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遗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阴间被阴

第一章 阴间被阴

笔墨寒 2020-10-18 17:05:54
论他怎么使劲地,总是会追不上前面的速度,最后干脆已不再不能动弹,可背后却像是有股力量在推着他,停不下去。  “不需要白废力气,被我这锁魂索扣过的,岂止千万魂魄,却从来没有有逃出过的。”  “三位牛头马面大哥,小弟才二十岁,连家都没成,你们是也不是弄错了?”林跃两条腿不听使唤的跟在后面,他模糊记着自己是在吃着一颗枣子,枣核卡在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遗唐

推荐指数:10分

《遗唐》在线阅读

  阴风凛凛,寒气逼人,四处弥漫着鬼魅般的叫声,昏暗的灯火下,只能隐约看见前方两个引路者的背影,他们似人非人,似牛马又不似。

  林跃两条腿不听使唤的跟在后面,他模糊记着自己是在吃着一颗枣子,枣核卡在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两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到判官那里登记一下,你就可以轮回投胎了!”

  “什么,我死了?”林跃一慌,试图跑上去拦住那两人问个清楚,但无论他怎么使劲,总是赶不上前面的速度,最后索性不再动弹,可背后却像是有股力量在推着他,停不下来。

  “不用白费力气,被我这锁魂索扣过的,何止千万魂魄,却从未有逃脱过的。”

  “两位牛头马面大哥,小弟才三十岁,连家都没成,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弄没弄错,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了。”

  牛头马面说完这句,便凭林跃如何苦苦哀求,巧言令色,都不再开口。

  行的一阵,就到了鬼门关,只见门内炼狱燃烧,火光冲天,千百种夜叉狰狞的面孔被照得通红,无数恶鬼游离于头顶与缝隙之间。

  林跃初见此幕,早已吓得惊魂不定,迷了方向,要不是被锁魂索牵着,怕是又得昏死一次。原来这地府果真如世人所描绘的那般可怖,那十八层地狱会是怎样一种情况,更是可想而知。

  林跃被牛头马面带到了一座宫殿前,上书四个大字:善恶昭彰,这应该就是十殿阎罗麾下首席判官的办公之地。

  还不待他看清里面的面貌,已被用力扯了进去,他一时不备,一个踉跄,竟是跪倒在地,等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却不见了牛头马面的踪影,同时,上面一个悠悠的声音喊道:“底下何人,报上名来!”

  循声而去,只见前方案几之后,端坐着一个面目极其狰狞,丑恶的夜叉,他不禁打了个哆嗦,颤抖着声音说道:“林…林跃!”

  那判官拿出一本厚厚的名册,趴在桌上翻查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他的名字,不由得小声嘀咕道:“怎么没有叫林林跃的!”

  “大…大人,不…不是林林跃,是林跃。”

  “你不早说!”

  判官俯下身子,又找了半天,忽而大声喊道:“找到了!”

  “大人,我……”

  “别说话,本判官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是不是要说牛头马面抓错人了,你被一个枣核噎死是一件多么荒唐以及不可能的事情。”

  林跃急忙兴奋的点点头,都想跑上去亲一口那丑陋的嘴脸,简直太懂他了。

  “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前两天我还碰到一个正在撸管子就翘辫子的,正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可是…”

  “可是你也不用沮丧,因为你这一生是一个慈善家,一共扶贫救助了五百六十八人,上辈子是一个医生,一共救治了两千四百七十二人,再上一辈子虽说是个军阀,但被你解救和杀戮的人头折算下来,还多出六千九百六十人。你三世为善,一共帮助过一万人,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可以获得一个应聘上岗的机会。”

  “应聘上岗?”

  “对,就跟你们人间的公务员考试一样,需要笔试和面试,通过后就可以像我这般,成为地府的公务人员。不过,你也可以放弃这次机会,作为补偿,本判官会帮你安排下辈子投胎个富贵之家,长命百岁的过完一生,但你要是选择去应聘,被淘汰了,我就不能保证你的下一世会落得什么境况了。”

  下辈子快活一百年,当然不如在地府永世当官来得好,林跃又不是傻子,这么天大的好事怎么会放弃,只是不知道应聘的人多不多,要是真跟公务员考试一样,来个几千比一,自己就不要凑这热闹了。

  “大人,不知这次有多少人要参加笔试?”

  “你以为像你这样的笨蛋能有第二个?不过有几个夜叉也报了名,顶多不超过十个。”

  林跃一听不超过十个,心里一下来了劲,这可比买彩票的几率大多了,想来自己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在生意场上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PK几个人应该没有问题,当下便说道:“大人,我选择去应聘。”

  “你想好了?我这边给你报了名可就不能后悔了。”

  “想好了!”

  林跃刚说完,一张纸片就飞到了面前,他捡起来一看,原来是准考证,上面连自己照片都有了,他不禁心里感慨,这地府的办事效率就是比政府快啊!

  “第十二层地狱的狱长上个月因为中饱私囊,收受贿赂,已经被双规了,过两天你就去应聘那个职位吧!还有,在这里你要是干的不好,是会被解雇的。”

  “还有解雇?”

