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死神之重回末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陈晟祀的自由活动许可(上篇)

第五章 陈晟祀的自由活动许可(上篇)

真理学者 2021-04-08 22:57:14
武,霸气十足。  “叮铃铃~”忽然,小八脚下的铁坨就像引发爆炸像的震动出来,已发出尖厉的声音。小八“哇”的一声狂吼,被吓得从铁坨上掉下去,反应时回来以后“扑哧”地拍击几下翅膀,在空中调整后好达到平衡,落荒而逃。  “昨天我们的美术课就上到这里了,下课后!”“叮铃铃~”突然,小八脚下的铁坨就像爆炸一样的震动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小八“哇”的一声怪叫,被吓得从铁坨上掉下来,反应过来以后“扑哧”地拍打几下翅膀,在空中调整好平衡,落荒而逃。。...

  “小八”是一只住在S县第一幼儿园里“做饭的房子”上的小燕子,它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站在高处向远方眺望,或许这是受到他父亲的影响。今天早上,它早早就起来在幼儿园的大树之间觅食,清除大树上的害虫,保持大树的健康。这种既是工作也是生活的觅食进行了一整个早上,在确认大树上再也没有害虫以后。小八飞到幼儿园凹字楼中央的房顶上,站在房顶上的一个乌黑色的铁坨上面,俯瞰整个幼儿园,就像一个君王在扫视自己领地一样,威武,霸气。

  “叮铃铃~”突然,小八脚下的铁坨就像爆炸一样的震动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小八“哇”的一声怪叫,被吓得从铁坨上掉下来,反应过来以后“扑哧”地拍打几下翅膀,在空中调整好平衡,落荒而逃。

  “今天我们的美术课就上到这里了,下课!”一股听着有些像鸭子的声音从一楼的小(6)班里传了出来。

  “起立!”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随着后面声音的响起,一个身高不过一米7,挺着大大的啤酒肚的秃头男子用手臂夹着公文包从小(6)班的门口走出来。这个大腹便便的秃头男叫曾柔,今年45岁,是小(6)班和小(8)班的现任美术老师。

  今天是星期五,小(6)班早上最后一节课就是曾柔的美术课。从来都不会拖堂的曾柔在下课铃一响,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喊了下课以后就在陈晟祀带领全班道谢的声音中快步走出了教室,留下一个背影。

  “今天第三组扫地,组长记得记好不扫地同学的名字!交给老师。”陈晟祀可不会在意秃头男的背影,把桌子上的画簿收进背包以后,就履行起班长的义务——督促当天的值日组扫地。所有的东西都放进背包以后,陈晟祀把椅子倒着挂放在桌子上,这是老师为了值日生好把地上扫干净要求的,然后背起背包一甩脑后的小马尾就走出了教室,也是留下一个背影。

  “陈晟祀等等我!”而陈晟祀的同桌江伊沁她的手脚可就没有那么快了,看到陈晟祀已经走出了教室,她立马显得有点慌乱,把剩下东西胡乱地往在书包里一塞,拉上拉链。然后抓起椅子几乎是砸的一样倒放在桌面,背起书包向教室门口冲了过去。

  “快点啊,大佬和组长走了哇!”后面的胖子早就把东西像咸菜一样塞进书包里了,看到陈晟祀已经走了,作为第一组组长的江伊沁也已经跟上去了!怕掉队的胖子急的对一旁正在把书本乱塞的瘦子催促。

  “知道了,知道了!两秒钟!就两秒!”胖子的催促还是有点作用的,瘦子的手脚明显的快了起来。

  “肥子新、瘦佬白,你们还不快去,陈晟祀已经走出楼梯口咯!”坐在操场上前面的两个女生中的一个已经捡好书包了,看到后面的肥瘦组合这么慌乱,又看到陈晟祀已经走出楼梯口了,调皮的一笑,向后面一脸着急的胖子和捡书包的瘦子说了这么一句,让他们更加慌乱起来。

  而她旁边的同桌,也已经收拾好东西了,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一起走,两人把椅子拿起放到桌子上面以后,也走出了教室。

