的是早上羞辱咕咕噜噜的那个律法官,他正严肃的瞪着夜溟。

  夜溟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咕咕、噜噜刚才所有的用意。镇定的说道:“咕咕暗恋我许多年,我们两个部门的人基本都知道。我并不排斥在造人,昨天咕咕非要在我办公室表白,我出于影响不好才去了那里,确实关了影像,依旧处于影响,追求我的女人很多,我的形象是很重要。但什么删除视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是你前天的心理评估的立体影像记录。”律法官拍了一下桌子有些激动,他认为坐在对面的这个傲慢的男人一定是在撒谎!

  看到如此激动的律法官,夜溟又嘴角稍稍上扬了下,略带轻蔑的口吻说:“如果我没记错您应该叫修途,请不要激动,我想你们如此愿望我是看到了心理评估部拍下我去控制台的影像!但能够删除评估报告这么难的事我怎么办得到?只有心理评估部门、执政最高部门的最高领导才知道内部影像系统是怎样,像我这样的小高管见都未曾见过。不要因为我去了控制台就污蔑我能够侵入内部最严密的系统调出我的视频再去删除!我进去时间就一分钟,承蒙高估了我!这事我是真不知道。”夜溟将双手放在桌上,上半身更靠近修途。继续说道:“我相信我的做法一定会给我处分,但一定不是你们。而是我们部门。”说完,夜溟又恢复了之前的坐姿。

  “你……”修途话没说出口,西卜进来了,他告诉夜溟他可以回去了。夜溟走时回头瞟了他一眼,轻蔑一笑。

  修途看着夜溟离去的背影,本来两人无关痛痒的事根本不必如此,愤怒的修途算是跟夜溟结下了仇。

  西卜陪夜溟出了律法厅的大楼,刚出门口,西卜抬起头犀利的眸子望着夜溟,声音极小的说:“影像删除之前我看过,我也相信这视频不是你删掉的,可为了保住自己,牺牲了一个在造人,你觉得这还是我认识的你吗?或者你根本不是你,真的在密谋什么恐怖事件,危害国家安全。律法部门终止你的调查,但我会一直盯着你的。”说完西卜转身离去。

  “我还是我,没有改变,事到如今我也有很多疑问。不过还请老友相信我,不曾改变!”夜溟在背后坚定的对着西卜的背影喊道。

  西卜没有回头,抬起幼小的手摆了摆,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你家的新生儿吧。说完马上瞬间移动不见了。

  周围安静了,夜溟终于松了口气。也瞬间移动回家,因为距离很近,消耗量绝对可以承担。到了家中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雪鴞已经离开了。

  一组再造人坐在全封闭玻璃房里,很平静。外面坐着心理评估部门与生物基金部的高层们。其中一人问道:“你对你们所做的依旧评估没有一点质疑?”

  “是的,我们是被前后那两组在造人污蔑陷害的,我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但我是无辜的。”再造人的男性肯定的回答。

  高层们似乎都摇了摇头,准备站起身离开,动作没开始前玻璃房的女性开了口:“请你们不要走,我们说的都是真的,若我们也有几组人的话今天这种局面就不会发生,你们最想要的不就是最真实的报告吗?现在遗留的在造人已经结盟了,所有的评估报告真实性都是有问题,我们的单一存在肯定没有说服里力,多出两组你们一定会有大的收获的,而我们的存在一定可以牵制他们,他们再也不敢徇私、包庇啊!”

  高层们仍旧相信咕咕、噜噜那批基本从未出过原则问题对自我看法很淡,内心天真的在造人,这批的存在风险较大,没有价值,大家起身离去。就在此时,最高执政官鲁斯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说道:“他们说的不无道理,不要着急下定论,我带他们去做些试验就清楚了。”

  两个部门的高层仍旧不太愿意,这组在造人太有主见,但因只有一组,大家都同意将他们交给鲁斯来办。

  当这组在造人走出玻璃房时,他们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咕咕、噜噜还有他们的朋友报仇。

  “你们叫什么名字?”鲁斯温和的问道。

  “我叫丘卡。”男性说。

  “我叫戈迪。”女性说。

  “好的,我叫鲁斯,是这个世界的最高执政官,你们不用感谢我,我在此之前看了被删除的视频,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你们。”鲁斯继续友好的说道。

  “这是救命之恩,我们铭记于心,一定会报答您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看来你们真的比上批厉害许多,竟还有心电感应。我现在若是放了你们,估计难以服众。去验证一下你们的能力还是要的。”跟我来吧!

