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传奇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酷寒子 2020-10-18
电术,那么下一刻就成了科学深入研究会的非常特殊课题。但吾闷的白痴想法直接被完全否定了,抬头一看那胳膊一瞬间鼓足青色的筋络,在吾闷的确这再发力前的征兆是何其的霸气。魔杖从容一次出手,弧线了自由的的弧度,以重力加快之势抡起三米之外的绿衣青年。  只听“啊”的一声残吼,老头的步伐不断增快,以至于那刺耳的尖啸化为痛苦的嘶鸣。手中的魔杖缓缓举起,宽松的衣袖顺势滑落,露出那干瘦的胳膊。如若他要脱手雷电术,那么下一刻就成为科学研究会的特殊课题。但吾闷的白痴想法直接被否定了,只见那胳膊瞬间鼓起青色的筋络,在吾闷看来这发力前的征兆是何等的霸气。魔杖从容出手,划出了自由的弧度,以重力加速之势砸向三米之外的绿衣青年。。...

传奇志

推荐指数:10分

《传奇志》在线阅读

  第二章变相的快捷栏

  “恶魔铃铛,恶魔长袍,魔杖。”简简单单的说出了那些熟悉的装备,但能从冰冷的代码变为华丽的实质并非这么简单。前后两次的惊异,让吾闷越发的郁闷。难道传奇又想开新区,雇佣人员当街摆poss做宣传。但就算再专业,应该应该也模仿不出老头身上散发的妖异味。

  老头的步伐不断增快,以至于那刺耳的尖啸化为痛苦的嘶鸣。手中的魔杖缓缓举起,宽松的衣袖顺势滑落,露出那干瘦的胳膊。如若他要脱手雷电术,那么下一刻就成为科学研究会的特殊课题。但吾闷的白痴想法直接被否定了,只见那胳膊瞬间鼓起青色的筋络,在吾闷看来这发力前的征兆是何等的霸气。魔杖从容出手,划出了自由的弧度,以重力加速之势砸向三米之外的绿衣青年。

  只听“啊”的一声残吼,老头飘然而至,笑盈盈的捡起魔杖。苍老的皱纹在抚平的瞬间,舞动的魔杖连连重击残吼未过的绿衣青年。还没等那哥们儿反应过来,一些列的连贯动作猛辣来袭。勾腿,撞腹,绊脚,直到鼻青脸肿的脚下一滑被打趟。老头又做醉梦罗汉,倒身压上了绿衣青年的脊背。纠起那黄色头发,一边开闸放洪般的乱骂,一边的拳打脚踢的二次教育。

  “用两个破烂骗了我老江湖卖艺用的护身戒指,真以为你能跑的了。老子手指头粗,你那骷髅样式的戒指怎么都带不上。更让人发疯的是那牛角戒指,刚一戴上,放了一个屁所产生的的余力竟然震碎了。N个人将持久性都给磨光了转手几回的货还骗我。还极为委婉的说,您老体弱,这两个戒指能产生神效,让您身体硬朗、结实,出拳的力道能打碎千斤巨石,我呸!”

  “。。。。。。。”

  “。。。。。。。”

  老头对身下的拧动并未在意,而是放下心来,仔细的搜找起那枚护身戒指。但眼见的吾闷却注意到,那渐渐抽出的匕首,散发出的寒光透过头发照亮野兽般的眼睛。吾闷可不想干涉此事毕竟两个人之间的PK,最忌讳的就是有人中途作梗。

  作为一个常驻街头的混混,平常也算不上飞扬跋扈,但也没吃过这样的亏,而且还是被一老头打趴的。不会蒸馒头的话,他还想争一口气。咬紧牙根,后臀发力,双掌用力撑地而起。见老头双手抱锁来袭,猛烈翻身滑出老头的压斥。单膝压地,凌风向前一划,短小的刀身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趁此,刃锋即下勾上的向老头冲去。

  “反向的攻杀剑术。”吾闷已悄然退到了安全范围,正待小押一口的他见到这亢奋的武士技能,瓶口也暂时停留在了唇边。

  老头的胡须抽动了几下,力施予棍上顶刃猛向上。固然虬筋纵起而出,也抵不住青年一辈的爆喝一声。越来越大的力道迸发出来,让绿衣青年的眼白透出几根血丝。恰是因老头体力不支,不得不后仰一下。