  “啪啦!”看到瘦子把最后一本书塞进书包里以后,胖子立马把瘦子的椅子也是和江伊沁一样砸到桌面,转身就跑出去了。

  “诶,胖子等等我!”后面的瘦子拿着没拉好链的书包也跟了上去。

  一出教室上陈晟祀心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开学两个月了。设计图也画好了,可是我应该怎么样去找材料呢?老豆和妈根本就不会放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哎!得想个办法才行!”正想的入迷,肩膀被拍了一下。扭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同桌一脸气鼓鼓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江伊沁。”陈晟祀十分不解,扬了扬额头上的镰刀眉,问道。

  “怎么了?我叫你那么大声你听不到吗?为什么不等我!”不问还好,一问就爆!江伊沁一看到陈晟祀这样就来气,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对陈晟祀喊道!引得周围的学生都看了过来。

  “啊?你叫我了?我没听到啊,不好意思啊,刚刚想事情呢!对不起了。”明白过来的陈晟祀,拍了拍额头,便向江伊沁道了歉。这时,一个听起来有点胖胖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老大,老大!哎哟,这可终于追上来了,累死我了。都怪白(这也和谐?)粉,这么拖拉。”终于在学校中央追上陈晟祀的肥子,已经满头大汗了。这肥胳膊肥腿的,可真不容易啊!瘦子也在后面追上来了。

  “陈景新,杨宇白!你们怎么这么慢啊,每次都是你们两个最慢啊?就像个蜗牛一样,哞,哞!”收到陈晟祀的道歉,江伊沁心情已经好很多了,看到后面两个累的像死猪的朋友,直接放大招嘲讽!

  胖子的名字叫陈景新,瘦子的名字叫杨宇白!小孩子都比较喜欢玩拍“公仔纸”,只要用手把小纸卡拍翻就算赢。陈景新因为手比较大,而瘦子的手则是比较瘦小,每次和胖子玩拍公仔的时候都是输多赢少。而瘦子又喜欢赖皮,为这事他们都吵了好几次了。后来吵到班长陈晟祀这里的时候,陈晟祀在他们的脑袋上一人拍一下。

  “你们傻呀,不会合作去赢别人班的公仔纸吗?赢自己班同学的公仔纸有意思吗?”一言惊醒呆小孩,在陈晟祀的指点下。他们在自由活动课的时候去和别人班的同学玩,瘦子只需要把一堆公仔纸拍出参加人数的少一个的公仔纸张数拍出来而不拍翻,轮到胖子的时候就把剩下的全部拍翻!轮到别人的时候不管他拍不拍翻,总会轮到瘦子的。只要把偏远的公仔纸拍翻以后,剩下的就看胖子发挥了。

  按照这个方法,这胖瘦二人赢多输少!公仔纸也是要钱买的,一毛钱有十张。赢得的公仔纸越来越多,又在陈晟祀的指点下,做起了“黄牛公仔纸的买卖”。

  班里人买公仔纸就一毛钱15张,别人班买就一毛钱12张!几个星期下来,两人赚了快5块钱左右,两人因为合作的关系,感情变得密切起来了,把不义之财平分以后!班长陈晟祀在他们心目中的威望更是达到了一种满目的崇拜,不只是因为陈晟祀每次考试都是100分,也是老师奖励的小红花也是最多的,有时还分他们几个!两人后来都向陈晟祀拜了码头,认陈晟祀当老大。

  虽然是收下两个小弟了,不过,陈晟祀却也只是把他们当做朋友对待就是了。因为陈晟祀个人魅力的原因,江伊沁和陈景新、杨宇白也成了好朋友。一个四人组的小团体就这样成立了。

  ————————————提克划的分割线—————————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的金钱开始了贬值。一切物价飞涨,一些原来比较不错的单位虽然也涨了工资,但是却已经不像原来那般好了。

  比如在“深沃”发电厂当车间主任的陈日宏,工资已经涨到4千块了,可是已经买不了像原来那么多东西了。加上妻子已经不干活了,每个月家用都需要2千5!得一个头晕身子热的毛病,还要倒贴!日子越来越难过了,陈日宏已经打算去找另外一个工作!虽然在这里干了七、八年,有了感情!不过,陈日宏可不是一个死板的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但是,在没有找到新工作之前,还是得在这里赚钱。