  他们跟随鲁斯到了律法厅,鲁斯敲了敲高层会议室的门,这时最高层律法官默杰和修途其他律法官用排除法讨论心里评估部影像删除的任务群体锁定。默杰看到鲁斯来了,先是吃了一惊,因为能够删除视频的人鲁斯也在其中。在看到身后的再造人才将心定下。

  “执政官大人大驾光临,快进来坐,不知有何贵干?”默杰哈哈笑了两声客气说着,将自己的位置让开。

  “老友,咱俩何必如此,数十年好友了。我只是带再造人找你帮个忙,做个两三个实验。”鲁斯并没有坐下,很客气的回答着!两人僵持了一会鲁斯才肯坐了主位。

  “心理评估部和生物基因部有专门的实验室啊,怎么轮得到我这了?”墨杰问鲁斯,眼神里满是疑问。

  “他们就是视频删除的那组最新的在造人,因为某种原因,我还是相信他们,但是他们的部门似乎已经放弃了,所以不得不过来麻烦老友你了!”

  “哪种原因?要您亲自出马。”默杰更加好奇了。

  鲁斯笑着平和的回答:“这批新人我比较注意,在没有实际应用时时我已经看过的很多的测试影像,相对有一些了解,相信他们的能力,肯定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便利。这次若不是我,估计谁也帮不了他们了!”

  丘卡心感传给戈迪:你听鲁斯心率,他再说谎吗?为什么和我们说的不一样?

  戈迪回传:鲁斯都没有说谎,只是隐藏了。你看这对挚友他们的微动作、微表情有些怪异,看来关系并非这么好。有所隐瞒是正常,对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没必要解释的太清楚,都属正常范围。也许鲁斯有些问题,但他最终还是救了我们,应该不是不是敌人,我们如今只能依靠他,咱俩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再沦入险境,做事要像前批人那样,要灵活些了。

  丘卡示意收到。

  鲁斯对墨杰要求道:“老友,我希望你能给我指定的三个人,因为我对他们所有背景历史我都非常清楚,直接可以看出他们真正的能力。”

  墨杰思考片刻同意了。

  出门时戈迪心感丘卡:鲁斯在骗人,刚刚非常明显。这时鲁斯突然回头瞪了戈迪一眼,吓得她大脑空了一下,难道鲁斯感应的到我传给丘卡的心电感应?

  戈迪此刻不敢做任何举动,这次不只是行动的拘束,看来现在思想也将要被禁锢吗?

  因为最近的事,夜溟不敢找人帮忙,他一个人到处寻找雪鴞,家里、总部能找的都找了。寻觅一天,雪鴞还是下落不明。直到深夜回到家中,累的精疲力尽的他坐在沙发上,就是雪鴞在他怀里的那个位置,他用着同样的姿势,仰起头靠着,闭着眼。他很想念雪鴞,她在哪?到底在哪?

  第二天到总部上班,高层商议后给夜溟的处分就是夜溟无权再看个人基因信息。这个处分算是非常严格了,没有多数据很难着支撑、验证新的研究成果,工作基本算是停滞了。

  无所事事一天下班离开大楼,竟看到远处的雪鴞背影。夜溟立即转移到她身边,深情的看着她,又不敢说话,怕吓到雪鴞。夜溟偷偷的跟在雪鴞的背后。这时西卜不知何时也在不远处的地方出现,慢慢接近雪鴞,雪鴞不知怎的看见西卜后,主动跑过去,捏了捏西卜的小脸,温柔的气说道:“小家伙,你的样子好可爱啊!”

