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传奇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吾闷

第一章 吾闷

酷寒子 2020-10-18 19:15:16
,进而狠狠地的往下压低价格,但乡民独有的朴质都会对所给出的价格笑容以还。呆在这个城市五年了,看见了各种东西花俏的翻新,此外也能满足了自己狭窄的很好奇心。但每一个人都好像呼吸的节奏着死气,戴着虚伪的的假面,行踏着静寂的道路。  在这个最求新奇有趣的城市,也为了排在这个追求新奇的城市,也为了排遣心中的压抑与不满,吾闷爱上了网游,恋上了那个挥洒热血的玛法大陆,还有那缔造传奇的沙巴克。做为小白与菜鸟的综合体--白菜,他总是问一些特傻的问题。曾一夜七次冲杀守门的大刀侍卫,结果就是死的只剩一条裤衩。若问原因,那笑的完全可以让你爆。自认木剑太土,就去抢侍卫的大刀摆弄几下。。...

传奇志

推荐指数:10分

《传奇志》在线阅读

  来到这个叫做比奇的城市时,他才十六岁。但也因此失去了活泼与天真,枷锁上了失落和迷惘。他时常坐在马路旁边,看每一位过往的行人。他们穿着光鲜,时尚而且新潮,是自己这个乡下少年远远不及的。吾闷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种满了银杏树,寓意着“年年银锭到,岁岁幸福来。”银杏村这个名字也由此而生。那里白天挖矿,夜晚打着火把寻鹿挖肉,偶尔会割下一点鹿茸,取一点珍贵的鹿血。胖屠夫每一次都会对肉的品质挑三拣四,从而狠狠的往下压价,但乡民特有的质朴都会对所给出的价格微笑以还。呆在这个城市四年了,看到了各种东西花哨的翻新,同时也满足了自己狭小的好奇心。但每一个人都似乎呼吸着死气,戴着虚伪的假面,行踏着寂静的道路。

  在这个追求新奇的城市,也为了排遣心中的压抑与不满,吾闷爱上了网游,恋上了那个挥洒热血的玛法大陆,还有那缔造传奇的沙巴克。做为小白与菜鸟的综合体--白菜,他总是问一些特傻的问题。曾一夜七次冲杀守门的大刀侍卫,结果就是死的只剩一条裤衩。若问原因,那笑的完全可以让你爆。自认木剑太土,就去抢侍卫的大刀摆弄几下。

  作为一介新兵,吾闷不练人妖不叫哥,总是让强有力的怪物将自己的法师打趴。每到这会儿,他总是点上香烟,静静的燃烧默默的点击复活键。闭上干涩的双眼,然后打开包裹。有几次都是赤条条的,四十个格子狗舔一般干净。值得庆幸的是,还留下了一顶祈祷头盔静静的等待着鼠标的点击。就这绿帽子,吾闷还乐呵呵戴了一星期。要不是给怪摸了一下,说不定他还想戴着满世界乱窜呢。

  面对金币的缺失,吾闷通常以笑带过。但今儿个不行,游戏里没金币还可以捡个垃圾装备卖,但这现实里缺了人民币,什么事都甭想提,并且快到月底了,没钱充月卡的话,那下个月的唯一娱乐又要飞了。

  吾闷本来是个血少防低小员工,整日让高层血牛野蛮撞着打。每天天不亮就要去冲业绩,俗话说得好,自身品质越高,声望越好,升级的把握就越大,换得大饼的机会就越多。按老总的说法,这次的项目就好比争夺沙巴克,这块宝地绝对不能丢,谁都想要分一杯羹,所以争霸必须火力猛,反应快。找准合作伙伴,盯紧敌对商家。为求一击必胜,会议决定,工作奋进者派送国外特训,公司等级地位提升。这个消息对吾闷来说无疑是个震雷劈,自己的业绩就好比经验值,眼看就要满当当,但自身的技能还不够,这不刚好不能去培训。

