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遗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劫得三人

第四章 劫得三人

笔墨寒 2020-10-18 17:05:55
,颇富趣味的仔细观察着林跃,脸上写着:我看你能蹦跶几天。  忽然,外面急急忙忙跑进去一个一丝不挂的胳膊的黑脸汉子,看见凌平,憨实的一笑,进而磕巴着地说:“大,大,大哥,兄弟们刚,上次劫了几大箱子货回去,还,还,还抓了几个人。”  “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大哥,小弟那个有限,得去趟茅房!”。...

遗唐

推荐指数:10分

《遗唐》在线阅读

  “呵呵!林兄弟,老夫果然没看错你,来,干了!”

  林跃看着眼前这不知第几十碗杂粮酒,真想大哭一场,一千多年前的酒虽然不醉人,但胀人啊!并且,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政府以后怎么对付他,此后恐怕真应了那句话:天下虽大,却无有容身之处!搞不好以后还会有人写本书:《一代杰出穿越青年的响马一生》。

  “大哥,小弟那个有限,得去趟茅房!”

  “无妨,这坛喝了再去也不迟。”

  吴先生倒是悠闲的坐在一旁,摇着扇子,饶有趣味的观察着林跃,脸上写着:我看你能蹦跶几天。

  突然,外面急匆匆跑进来一个赤裸的胳膊的黑脸汉子,见到凌平,憨厚的一笑,继而结巴着说道:“大,大,大哥,兄弟们刚,刚才劫了几大箱子货回来,还,还,还抓了几个人。”

  “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全是上等的丝,丝,丝绸布匹。”

  “东西直接入库,把人带上来。”

  那汉子得了令,又匆匆跑了出去,不一会功夫,和一个矮个子押着三个人进来,那三人中为首的是个中年胖子,一看就是个脑满肠肥的有钱人,见谁都是乐呵呵,笑着拱手,他后面跟着一个大个子年轻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进门的时候因为磨蹭还被那黑脸汉子踹了一脚,衣服也被撕烂了好几处,但仍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最后面跟着一个随从打扮的小厮,一直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刚一踏进门,也不知是被门槛绊了还是因为害怕,双腿竟是跪了下去。

  “你这没用的东西,给我起来!”年轻人见那小厮跪倒,气的就要上脚去踹,可是黑脸汉子快了一步,将他拉住拖到一边。

  “想必这位就是大当家的了?”那胖子也不理会身后发生的事,进来后环顾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在凌平身上,极为客气的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不错,是我!”

  “在下孙伯盛,在这蜀州城里做点小买卖,今日与家人途径贵地,不想却得罪了大当家的几个手下,真是罪该万死!还望大当家能念在我等无知的份上,网开一面,饶了我们三人。”

  “放了你们也简单,给家里写封信,每人三千两,三日之内送到,否则我就只能按照道上的规矩办事了!”

  “好的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那被缚的年轻人突然站出来瞪着凌平怒声说道。

  “老子管你是谁,二牛,先给他十个嘴巴子,让他安静一会。”

  胖子见那年轻人要挨揍,急忙说道:“大当家的,犬子年幼,不懂世事,还望大当家的不要怪罪,别跟他一般见识。”

  “盛叔,怕他作甚?实话告诉你吧!我乃保宁都护府折冲都尉刘义的儿子,你若是识相的话,就趁早放了我们,要不然我父亲定会带着大军将你这山头夷为平地。”

  胖子见他说出实情,脸上瞬时变得难看起来,要知道,响马不是不忌惮官府,有时候正是因为太过忌惮,才会干出一不做,二不休的事来。

  “刘义?”

  “怎么样?怕了吧?”年轻人见凌平有些犹豫了,便得意的笑了笑。

  凌平饶有趣味的看着那年轻人,接着说道:“老夫是怕了,看来有可能要不到赎金了!”

  那胖子听了凌平这话,两腿一软,竟是瘫坐在地上,这身份不说还有一线希望,要是说了就彻底完了!他现在已经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次出来,就不应该带着这个爱惹事又没有本事,整天只会躺在女儿肚皮上的少爷。

  “二牛,你过来!”凌平向刚才报信那黑脸汉子招了招手,等他走到身边,小声问道:“抓人的时候有没有跑了的?”

  “大,大哥放心,就,就,就他们三个。”

  凌平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吴先生看出了凌平那一惯的表情,这是只有杀人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便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大哥,这恐怕有些不妥!”

  “有什么不妥?”

  “我们与刘义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要是贸然杀了他的儿子,只怕……,况且山上现在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吴先生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瞟了一眼旁边。

  凌平顺着吴先生的视线看过去,正是林跃,只见他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继而问道:“那依先生的意思,应该怎么办?”

  “不如先将这几人押下去,再派人盯住那姓林的,等过上一段时间,刘义那边要是没有动静,再杀也不迟。”

  凌平听了这话,摸着胡子思索了片刻,朝林跃道:“林兄弟,你说这几个人该如何处置为好?”

  林跃不知这是凌平的试探,只是他初来此地,对这刘义一无所知,不好进言,便只能尴尬的笑道:“大哥,小弟刚来到山上,对什么都不了解,所以当然是大哥怎么说,就怎么做。”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先留他们一命。二牛,把他们押下去,派人好好看守。”

  二牛正欲领命,只听凌平接着说道:“刚才那十个嘴巴子,下去接着打!”