  “攻击后仰。”刚喝的酒差点喷出来,吾闷怎么也没想到,传奇中的死规则也沦落到了现实之中。围观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从吊黑的眼圈和嘴内的唏嘘,可以判定是玩家了。

  青年莫不会放过此次间隙,单手抓棍,双脚深踏于地,凶狠的面容以然贴上。匕首连贯的向前冲刺开来,玩了一手直捣黄龙。还好老头反应快,游戏固然不是现实,松棍后移,险险的躲过了死命一击。只可惜胸前的恶鬼头像被豁开了一条口子,索性没有伤骨见血。

  老头拖着疲软的身躯退到栏杆处,刚才张扬的气度已变为狼狈的面容。白发因打斗披散而下,仰头喘着粗气,竟然还闭目养起神来。他可不害怕他这种三流小痞能将自己当街给灭了,不管犯大罪小罪都会一并送入红名村。那里可不是这种小青年呆的,仍多少也不够那些红名大恶人练手的。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用了刀刀刺杀早没力气了,我还是有隐藏的能源的。

  慢慢解开长袍,袭人眼球的不是那孩人刀疤,而是那粗宽的布腰带,上面缝制着六个挂扣,郝然放着----药品。这就等于变相的快捷栏嘛,看到这时,吾闷的眼皮不由的抽动了一下。三个保命的太阳水,两个魔法蓝和一个救命红。就是不知道再来个地牢脱逃卷是不是立马传送啊!

  看着老头又是死命握拳,又是发狠的咬牙,吾闷就知道这是用太阳水的前兆。自己在游戏初期可是拿太阳水当保命玩意儿,蓝红瞬加的宝贝,轻易不用。咕噜咕噜的就将这瓶浓缩了太阳的精华液体灌入腹内。打了个响指之后,脸色渐渐红润开来,精神也从颓废转为无限的亢奋。猛跃冲击,毫不给敌人的喘息机会,抄起大药瓶就磕到了那青年的额头上。

  见那青年的面色迅速苍白,并且还绽出了一朵艳丽之花,老头真是无比的快意。扔掉残碎的药瓶,“啪”声重响之时邪笑重回唇边。甚至不忘将那把匕首从青年手中硬掰过来,算是这家伙爆的装备吧。

  枯指慢慢磨娑着刃锋,缓缓地指向蠕动的喉结,做出了轻微的剜动。威胁在此,明论以说,这青年回复的就是惨然一笑,口气生硬的说到:“护身戒指已交由老大处理,你若想要就去饰品店左边的大房子内找他。老大提一根齐眉短棍,身边伴有一只火红色的长耳大狗。江湖人称---狗道。”言词越来越大,除了夹杂着不屑,更多的是对自己老大的自信。

  带狗的道士是“神”不是人,没人会去招惹的。但老头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看着魔杖的浅浅裂纹一阵叹息。拍拍身上的灰尘,耳扫众人的夸奖,那嘴角夸张的弧度更让人感觉到那就是放肆。

  卖艺的时候,亮相众人的不过是些花拳绣腿。也没想到这会儿骨头会来个大拧转,现在全身特软,就想来一口小酒解一下乏。自己身上到是有不少金币,但这些小店恐怕找不开,放的声势过大总归不是好事。所以那双小眼,很干脆的瞄上了吾闷。

  慢慢凑了过去,见那小哥只是斜了一眼就没了下文,对自己毫无崇拜之感,甚至甩着屁股就走。老头直接手掌搭上肩,不等吾闷出口抱怨,就是一句无友饮酒何乐。吾闷还是有点怜悯之心,将酒瓶塞到了他的手内。

  “里面掺了一点蛇胆酒,腥涩爽凉,活脉加敏,正和我意啊。”只是凑到鼻前轻轻一嗅,便能点透其质,这老头到底是谁。

  老头喝了一个尽兴,半晌便满嘴酒气,可是说话依旧字字有力,那称兄道弟的话就跟打嗝一样勤。刚要掐断这些奉承话,他就在自己耳边说出了几句能扎破耳膜的话。

  “你知道玛法大陆上的形形色色会在这个世界上重现吗?”

  “甚至你就生活在比奇城。”

  “并且你还是银杏村的人。”

  “为什么?”几乎是出自一种本能,吾闷急切的眼神换来的只是极慢的开口。

  “因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吾闷 第二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