  大项目肯定需要人才,所以吾闷这次到处挖人。按他自己的说法,这挖人就跟挖矿一样,金银铜铁你狠命挖,人才一流咱就收。正巧今天遇到一姓黑名铁的壮男,表面看上去不斯文,但所持的文凭才显出他是学子风范啊。吾闷将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几率当个宝,请到公司后面试笔试一块上,结果就是黑铁既是纯爷们又是纯棒槌。面试的时候,看见那美女主考官就是一阵风花雪月的乱侃,这只能说他血气方刚,热爱美丽。笔试愣是一个字没写,这可以归功到教育之上,又是一个高分低能的孩儿啊!吾闷当时的脸就黑的跟铁似的,理由上嘴就跟子弹上膛一样迅速,但还未脱口,所谓的子弹就卡壳了。老总的一记半月弯刀就甩脸上,白皙面庞顿起满面桃花,火辣辣的疼。这个月的工资就在这乌龙之下消散了,买点疗伤药都成奢望了。

  直到后来,吾闷抱怨方便面泡烂的时候,人家黑铁叼着雪茄给他追了一电话。说他专搞合成加工,武器特修,敢情不是一个行当的。自己跑腿靠嘴,那家伙是吃手艺饭的主。也难怪,社会在发展,系统在更新,这爷们的一“开春”就让吾闷遁到了“深冬”。他成了市场抢手货,那吾闷岂不是成了压仓底。

  老总这一生气,就哼哼哈哈的在游戏里虐起了新人,杀的名字血红血红的,同时也摆脱了刚才那张树桩子脸。笑嘻嘻的允了吾闷半天假,并且做了批示,不带点实质性东西,就拿辞职书来见他。得,这所谓的实质要么是票子,要么就是传奇中的装备。公司上下青一色的玩传奇,高层同一练战士牛蛮子,毕竟是财大气粗的象征。是个女的就练个水灵点的小道士,完全是看中里面的服饰和首饰。更有甚者,食堂里的老苏练人妖,起早贪黑的练级不如百媚娇态的哄骗。取了个“专伤你的心”的雅号,忙完工作就在聊天栏里娇气娇气的唬那一票弱智青年。

  老总光装备就存了好几个小号,咱眼中的战神盔甲,他眼中的蛤蟆装,那幽灵项链都当铁辣椒扔着玩。好东西都有了,他还要啥子,他妈的他想要屠龙。曾开出一万块人民币买一玩家的大刀片,但人家就是不卖。闹到后来,那玩家干脆不出安全区了,整日哼着小曲扛着屠龙当模特做截图。但老总还真和他干上了脾气,可惜那哥们对口水战没兴趣,油盐一点未进,反污主人一手。游戏里的代码吾闷还真没有,但房后的那大铁片若让铁匠削一削,应该也有个屠龙样。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吾闷踹门之前看了一眼那些所谓的忙碌,忙着杀怪攒钱,升级和打宝。从此再也没有哪个人用橙子当火球术乱砸人了,也没有人敢骂老板娘是白野猪了,空有一肚子水。转头对吃薯片的保安说,“尸王,咱兄弟这多年,我都没从你身上榨出几滴油,**就剩一张嘴了。”心灰意冷之下推门而出,唯独抬头仰天,埋头对地,无言以对。

  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吾闷酒后一直没闷过,反倒是被现实所闷。上九天揽月纯属扯淡,下五洋捉鳖动物保护协会肯定不让。极度空虚的心在没有装逼维持下,就只好用愁填满了。

  吾闷恨不得将整个裤子都翻过来,但钢镚就那么几个,不过够买一瓶二锅头了。这次绝不能倚墙狂灌了,只能当街小押了。并非酒量有所下降,而是没了添头,没了花生米来压火辣辣了。

  这前脚刚一迈进酒馆,吾闷那张凋敝相就让老板娘尽收眼底。还没开口要东西,这肥婆的大舌头就开始乱说,什么面观印堂发黑,红运本临门,恶运来当头啦。当排出那几枚钢蹦之后,肥婆的话就知趣的打住了,不让小店发福又何必多说废话招人嫌呢。刚才臭屁的样子外加这点钱,多半又是失业的主,要一瓶二锅头浇一浇发闷的心。