  “当然,我们地府早改革了,你以为跟你们的公务员一样,搞终身制啊!”

  林跃本来想在这混个编制,做个长生不老的鬼差,没想到人家现在改成雇佣制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快活个一百年呢!

  “既然你已经选择应聘,这里面的内情我就跟你说道说道!……身上有钱吗?”

  “没有!”

  “上头有人吗?”

  “也没有!”

  “那看来你以后的仕途会比较坎坷啊!好自为之吧,年轻人。”

  林跃喜滋滋的揣着准考证出来,准备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应付即将到来的笔试,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得参考书卖。

  ……

  “小怪,你说的就是那个人?”

  “对,就是他!”

  林跃不知道,此时在他后面,已经跟着两个尾巴,一名小兽,一名小怪,皆是这地府中的小吏,走了关系,便也得到了这次应聘的名额,两人这些日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已经干掉了不少竞争对手,这次看来要朝林跃动手了。

  “兽哥,你说能不能让他早点去投胎?”

  “恐怕不行,笔试之前生死簿上可没他的名字,判官也不会给盖章,没章子连奈何桥都过不了,就算把他偷渡出去,到年审查户口的时候,肯定会查出来是我们两干的。”

  “那你说怎么办?”

  “听说阴司间每隔一千年消一次档案,咱们不如想办法把他弄到一千多年前去,反正当时的生死薄早被烧了,就是有人知道了,想查都没证据。”

  两人得了主意,兴奋的一击掌,便追了上去。

  “兄弟,等一下!”

  林跃听见后面喊话,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见两个夜叉朝这边跑过来,他指了指自己,问道:“是叫我吗?”

  “不是你还能有谁!”

  “两位大哥,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是这次狱长招聘的工作人员,全面负责这件事,现在你就跟我们先去体检。”

  “啊?鬼还要体检?”

  “当然,我们可是正规单位!”

  “那好吧,两位大哥前面带路。”

  两个夜叉见林跃这么容易就上了当,偷偷相视一笑,领着其来到了第八十八号轮回机前,小兽给小怪打了个眼色,让他先拖住林跃,自己跑过去跟机长沟通一下,走个后门。

  “啊?兽哥,这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小弟的饭碗可就没了。”

  “你小子可想清楚了,上次是谁喝醉了,把十几个人的投胎时辰提前,结果让那些家伙全变成了早产儿,这事可是我替你兜着呢!况且你哥哥我平时睡觉爱说个梦话,要是这不小心……”

  “哥,别说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放心,兄弟,你那事哥哥我早忘了。”

  林跃看着眼前的轮回机,想不到地府的科技已经这么先进了,不用抽血,不用尿检的,只要坐在椅子上就能查,他好奇的坐上去,也不知道鬼的体检指标是什么。

  “哥,这玩意能不能让我试试?”小怪看着轮回机的仪表盘,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行啊!你把着这个转盘,朝这个方向转,到一千年的时候停下就行了。”机长相当乐意的把这个看似好玩,实则体力活的工作交给了小怪。

  小怪一听这么简单,上手就干,可推了几下,转盘只是轻轻晃了晃,没成想这东西这么重,他挽起袖子,呸了口唾沫,使出吃奶的劲,用尽全力一拼,终于转动了起来,可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兽哥,好像转过了!”

  “没事,只要超过一千年,爱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对啊!爱什么……哥,你刚才给他喝孟婆汤没有?”

  “哎呦,忘记了!”小兽一拍脑门,方觉大事不妙,万一这小子跑到古代,一不小心改变了历史,可就出大事了,但现在轮回盘已经转到了一千四百年那里,林跃的身体也早进入了轮回隧道,想停都没法子了。

  林跃坐在轮回机上,只觉得耳边一直嗡嗡作响,身体突然一轻,眼中天旋地转,便失去了知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是物是人非。

  ……

  “等等,几位大哥,你们要带我去哪?”

  此刻,林跃犹如一头被捕的野猪,四肢朝上,缚在一根棒子上,被两个衣着古怪的壮汉,一前一后,摇摇晃晃抬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面对着一群面目丑陋的夜叉在为他体检,现在怎么好像要被宰了似的。

  “叫什么叫!阿四,堵着他的嘴。”说罢,一名汉子也不知从哪里扯来一根麻绳,掰开他的嘴,塞了进去。

  林跃咬着沾满泥土和臭味的绳子,挣扎了几下,朝着刚才发号施令的小妞,‘呜呜’几声,眼睛瞪得方圆。

  “小姐,他敢瞪你!”

  “那就给我把他眼珠子剜了!”

