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混元七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话失去父亲了

第二话失去父亲了

沙颖咸鱼 2021-04-08
武馆大厅屋檐上,一白衣人立足于在那,双手数弄着挂在胸前的一大串念珠,在月光下,头上的九个香点泛着淡淡金光,白衣人望着离处的火龙罩,长叹道:“烈阳子,的确终归没能躲过尘缘之劫。”话语刚落,又是两道身影落在身边,一个青衫少年,约摸十七岁上下,火龙钟内,旋风起势,周贯衣衫鼓起,真气流动,头上的发带也散开来,一头黑发竟开始变得火红。。...

混元七子

推荐指数:10分

《混元七子》在线阅读

  周茂一一动不动的盯着火龙钟内的周贯和黑衣人。周贯双手持剑,剑身龙鸣不止,火龙钟也开始荡起阵阵钟鸣,和龙鸣之声应合。黑衣人面色凝重,缓缓开口:“原来这火龙钟和火龙剑魂魄相连,是互通灵气的法宝,嘿嘿,在这火龙钟内,你剑气会愈发刚猛,我只道火龙钟是寻常防具,不曾想也有这般神通妙用,妙,实在妙!”

  火龙钟内,旋风起势,周贯衣衫鼓起,真气流动,头上的发带也散开来,一头黑发竟开始变得火红。

  此时,周家武馆大厅屋檐上,一白衣人立足在那,双手数弄着挂在胸前的一大串念珠,在月光下,头上的九个香点泛着淡淡金光,白衣人看着不远处的火龙罩,叹息道:“烈阳子,看来终究未能躲过尘缘之劫。”话语刚落,又是两道身影落在身边,一个青衫少年,约莫十六岁上下,和一名十岁左右的粉衣女孩,少年剑眉星目,身后背负着一把大刀,年纪虽轻,却显得极为老成持重,看着练武场上空开口说道:“他终归还是用剑的。大和尚,你是还心有余悸吧。不过,看来传言是假的了。”白衣和尚摇摇头,说“不是,唉,不是啊。”青衫少年没有再答话,不知白衣和尚是说自己不是心有余悸,还是说传言不是假的。

  粉衣女孩粉嘟嘟的小嘴,像个瓷娃娃一般,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火龙罩,突然,又把眼神转到周茂一身上,仿佛有什么吸引着了自己一样。

  周贯朝不远方的屋檐上看了一眼,舞动起手中火龙剑,如山崩地裂之势攻向黑衣人,黑衣人笑道:“今日来的老朋友倒是不少。”嘴上说话,双爪却没停下,黑光闪烁,把周贯的攻势挡下,未落丝毫下风。二人两相纠缠,火龙钟火光又盛上一分,外围的武馆弟子已是退却到了几丈开外,仍觉热气逼人。周茂一站在原地,小脸映照的通红,额头上的汗珠不住流下,一名武馆弟子跑上前去,拉扯周茂一,周茂一直直的立在原地,那名成年弟子竟是拉扯不动。成年弟子受不了热气,拉了几下后只得又退开,嘴里叫嚷着:“小师弟,你快过来!”周茂一看着自己父亲和黑衣人,一步不动,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方屋檐上的那个粉衣女孩,二人眼神一对,周茂一直觉自己心脏和胸前的刀都产了颤了一下。周茂一咬了咬牙,又回过头继续观看父亲和黑衣人的争斗。

  白衣和尚点了下头说:“常言刀走沉重,剑行轻灵。烈阳子却全然反着来,使刀之时,轻柔舒缓,不着痕迹,丝毫无沉重之感,舞剑之际,反到雷霆千钧,大开大合,若说用刀举重若轻已然不易,这般舞剑实在是举轻若重,又是一个层次!”青衣少年只是点点头,轻声说:“刀如何?剑又如何?天如何?地又如何?”