  夜溟万万没想到平日庄重的西卜故意装可爱,说:“姐姐的手好温暖,好喜欢姐姐。”

  雪鴞笑着摇摇头:“我可是新生儿喔,你应该比我大呢!”

  “我也差不多吧,我喜欢叫你姐姐,就这么叫吧!”西卜嗲嗲地讲。

  雪鴞开心一下抱起了西卜,说:“你真的好可爱,那姐姐就抱着你走吧。”

  西卜被雪鴞抱着似乎很享受,他知道夜溟在后面,还故意做了个鬼脸给他。

  夜溟在后面气到快冒烟,也不敢吭声,看着西卜演戏。

  夜溟在后面一直跟着,不知西卜跟雪鴞说了什么,他们竟往西卜家的方向去!

  西卜看见雪鴞额头有点微微冒汗,赶忙说道:“姐姐,你累不累,把我放下吧!但心你手疼。”

  雪鴞放下西卜,捏了他的小脸一下说对他说:“你知道吗?你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

  “我太开心了,太荣幸了。”西卜虽然开心的说着,心里却很好奇,有些糊涂了。

  西卜接近雪鴞本来是想知道夜溟真正的目的,但这一路看来,雪鴞似乎根本不认识夜溟,言行也不像骗人伪装出来的。以夜溟的个性也不会做个如此明显的跟踪狂。难道那天公共影像里的人是将自己模样改变成跟雪鴞一样的在误导我?

  说着说着到了西卜的家,雪鴞看到兴奋的不得了,不禁说道:“我似乎在梦里见到过这房子,好有亲切感。”

  西卜依旧留有戒心的观察,雪鴞和西卜上了电梯。夜溟已经愤怒到不行了,但还是在考虑要不要冲上去。天色渐渐暗下来,靠在螺旋柱体旁等待的我夜溟还没看到雪鴞下来,终于冲了上去。因为建筑物体含有所有人的基因,所有非此基因的人无法直接瞬间移动进去。上来的夜溟很大声的扣着门!西卜很快就来开门,开门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嘘”,示意夜溟不要太大声,指了指楼上轻声说:“她已经睡着了。”

  夜溟拎起西卜,要杀人的目光低声问道:“你对她怎么了?”

  西卜鄙视的眼光回敬:“我们玩游戏玩累了,她直接在迷宫里睡着了,说真的,你是夜溟吗?怎么变成这样,我要测体下。”说着从口袋拿出DNA比对笔向夜溟的手上刺去,夜溟本能的松了手,把西卜仍在地上。

  西卜毫不在意,惊讶的嚷道:“你真的是夜溟!我以为是别人伪装的。”说完意识到自己太大声了,马上用手捂住嘴巴。

  夜溟地下身又抓住了西卜的领子,低声的吼道:“雪鴞什么都不知道,我给她打了失意针什么都忘记了,请你离她远点,她很单纯、善良,我不想打扰他,你这老谋深算的人最好也离她远点。”

  稚嫩的小手拍着夜溟的大手:“看来你真的很爱她,动了感情的人都是傻子,我才懒的跟你们玩。”说着推开了夜溟的手,继续道:不过她给人感觉真的很亲切,我答应你不找这个‘姐姐‘,但‘姐姐‘找我这个弟弟我就没办法了。

  这时雪鸮从楼下走了下来,睡眼迷离的看着他们俩,问道:“西卜,他是谁啊?”

  “这个大叔吗?他也是我的朋友,叫夜溟。”西卜变会稚嫩的童音。

  雪鸮轻柔了下眼睛,仔细看了看夜溟对他说:“看你好眼熟啊,我们在哪见过吧。”

  夜溟没有回答,雪鸮地下身子悄悄的在西卜耳边说:“这个人的看着好凶啊。”

  夜溟依旧一言不发,转身离去。背影是如此孤独,关门的声音刚想起,就听间里面雪鸮爽朗的笑声:“咱们到楼上继续玩那个游戏吧,我今天一定要打过去。”

  夜溟回头望了一下关上的门,扬长而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物理世界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