  那名曰阿四的汉子,从怀里抽出一柄短刀,就要上来动手,林跃见状,吓得急忙闭上眼睛,缩起了脑袋,几个汉子见到他这副窘态,纷纷大笑起来。

  一路上听这些人又是大哥,又是劫道的,他也搞不清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自己明明是在地府应聘鬼差,怎么突然落在了这伙人手里,更令他奇怪的是,这帮人衣着古气,男人竟然还留着长发。

  他一路上闭着眼睛,不敢挣开,生怕这帮家伙做出什么非人的举动来,也不知颠簸了多久,腿脚已被勒得酸疼,并且头朝下这么久,脑袋都有点充血了。正当这时,他突然感觉脊背一阵剧痛,五脏六腑都跟碎了一般,想咳嗽嘴里又被堵着,竟将整个脸憋得通红,待缓过气来,才知是被那两大汉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爹,这是女儿今天的猎物!”说话间,她已扯出林跃口中的绳子,让他透了口气。

  一个身材魁梧,面相粗犷,满脸胡须的中年大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围着林跃转了一圈,看着他一头的短发,一身的奇装异服,并用脚蹭了蹭他身上的牛仔裤,说道:“恩!这料子不错,想必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霜霜,这次要是换了赎金,记你一功。”

  林跃一听赎金,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他妈是进了地府的土匪窝了。

  “大叔,你可能不知道,我在那边是个孤儿,这次死的这么仓促,估计没人会给我烧纸钱过来,要不然先给您打个欠条?”

  “霜霜,你抓来的莫不是个傻子吧?”

  那名曰霜霜的女子听了林跃这乱七八糟的话,也有些不确定起来,没成想自己第一次下山劫道,竟碰上个傻子。

  “嘿!傻子,会写字吗?”

  “算是会吧!”

  “什么叫算是,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给你家里写封信,说拿五……”那女子本想说五千两,后来一想,估计没人会愿意为了一个傻子出这么多钱,便改口道:“五百两,到青云寨来赎人,三日之后,没见银子,就让他们准备棺材吧!”

  林跃一听,这冥币还有按两算的,一时有点发懵。

  “大姐,我……哎呦!”林跃话说到一半,屁股上便挨了一脚。

  “本姑娘长得有那么老吗?”

  “是,是,我眼神不好使。姑娘,我能不能问问,这里到底是哪?”

  “不是给你说了吗,列龙山青云寨。”

  “我是问这到底是不是阴曹地府?”

  “哈哈,告诉你吧,小子,要是没有赎金,这便就是地府,我就是阎王!”中年汉子大笑一声,继而面露獠牙,凶恶的看着林跃。

  我靠,如此说来自己已经不在地府了,那两夜叉也不是带他去体检的,莫非那玩意是……,他看着身边这些一身古装的人,越想脸色越难看,不禁失声问道:“大叔,现在什么年月?”

  “大哥,这小子果真是个傻子,不如一刀宰了算了。”一个三十来岁,手摇羽扇,头缠方巾,身着青衫长袍,瘦脸长须的儒生凑到中年汉子耳边,轻声说道。

  林跃此刻连他是生是死都没搞清楚,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被宰,反正地府他也走过一遭,大不了再去见趟判官,告上那两夜叉一状。

  “大叔,杀不杀我都是后话,您能不能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年月?”

  “嘿!你这小子有点意思,老夫劫了半辈子道,还没见过像你这号的,你到底是真傻,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看你这身装扮,不像是本地人吧!”

  “大叔慧眼如炬,一看就是英雄,实不相瞒,我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初到贵地,对这里一无所知,还请大叔告知一二。”

  “呵呵,你这小子虽然长得难看,眼光倒是不错,此地乃是大唐剑南道蜀州,现在是贞观十三年。”

  贞观?林跃霎时瘫软在地,脑中一片空白,果然不出他所料,那玩意根本就不是他妈体检的,自己花了三辈子才混一个应聘名额,却被那两憨货骗到这里,还即将被人给宰了,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大叔,你还是杀了我吧,我要告状去!”林跃此时不知,自己现在就算死了,也没人来收他,只能在这个时代做个孤魂野鬼了。

  旁边几人看着林跃心如死灰的样子,皆是面面相觑,这人也不知经历了什么事情,竟起了求死的念头。

  “你这人好生奇怪,死了还怎么告状?”

  “唉!姑娘,我现在的心情恐怕你三辈子都体会不到,你可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

  “好诗!”那青衣儒生也不理会面前发生的事,在人群后悠悠的称赞一声。

  中年汉子也不识字,本就对文人的这些酸腐嗤之以鼻,听了林跃又是愁,又是水的,便不耐烦的说道:“你就说是受了谁的欺负,要是哪个狗官为难了你,老夫替你做主。”

  “真没看出来,你这人还有些文采!不如留在寨子上当个军师如何?”

  “小姐,万万不可,这小子来历不明,万一要是朝廷派来的细作怎么办?”青衣儒生听了这话,急忙跳出来反对。

  “吴先生,你莫不是担心他会威胁到你的位置吧?”

  “小姐,这几年来,在下的所作所为,寨子里的弟兄都是有目共睹的,凭他一个黄口小儿,在下岂会放在眼里,只是担心寨子的安危而已。”

  “既然如此……”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中年汉子大喝一声,斩断了两人的对话,顿了顿,继而说道:“要留下他也无不可,但必须纳个投名状。”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阴间被阴 第二章 投名状(一) 第三章 投名状(二) 第四章 劫得三人 第五章 内奸 第六章 追捕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