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遗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投名状(一)

第二章 投名状(一)

笔墨寒 2020-10-18
神,有种年龄不详的预感。  “很简单的,是把你先毒傻了,再剁掉双腿阉掉,扔在茅坑里,过个一年半载,等着你慢慢的死了!”  我靠,这小妞怎么这么超级变态,林跃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忆起以后每日泡在屎尿里,即使自己傻了,也会令人不寒而栗。  “这个,这个我再“你一个读书人怎么还信这些鬼神,要是上天真有公平可言,世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冤魂孤鬼!”。...

遗唐

推荐指数:10分

《遗唐》在线阅读

  “大叔,你懂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吗?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还让我纳什么狗屁投名状,还不如一刀宰了我算了,我要到地府告上他们一状。”

  “你一个读书人怎么还信这些鬼神,要是上天真有公平可言,世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冤魂孤鬼!”

  “大叔,我跟你说的就不是一件事,你就别瞎掺和了!”

  “你想求死也成,本姑娘这里有三十六种死法,但我平常最喜欢用的只有一种,那就是慢死!”

  “什么意思?”林跃看着她笑里藏刀的眼神,有种不详的预感。

  “很简单,就是把你先毒傻了,再剁掉双腿阉掉,扔在茅坑里,过个一年半载,等着你慢慢死掉!”

  我靠,这小妞怎么这么变态,林跃不禁打了个冷颤,想起以后每天泡在屎尿里,就算自己傻了,也会令人不寒而栗。

  “这个,这个我再考虑考虑!”

  “小子,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有句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不管你以前失去了什么,我保证,以后在我这里,你要什么有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林跃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这一切说不定都是上天的安排,自己纵然现在去了地府,一没钱,二没关系,说不定连判官都见不上,弄不好再被那两混蛋发配到原始社会去,到时候就是想哭,都没人理你。

  “大哥,这小子万一……”

  中年汉子不待那青衣儒生讲完,便打断他,说道:“吴先生,老夫知道你是为了寨子好,可我凌某人虽是个响马,却也是阅人无数,平生最是佩服那些不怕死的,要是这小子纳了投名状,我便做了这个主,让他上山。”

  吴先生听了这话,也不再多言,只是饶有余味的瞥了一眼林跃。

  “唉!大叔,你说吧,让我怎么干?”

  他也是趟过生死的,并且还比别人多了一茬地府的经历,在看待得失面前,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又开始审视现在的处境。不过说来也真是造化弄人,上一秒钟自己还在为做个鬼差而争取,现在却要想办法加入土匪,人生的大起大落,怕是世间难出其二了。

  “呵呵,好!眼下正有个天大的机会给你。离此地不足一日路程的永康县,其知县姓周,名仁义,却十足是个不仁不义的畜生,为官以来,暴敛横财,草菅人命,坑害了不少贫苦百姓,你今夜便去取了他的狗头来,可敢?”

  原来是杀人,这可让林跃有点犹豫了,他本来就是因为救人,才得了个应聘鬼差的机会,可刚还了阳,又让他去杀人,尽管要杀的对象不是好人,但以绿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还是对他来说有些抗拒。可是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先勉强答应,可要是离开这里,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好吧,我尽力!”

  “呵呵,以免你失手,我会派个人协助于你,放胆去干就是了!”

  这老狐狸,分明就是监视,还协助,说的冠冕堂皇的!

  “爹,女儿愿意同往!”凌霜霜站出来抱拳请命,还别说,这小妞姿势利落潇洒,男儿气概俨然。

  中年汉子思索一阵,似不愿自家女儿冒这种危险,莞尔说道:“霜霜,这次……”

  “大叔,哦不!大哥,霜霜小姐一看就是武艺高强,身经百战,巾帼不让须眉,能协助我真是太好了,先谢过大叔。”林跃急忙打断他的话,要知道,带个女人出去,逃跑的时候,他也好对付。

  “大哥,小姐既然有意前去,不妨给她个机会,也好磨练磨练。”吴先生也站了出来劝谏。

  中年汉子权衡片刻,在这么多手下面前,要是太过袒护女儿,必然会失了威信,便咬了咬牙,说道:“好吧!阿四,你也一同去。”

  “是!”

  阿四给林跃松了绑,扶他起来,可这半天手脚被缚,又一直坐在地上,此刻他全身酸麻,难以动弹,没办法,阿四只能极不情愿的搀着他走出去。

  “阿四,咱们老大叫什么?”

  “大哥姓凌,单名一个平字。”

  “哦!老大一看就是武艺精湛,力拔山兮,想必你们家小姐也不差吧?对了,小姐善使什么武功?”

  “那是当然,整个青云寨,小姐的暗器怕是没几个人能接得住。”

  “那兄弟你的武艺呢?”

