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阅读

首页 > 目录 > 《我的如此芳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正面交锋

第四章 正面交锋

新月翩翩 2021-10-14 08:00:58
凌玥只觉自己气血上涌,母亲和哥哥的关系很紧张,如何和缓是她始终头大的问题。既不想太过不刻意的追求,当然血浓于水的亲情但是自然得好,却更不不忍心望着他们二人一个比一个下不来台。上次不提帮哥哥整理仪容,也是一时之间塌,还我以为凭着她的旁敲侧击,这反倒是一个不刚才不提帮哥哥整理仪容,也是一时糊涂,还以为凭着她的旁敲侧击,这反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凌玥只觉自己气血上涌,母亲和哥哥的关系紧张,如何缓和是她一直头大的问题。既不想太过刻意的追求,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自然得好,却更不忍心看着他们二人一个比一个难堪。

刚才不提帮哥哥整理仪容,也是一时糊涂,还以为凭着她的旁敲侧击,这反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凌玥凑近凌珏身边,拉着凌珏行礼道:“娘亲今儿个的兴致真好,满屋子的花香,比以往点那个熏香好了不知多少倍。你说是吗,哥?”边说还边用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凌珏。

“熏香之气长久不散,更可宁神静气,比照料花草来得可是方便多。”大长公主好像并没有发现儿子的异常,只字不提他的妆容问题。只是顺着凌玥的话题接了下去。

“呼……”憋在心间的一股气吐了出去,凌玥弯起嘴角:“娘这是口是心非,您既然觉得照料花草是件麻烦事,那府里余梦园里成片的牡丹又作何解释?”

大长公主无奈地摆摆手:“本宫怎么养出了个只会窝里横的女儿,你们还是坐吧……”待凌珏兄妹落座在大长公主身侧时,大长公主正了正身子,猝不及防的话题一转:“珏儿,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就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凌珏缓缓站起身,“是儿子的疏忽。”母亲问话,偏偏她又是个极重礼数的人,凌珏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与怠慢。

不等大长公主说什么,凌玥反而搭腔:“这明明不关你的事。”哥哥此举让她心里如何安稳,凌玥扭头正色回答:“是玥儿,可,可没想到,这双手什么都做不了。”

“行了。”大长公主揉了揉眉心,最近的麻烦事不少,像这样的小事她根本没有挂在心上。只是堂堂世家公子,将来无论如何,都是要继承爵位的人,举止行为怪异,她这个做母亲的,好歹也得过问一下。

一顿饭用得各怀心事,气氛异常紧张,终于用完了,凌玥和凌珏二人便双双告退了。母亲这些年来一直都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参禅礼佛,他们一般没有什么事是不会去打扰她的。

看着一双儿女离去的身影,大长公主轻轻叹了口气,在婢女明月的搀扶下站起身子来:“本宫对这些暗流唯恐避之不及,但现下,又不得不为他们筹谋一番。”无奈又无力的感觉打从那年起就一直形影不离,视而不见,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高枕无忧。

却说另一边,赵姨娘的屋里,母女二人大眼瞪小眼,皆生了一肚子火气。

寒霜失魂落魄地回到凌瑶身边,面色白得厉害,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让人看了更加心烦意乱。凌瑶忍不住推搡了一下寒霜:“最见不得你这个鬼样子,说,又怎么了?”

她这也是恨铁不成钢,寒霜的这幅模样摆明了就是自己在府中境遇的真实写照。因此,她眼里容不下沙子,更见不得就连身边的下人都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惨样。

“珏,珏公子说……”寒霜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好像这话原本是出自她口中一样。

一声冷哼从一旁立着的凌瑶嘴里发出来,既然是凌珏说的话,那必定没有什么好盼头了,她可犯不上自找没趣,“行了,闭嘴。”

盛怒之下的理智极容易消失殆尽,这股冲天的怒气外加怨气,使得凌瑶的眼神冰冷怨毒,冷冷扫过寒霜不说,连带着赵姨娘都不能幸免。

赵姨娘年轻时也心高气盛,嫁为人妇,即使头上永远压着一个大长公主,这股子生来就带的气劲到底也没有消减多少。看到女儿这样的态度,自然是怒气冲天,咬着嘴唇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也不能全怪瑶儿不是,她娘家赵氏原本家产雄厚,说不上名门望族,但好歹也是富甲一方。她嫁给平阳侯的时候,他凌文哲还什么都不是呢!

哪能料到,本该高他一头的自己转眼就成了妾室,只因那平阳侯不知怎的偏偏看上了最不得宠的大长公主。但说到底,公主就是公主,过府之后,整个凌府就再也没她什么事了。

正这么想着,那边视野里不知何时淡出了一个身着素衣白裙的女人身影,目光上移,嘴角娴熟地一勾,立马换做了一幅笑颜:“今日姐姐怎么得空,居然来妹妹这里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凌瑶也立马转向了门边,福身行礼:“见过大长公主。”大长公主的身份摆在那里,寻常世家的公子姑娘都该唤正室一句“母亲”,无论愿意与否,这都是不成文的规定,可人家大长公主就是容不下她。想到这里,凌瑶眸底的神色又黯淡了几分。整个人都好像和房间角落里的阴影融为了一体。

大长公主神色淡淡,其实心里疲乏极了,侯府的女人争斗再怎么样都比不得那有着三千佳丽的后宫,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无底洞,女人一旦陷进去了,不斗个你死我活,哪里肯抽身退步。女人面皮上的真假,她就是闭着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大长公主深深吸了口气,把这些不适都一一忍了,方才开口:“赵……妹妹,瑶儿的婚事你可有打算?”要不是有所求,她才不会称这个女人为“妹妹”。

赵姨娘的笑容终于僵在了脸上,正妻是公主,她自然是比不上的,因此再多的不甘也都只能吞在肚子里,让它做一辈子的秘密也好,一生的耻辱也罢,都没有什么余地可言。

但是,瑶儿的婚事……想让她妥协,休想,她几乎是第一次摘下了对大长公主尊敬的假面,冷冷开口:“姐姐这几年吃斋念佛,本以为是真的打算不理这些闲事了。如今看来,你也不过只是一个俗物罢了。”

明月气得当即指起赵姨娘就想开口反击,却被大长公主一个眼神止住了,只能默默退回原处静静看着那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敢以下犯上的赵姨娘。大长公主眉毛拧了一拧,胆敢这么说,比之以往那等假模假样已是不小的进步了:“你为你的女儿着想,我为我的女儿扫清祸患,本着一样的心思,你又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本宫?”

赵姨娘眼皮狠狠跳动了几下:“玥儿尚未及笄,陛下的妃子之位,她未必合适。更何况,瑶儿也是侯府姑娘,怎得就比不上旁人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行舟缓缓 第二章 照面难识少年郎 第三章 终有不善言说 第四章 正面交锋 第五章 初到罗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