  陈日宏工作的时间是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上午八点钟上班,中午12点钟下班!下午3点钟上班,晚上七点钟下班。虽然是坐在办公室里面,但是却不能离岗。所以,每天都是陈日宏开摩托车送陈晟祀去上学!放学则是由骑脚踏车的妈妈去接,分工合作之余也能陪一陪儿子。

  坐上了妈妈的脚踏车,陈晟祀双手抱住妈妈的腰!看着自己的小朋友们都由自己的家长接走,陈晟祀也是放心的坐着妈妈的车,走了。

  “伊沁,刚刚你和那个女生说拜拜的叫什么名字啊?”江伊沁的家长每次都是很迟来的,而作为家庭主妇的黄慧甘每次都是早早就在幼儿园门口等待了,所以江伊沁的家长几乎都看不到陈晟祀!

  但是今天似乎比较特殊,刚刚谈成功一笔大生意的江富怀,心情特好,看了看自己手表发现时间还早,就开车去幼儿园门口等待了。等到女儿出来的时候,发现女儿似乎已经有好朋友了,常年不在家的江富怀便关心起自己的女儿!没有谁不疼爱自己的儿女!

  “他是男的!叫陈晟祀,是我们的班长,每次考试都第一名,可厉害了。”听到爸爸问起自己的同桌,江伊沁十分自豪的说起了陈晟祀的战绩,似乎那些都是她的一样。

  “男的?还真是怪了,这么漂亮?”江富怀,看着陈晟祀远去的背影,一脸不相信的说!

  “哼,最讨厌爸爸了。”突然,江伊沁就生气起来了,两边小脸颊鼓起了气,皱着眉头,同时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坐在车前面的爸爸!

  “啊?哦,对对对!是爸爸糊涂,最漂亮的当然是我的小伊沁啦。”江富怀一下子反应过来,心想:“哎,糊涂啊!在一个女的面前说别人漂亮,这不找罪受吗?但是,那个可是男的啊!”想不通的江富怀也不去想了,立马和自己的女儿道歉,同时拍了女儿的一记马屁!一脸讨好的样子。

  “什么呀,人家陈晟祀最帅了!你不许说他漂亮,要说他帅!嘻嘻..”江伊沁看到爸爸的样子很搞怪,原来聚集起来得阴影顿时烟消云散。但是,江伊沁可不是为了爸爸在自己面前说别人漂亮而生气的,她是因为爸爸说陈晟祀漂亮而生气。因为陈晟祀可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了,在他心目中自然是帅气了,虽然她不太明白帅气是什么意思!

  “啊——!!!”

  就在这父女两在为陈晟祀的模样是帅气还是漂亮吵起来的时候,陈晟祀已经在回家的途中了。

  “妈妈!”陈晟祀突然似乎决定了什么一样,咬了咬牙!在车后面叫了一下黄慧甘。

  “诶,宝贝!怎么了?”现在正在下坡,黄慧甘不敢回头看,全神贯注的看着大路!就算是陈晟祀叫了也一样,不回头。

  “每天是周末,我想出去喝朋友们一起玩!”下坡的快速冲破了空气(夸张),破开的空气变成了风,把陈晟祀脑后那一头已经长(是zhang)到肩膀位置的长发吹飞起来。从远处一看,就像一个女人在载着自己的女儿一样。不过风,似乎没有带走陈晟祀的比较沉重的心情,因为他也觉得自己太小了,父母肯给自己出去的可能不大!

  “这个,得等你爸爸回来商量才行!”黄慧甘听到以后,心情也有点沉闷。因为她很担心她的孩子,她无法想象如果陈晟祀被人贩子抓走了或者是出现了意外,自己会怎么样。无法做出决定的黄慧甘,只能交给在城外工作的陈日宏决定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始章 第二章 来自未来的“你” 第三章 与众不同 第四章 幼儿园 第五章 陈晟祀的自由活动许可(上篇) 第六章 陈晟祀的自由活动许可(下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