  “我只会近身打斗,不过跟大哥也过不了几招。”

  阿四十七八岁模样,长得甚是高大,却完全是一副直肠子,苏恒问什么便答什么,这一会功夫,林跃想知道的信息便全清楚了,也初步计定了逃跑计划。

  在凌霜霜的要求下,阿四给林跃找了身衣服换上,他现在这副装扮,估计没到永康县,就得被抓起来。

  “阿四,有没有合身一点的裤子,这腰有五尺吧?”他对这粗布麻衣倒是没有多大讲究,可这简直能装下三个他的腰身让他有点哭笑不得,不是都说古代技术落后,大家穿衣服节俭,这怎么还这么浪费料子。

  “这已经是我最小的了。”阿四说着,顺手丢给他一根麻绳,示意他系上。

  林跃拿着绳子抖了抖,眼前瞬间变得雾霾起来,还带着强烈的尿骚味,也不知那家伙已经用了多久了。他丢掉绳子,从牛仔裤上扯下自己的皮带,还好穿越的时候没给他光着来,这身衣服以后得好好保管,这辈子怕就这一件了。

  上衣大点倒还能接受,把袖子挽起来就是了。林跃穿着这身别扭的粗布古装,甚是兴奋,这要是自拍一个放到**上,粉丝量又得往上走。

  “阿四,有没有镜子,你哥哥我正正衣冠!”

  “小姐那里才有镜子呢!”

  “那你家小姐住哪?我去借个镜子照照。”

  林跃按照阿四的指向,穿过聚义堂,就看到一个小巧的阁楼坐落在假山旁边,想必这就是了,可没等他靠近,一柄长剑便抵在了他的胸口,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也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厉声问道:“你是谁?”

  “姑娘,别冲动,自己人,自己人!”

  “谁跟你是自己人!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今天刚入伙,你肯定不认识,不信你去问霜霜小姐,我是来找她的。”

  “莺儿,出了什么事?”

  正说话间,一个约莫十六七岁年纪,身着淡蓝色罩衫,内衬乳白衣长裙,一条蓝里嵌白宽大丝绦,将不堪一握的纤腰裹得越发盈细,发梢一侧缀着大朵紫罗兰锦绣花,一缕墨色长发顺着雪白的脖颈垂至腰际,额间刘海刚好没过眉梢,一双宛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像山涧溪水一样清澈,整个面颊不施粉黛,却更显白净,朱唇不艳,却是天然的粉嫩。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刚才穿着粗布麻衣,灰蓬沉面的什么也看不出来,现在俨然成了一个倾国的大美人,真是让人不得不相信基因突变的伟大,老子粗犷彪悍,女儿却如绝尘的仙子,人皆道蜀地美女多,果不其然。

  “小姐,抓了个窃玉偷香的小贼。”

  “原来是你,莺儿,放下剑吧!”

  “哦!”莺儿见自家小姐确实与这小贼认识,便极不情愿的收回长剑,临了还不忘白一眼林跃。

  凌霜霜看着林跃打量了一阵,继而说道:“虽然看着不合身,但比你刚才那身行头顺眼多了。”

  “小姐,能不能把你的镜子借我用用。”

  “你要镜子何用?”

  这小妞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要镜子何用?这么愚蠢的问题都能问出来,直到今日他才明白,头发长,见识短,胸大无脑说的可真有道理。

  “当然是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呵呵,你这人还挺臭美的!……莺儿,取了镜子给他。”

  林跃看着莺儿抱来的铜镜,这他妈还不如拿盆水来的清楚,光顾着形象,都忘了古代哪来的玻璃镜啊!

  林跃接过铜镜,准备胡乱应付一番就离开,这件事太伤他心了,可当他拿起镜子的一瞬间,两只手竟不停地颤抖起来,因为眼前出现的事情太吓人了,当初趟鬼门关时都没有这般害怕过,这完全是由心底里流露出来的恐惧。因为,因为镜中的人,俨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仍是自己的发型,却被一张如此陌生的面孔占有着,究竟出了什么事,里面的人到底是谁?他又是谁?

  凌霜霜见他拿着镜子不断抽搐,急忙喊道:“癫狂症!莺儿,快打晕他。”

  说罢,莺儿反握剑柄,在他脑后用力一击,也不知这丫头有没有心存报复,这重重的一击之下,只听林跃‘啊’的一声大叫,竟是没有晕倒过去。

  “你抽风啊!为什么打我?”

  “你才抽风呢!要不是我及时打醒你,你早都口吐白沫了。”

  林跃被这小丫头的话竟逗得一乐,这两白痴肯定是把他刚才惊恐的状态当成羊癫疯了,不过也幸得这一击,林跃从恐慌中苏醒过来,第二次端详起自己的新面孔来,虽说没有以前英俊了,但白净了不少,想不到这穿越还有返老还童的功效。

  “喂!你照够了没有?”

  “别乱喂,我叫林跃,以后你可以称呼我为林公子,谢谢!”林跃顺手把镜子递给莺儿。

  “姓林的,你和阿四去牵马,我们准备出发,还有,用块布把你的头包起来,不伦不类的!”凌霜霜说完便转身进了阁楼。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是当初成了鬼差,这帮人到了地府,还不都得给他点头哈腰,作揖磕头的,可现在他就算有一千个不愿意,都得给人家牵马去。人家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这边倒好,河东河西也就一会的功夫,这次还了阳,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阴间被阴 第二章 投名状(一) 第三章 投名状(二) 第四章 劫得三人 第五章 内奸 第六章 追捕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