  那年轻人听了这话,瞬时由一副盛气凌人变得有些慌张起来,可能是因为还顾及着自己作为少爷应有的架势,倒是没有露出太多胆怯,可心里,怕是已经怕到了极点,因为凌平这时候不但没有因为他的身份忌惮他,反而选择了结怨,这就意味着人家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

  二牛先是一愣,他都忘了这事,怎么老大还记得,不过他这人说话不在行,动手倒是强项,当下便领了命,押着几人出去。

  吴先生房中……

  “李茂,你马上找个人下山去,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刘义,让他派兵前来,到时候我们再里应外合,定保证把刘公子救出来,并且一举铲除凌不二。”

  “吴先生,你不是一直想坐上大哥的位置吗,怎么现在要……”

  “此一时彼一时也!既然上天给了我吴修这么好一次机会,要是不珍惜,就真是暴殄天物了。”吴修清楚,这事要是成了,刘义肯定会感激他,到时候赏他个一官半职,可要比在这当个山大王好上何止百倍。

  李茂看着吴修意淫的表情,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瞬间换了笑脸,谄媚道:“那就先恭喜先生了,小的以后定当作为先生的马前卒,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呵呵,放心,只要事成,我绝亏待不了你。”两人说完相视一望,奸诈的笑了出来……

  林跃虽然是作为军师留在山上,但现在一没出谋,二未划策,还得经过凌平的一段考验才能正式挂名,也因此,待遇上就和其他小喽啰差不多,被安排在了阿四房间暂住,还有一个原因,则是方便监视他。

  这时候的人大多在卫生环境上不作讲究,更别说是响马了,阿四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床单被子也不知是几年前从山下抢来的,自从铺上后,就没洗过,可能打算下次再碰上这等买卖的时候,直接换新的。

  “阿四,这哪有裁缝?”

  “山下集市上就有!”

  林跃闻着身上这件发臭了的衣服,昨天因为有任务,他也就忍了,现在必须想办法弄几身合适干净的衣裳来穿,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精英阶层,这点可不能含糊。

  “先别擦你那破刀了,我问你个事,身上有钱吗?”

  “干嘛?”阿四急忙停下手里的活,异常警觉的提防起来。

  “你看你那小气样!先借我几两,下个月发了饷银就还你,我做几套衣服去。”

  “大哥吩咐,这几天任何人都不能下山。”

  “为什么?”

  “还不是刚抓住的那几个人给害的,担心这时候有人通风报信。”

  这老狐狸够谨慎的,也不知那刘义什么来头,让他这么害怕!不过正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没了带毛猪,他也可以吃咸菜么!

  “阿四,你有没有针线?”

  “我要那个作甚?”

  林跃话刚出口,就觉得多余了,这破房间一眼望去,就那么几件破家具,唯一鲜亮值钱的,可能就只有他手里那把大刀了,哪还能有针线那么高级的东西!不用说,整个青云寨,怕只有凌霜霜那小妞才会使那玩意。

  林跃说干就干,他找了凌平扯了点布,反正今天刚劫了几箱子布匹,作为新人,领个工作服也是理所当然的。凌平听他要布,也不问缘由,就直接给了一匹。那玩意或许在商人眼里,都是银子,可他既不做买卖,又不当裁缝,留下那么多东西实在没用,而且山上的弟兄们平日厮杀打斗,那些细料子也不耐穿,日后估计也都是他那女儿拿去用得着。

  林跃喜滋滋捧着匹布回到房中,正好撞上从里面出来的莺儿,两人一不留神,差点亲了个嘴,最后幸亏以额头互相受伤的方式才避免了这场误会。

  “你这人怎么回事,急着投胎啊!”

  “姑娘说错了,我要是急着投胎,也不会来这里了。”

  莺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怎么每次和这家伙见面都没好心情,要不是小姐让她传话,她才不会来呢!

  “小姐叫你过去。”

  “我正好也有事找你家小姐,等我一下,马上来!”

  林跃把布收好,便跟在莺儿后面去了那小楼,两人一路上一直拉开很大的距离,在莺儿看来,和这个人待在一起,准会发生点意外。

  “莺儿姑娘,你家小姐找我什么事?”

  “不知道!”莺儿见他追上来问话,匆匆应付了句,就要加快脚步,可因为太过慌张,竟一时不注意,被脚下石头绊了一跤,亏得她学过武功,要是放在林黛玉那般的身子,估计这时候都起不来了。

  莺儿气冲冲的站起来,心想:果然和这家伙在一起准会倒霉。她恼怒的瞪着林跃,吼道:“离我远点!”

  林跃看着莺儿远去的背影,不禁小声嘀咕:“远点就远点吗,吼什么!再说又不是我推倒你的。”

  ……

  凌霜霜的卧室里极其古朴典雅,除了几样简单的家具外,皆是些经史典籍,书法字画,一张案几上竟然还摆放着一具古琴,这倒令林跃有些好奇起来,一个响马的女儿,竟然会这么喜好风雅!可是他突然想起,这种闺中小姐的绣房,似乎与昨日她所表现出来的狠辣与英勇,完全格格不入,可真是个双重性格。

  “小姐,找我什么事?”

  “昨天那首诗只听你念了一句,可有全诗?”

  原来这小妞温言细语起来这么魅惑人,林跃不由得唏嘘一声,现在这位哪是昨日的小凌飞刀,简直十足一个林黛玉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林跃不禁狐疑起来。

  “只是独句而已!”林跃话一出口,便被自己的文绉绉吓了一跳,怎么被这小妞带的不会说话了

  “那实在可惜了!”凌霜霜听到原来只是独句,有些黯然的垂下头去,此刻,倒真是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

  林跃心里暗道:也不是不告诉你,主要这词是人家皇帝扼腕江上的,整首就这两句应景。不过话说回来,有这两句就已经足够了,再多就是画蛇添足。

  各位大侠,欢迎多提些意见!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阴间被阴 第二章 投名状(一) 第三章 投名状(二) 第四章 劫得三人 第五章 内奸 第六章 追捕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