  周贯剑法愈加凌厉,而火龙钟内的旋风竟也开始倒转,而这到这旋转的旋风比不久前快了不止多少,周贯火龙剑前后流转,一道火焰八卦出现在身前。“两仪四象诀”黑衣人轻声说道,说完身子颤动了几下,嘴中梵音响起,全是佛号经文之语,双爪随之变化,捏成释迦手势,手上黑光也转变为金光,黑衣人双眼煞气一扫而空,反显出一种慈悲柔和之气。金光成佛家万字,也挡在自己身前,和周贯的火焰八卦成僵持之势。而这金光万字慢慢又再次透出黑光,黑光每多一份,周贯的火焰八卦就弱上一分。

  屋檐上,白衣和尚大惊:“这黑衣人竟是我佛门中人,佛家有如此功力者,也不过寥寥数人,他到底是谁?”白衣和尚不由得飞落向练武场上,练武场上弟子都是一惊。白衣和尚不看众人,只是看着红龙罩中的黑衣人身前的万字,“这万字魔气侵染,是了,此人不是我佛门人士,应该是魔道中人修习了我佛门神通。”

  万字渐渐成乌金之色,火焰八卦火焰露出溃散的趋势,屋檐上的轻易少年反手拔出背上背负的长刀,也跃向练武场,一把拉起周茂一,向后疾退,开始那名武馆弟子又跑上前,喝到:“你是什么人,放开小师弟。”嘴中说着,心下也迟疑起来:“我拉扯小师弟时,像拉木桩一般,拉扯不动,怎么这青年人这么大力道?“武馆弟子刚冲近身来,伸手欲拉周茂一,青衣少年右手握着刀背轻轻一碰武馆弟子肩旁,武馆弟子顿时浑身一阵酸麻,便倒在地上,刚刚爬起,脚下又是一软,再次跌倒。周围其余弟子纷纷靠拢过来,搀扶起摔倒的弟子,有人又欲去抢轻易少年手中的周茂一,轻易少年淡淡的说:“我是来帮你们师父的,不想死的都离开远点。”听闻后,武馆弟子突然静默下来,仿佛被一股威压震慑住一般,不敢开口说话,也不敢再向前靠拢。

  青衫少年看了看身边的周茂一,周茂一只是紧紧抱着自己的刀,看着自己的父亲,而对身边的青衫少年确实全不在意。青衫少年对周茂一说:“站着看好,我去助你爹爹。”话语刚落,火龙罩内,周贯朗声说:“小叶子,你站外面看好,什么是天地乾坤!”说罢,火龙钟火焰之色竟凝固成实体,火龙剑也上下舞动,沉稳刚劲中又倏然活脱灵动,火龙钟内的旋风化为两股,瞬逆相交,身前的火焰八卦也快旋转,发过头去压制住乌金色的万字。

  青衫少年看到此,大叫到:“你…”话未说完,发现身旁周茂一挣开他的手,站于一旁,手中舞着钢刀,竟和周贯一致,只是周围没有什么旋风气场。青衫少年看着周茂一,也自顾自的舞动起钢刀,模仿起来,刚舞动三式,变觉气息翻滚,难以自制,急忙听下,调息内息。而周茂一反倒有模有样,舞动不止。另一侧,白衣和尚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天地乾坤是真,烈阳子功力尽废却也不假。如此僵持,只怕烈阳子落败已成定数,只是时间问题了。”

  火龙罩内,黑衣人左手释迦之势仍旧岿然不动,右手连连虚弹,每朝万字弹射一下,万字上黑色便浓郁上一分,不几下,万字成了通体乌黑,金色已全然不见。黑衣人口中说道:“你这狗屁天地乾坤,刚猛有余,后劲不足罢!”周贯也不答话,只是仍旧舞动着火龙剑。一套剑法舞完,火焰八卦陡然化作万千小八卦,向黑衣人射去。黑衣人一惊,大笑:“我还道你有昔日神通,不想你今日却退步到这个境界。强弩之末,虚张声势!”双手手势一换又成爪状,乌黑的万字也化作万千骷髅头之状和小八卦纷纷撞在一起。漫天八卦骷髅头相撞落于地上,火龙钟上现出道道裂纹,竟裂开消散而去,周贯也从空中落下,口吐鲜血,手中火龙剑熄灭,只余下一个剑柄,周贯看了一眼周茂一和青衣少年,说:“小叶子,带茂儿上穹宇…”黑衣人收回攻势,嘴角也渗出一道鲜血,说道“天地乾坤是不简单,可惜你没修至真成。”