  看着杂乱的架子,肥婆还真有点犯愁。毕竟这几年都在玩新奇,除了卖一些洋酒,大都自备着材料去找土城酒馆的那位女人去酿酒,并且还可以酿制药酒。在酿酒槽里放入相应所以的材料,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取回酿的酒。销路还不是一般的好,像那强身健体的玄参酒,舒筋活脉的透骨酒都是抢手货。药性与酒意浑然一体,药力逐渐沉体内的同时还增加了血的上限,据说这叫酒气护体。所以二锅头啦,茅台啦,一般是不再营销的。不过在肥婆的脑海里,应该是有那么一瓶压底的。

  对于她来说,她可不想失掉任何一个顾客。立马收腰直身踮起脚,拉长脖子昂起头,瞪着大圆眼就在大坛小坛间隔的空隙中翻找。吾闷在一旁是越看越乐,那红色的胳膊无不像蛇蝎的两只大钳,愤慨的不停挥舞。

  当她小心翼翼的将找到的二锅头放在柜台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件尘封的古董呢。在肥婆用纸巾细细擦拭时,吾闷无意间瞟到了她手上的那枚金光闪闪的戒指,并非是对其价值的羡恋,而是它的样式竟和传奇中的降妖除魔戒指过分的相似。就算这厮也痴迷传奇,但总不会纯金打造一枚戒指玩COSPLAY吧。等等,这金色之间怎么夹杂着白色的光点,而且隐隐的透出神秘的灵动性。正待细细观察的吾闷,一声咳嗽打断了心绪,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鼻尖即将碰到人家的手指。

  吾闷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着那半瓶酒液露了出来。什么,半瓶。这满身的闷气立马澎湃,刚要对肥婆打个哈哈折个价,兑满兑满不要价。肥婆也是个生意人,急性子肯定不会等这么久。当然,也可能是缺钱限住了脚。得,我就做会赔本买卖,赚一下这后生的人情。毕竟,这戒指的特性,能看出的人不多。转身就从酒坛里吊出一些酒兑了进去。吾闷这会还真挠着头不好意思了,刚才还以为这嘴脸就一奸商,但真没想到这大姐贼实诚。还未等吾闷说声谢,这大姐就在他面前掐了几个手势,嘴内还喃喃说着什么。“给你下了困魔咒,明一早煞气全无。”听了这句话,吾闷差点倒地。若再穿上一件古朴的灵魂战衣,拿上把傲气降魔,一叠黄纸乱飞充当灵魂火符,那多少有点神棍样。但看到大姐那副认真样,吾闷也不想刺激这份好心。道了谢之后,还出奇的记住了“下次再来”这句话。

  “敢问路在何方,越走越迷茫”。倚在围栏之上,操着陈年老调,吾闷就是一阵对酒高歌。不求别的,单说一个痛快。空中飞鸟无不惊起而去,过往的行人无不呕吐。对旁人的如此惊诧,吾闷无以回报,只有心中那份待发的怨气。

  现在的这副样子就像邪恶蜈蚣面前的小法师,让那吐出的毒雾麻痹在原地。麻木散去的间隙,擦出的小火球没有用,放出的雷电也只不过是给这老蜈蚣瘙痒。所持的手段如果无法与面前的遭遇契合,往往就是不必要的死亡。老蜈蚣只喜欢东方的肉搏战,并不接受西方的魔法攻击。吾闷还清晰的记得,他磕完最后一个红药,举着海魂在冲去的途中看了黑白电视。没挠他一下的确有些失望,但作为爷们所操控的法师,在中途战死也比在原点窝囊强。

  狂灌一口酒,嗓子内的辣吼吼也让吾闷摆脱了种种不甘。玩个游戏都这么大义凛然,更何况活在世上。世态高压咱还没抗一下就自曝玩儿完,也真枉费了爹妈给的这张脸。

  就在这思想乱嗨的时候,面前急闪一阵清风,半眯的双眼再睁开之时就看见几米之外一超然的存在。一袭黑袍沧桑古旧,还纹饰着一张恶魔的狰狞面孔。枯老的手指紧握着魔杖,其实就是传奇中的牧羊棍,就像标点问号的加长版。佝偻的身躯渐渐回转,随着步伐的颠动,脖间的铃铛发出尖锐的音色,仿佛恶魔抛开了枷锁,重获自由时的尖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吾闷 第二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