  火龙罩散开一瞬间,周茂一也一下瘫倒,手中仍旧紧紧握着刀柄。青衣少年一把揽过周茂一,直觉得周茂一浑身火烫,抱着周茂一飞向屋檐,屋檐上的粉衣女孩也是眉头紧锁,显然惊吓不轻。待青衣少年飞至,女孩看了看周茂一,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一下周茂一的额头,又摇摇头。

  而练武场上,武馆弟子也被这气流冲的尽皆倒地,有的沾上火焰和黑气的更是大叫连连。白衣和尚一步迈向周贯,欲拉起周贯身体,黑衣人却大爪伸来,白衣和尚身上金光陡起,浑身成金色,双手推出挡下黑衣人,口中念到佛号梵语,面色之上,宝相庄严,黑衣人两次出手未能伤到白衣和尚,气息又是一阵翻滚,显然自己也在刚才的争斗中上了经脉。

  黑衣人眼光露出一丝狠色,看了看白衣和尚,又回头看看屋檐上的青衣少年和昏迷中的周茂一,沉声到:“呵呵,这陶老头的朋友来的倒是不少,不知道陶老头自己来了没有。”言罢,双爪一挥,一道黑光夹杂着鬼哭声朝白衣和尚击来。

  白衣和尚不敢轻敌,运起真气金光浮现,去遮挡黑光,不料黑光陡然溃散,一阵浓郁黑烟伴着恶臭弥散开来,场边众人也连连掩鼻咳嗽,白衣和尚袍袖一挥,黑烟散去,黑衣人已不知去向。

  白衣和尚伏在周贯身旁,手掌贴在周贯胸口,连连催动真气,一团金光浮动,周贯面色死灰,一动不动。白衣和尚站立起来,叹口气:“阿迷途佛,烈阳子施主,走好吧。”对屋檐上的青衣少年摇了摇头,青衣少年隐约间,眼角湿润。

  武馆众弟子靠拢过来,趴在周贯身体旁,一探气息,已然死了。众弟子便是哭将起来,喊着师父。白衣和尚念了几声佛号,说道,“好生埋了你们师父,便散去吧。”

  一名武馆弟子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我们要给师父报仇!”其余弟子也应喝道:“对,给师父报仇!”

  白衣和尚说:“你们一心报仇,却又谁知道如何报仇?去找谁报?你们本是尘世之人,和你们师傅有上这段缘分,埋了他也算尽了心,回去好好活着,便也是了。”

  众弟子沉默不语,良久,一名弟子站起身来说:“我樊峥是师父的大弟子,他老人家不在了,我们不知仇人是谁,却也不知道你们是谁,请你们把小师弟交还给我们。”

  白衣和尚看向屋檐处,屋檐上,青衣少年摇摇头:“我们也是遵从你师父遗愿,带他上穹宇峰。”

  众弟子七嘴八舌,“穹宇峰是神仙所在,你这般说,我们怎么相信?”

  青衣少年不答话,白衣和尚对众人说:“今晚之事,你们亲眼所见,信与不信全在你们。和尚劝你们一句,忘却此事是最好的。至于你们师弟,留下来,只怕有人不会放过他。”

  众弟子,一片沉默,带头的樊峥点了点头。白衣和尚长叹一口气,看了看周贯的尸身,说:“埋你们师父时,别忘了坟前载上一棵桑榆,让他走的安心。”飞上屋檐,看着周茂一,用手搭了一下周茂一的脉搏,说:“伤的不轻,不能再耽误了。走吧,先带他去陶先生那。”

  青衣少年点点头,抱着周茂一,对粉衣女孩说:“凝儿,我们走。”粉衣女孩看了看周茂一:“看着他很熟悉的感觉,可惜却是个笨蛋虫。”二人飞起,向远方飞去,周茂一被被青衣少年抱着,只觉得耳边风声很响,身上火烧一般难受,嘴里又轻声喊:“爹,爹。”青衣少年叹口气,继续飞行。

  白衣和尚站在屋檐上,念了声“阿弥陀佛”,手掌翻出,掌心出现一个小瓷瓶,轻轻一送,落在一名武馆弟子手中,说道:“你们也受到了点波及,所幸都是外伤,这瓶内有些丹药,你们服用几次就好了。”

  武馆弟子握着瓷瓶,再抬头时,白衣和尚也腾空而起,朝先前青衣少年飞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话夜半不速客 第二话失去父亲了 第三话 竹林隐逸者 第四话 闯进竹林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